2021年11月9日 星期二

【記憶藏寶圖】陳冠豪/日出東山


看電影怕白花錢?電影痴必看的熱門影評及趣聞迭事,【火行者電影精選週報】週週推薦精彩好片不踩雷! 網路時代,部落格是最佳發聲的平台。從【部落客名嘴】電子報非大眾媒體的角度,看個人媒體如何發揮影響力!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1/11/10 第5063期
 
精彩內容
 
今日繽紛 【記憶藏寶圖】陳冠豪/日出東山
【青春名人堂】蘇淮/波斯灣海龜的產卵之旅
 
 
 
今日繽紛
 
【記憶藏寶圖】陳冠豪/日出東山
文/陳冠豪/聯合報

到營區不久,我被指派進打草班

每次被問起在何處當兵,便有如下的對話。

「東山。」

「宜蘭的冬山?」

「東山鴨頭的東山。」

東山鴨頭遠近馳名,但位於台南市東北側的東山,卻是一個沒沒無名的鄉鎮。我雖於台南成長,但實際來到此處之前,對東山這個地方也是相當陌生。彷彿印在地圖上的外國地名,循著經緯得以用手指出位置,可僅有模糊的想像,無法產生具體的輪廓。

我的軍旅生涯從台南官田開始,經一個月的新訓後,先赴桃園平鎮的後勤學校接受專長訓,再到高雄旗山待撥,於多處營區輾轉近三個月,終於落腳在東山的營區。

到營區不久,我被指派進打草班。營區範圍廣闊,分布在一片和緩的山坡地之上,營舍有山上山下兩處,山下的為主要營舍,大部分的官兵都在此處,辦公室、餐廳、福利社等一應俱全;山上營舍隱於群山之間,只有一棟簡單的建築,僅打草班進駐,方便作業。

接到指派命令的當晚,用餐後,幾位打草班的學長來到山下營舍帶我入山。學長各個身材魁梧、面貌黝黑,一進房門便有股懾人的氣勢,眼光掃視眾人,像牛頭馬面提取犯人,我匆匆將個人物品一股腦地塞進背包裡。

收拾東西時,我莫名地想起在當兵前,大我兩歲的兄長帶我到台南北門路的光南採買用品。兄長早我兩年入伍,彼時已經退伍,耳提面命地交代種種注意事項,並指示我購買爽身粉、三合一沐浴乳、JAGA電子錶等必備用品。聽著聽著,我內心開始不安,但又不想表現出來,將被點名的物品一一放進購物籃裡。

收拾完畢,我快步跟上學長。時序三月,天氣微涼,扛著滿身家當,還沒開始上山,我已經滿身大汗。前面學長走得快,我不敢出聲要求休息,只得咬緊牙關,專注在踏出的每一步上。曾聽說登山時要看腳下、不要往上看,因為看到前方無止境的階梯與路程,前進的意志都將被消磨殆盡。秉持著這樣的意念,一路走過起伏的山路,在拐過最後一個彎後,我看見營舍的燈火。

有段時間,我一直以為這是某種儀式,上山必須通過嚴酷的考驗,才能接受群山的庇蔭。直到看見晚幾個月搬來的學弟,搭乘卡車上山,直接在營舍門口下車,這才從幻想中回到現實。

夜幕低垂,營區開始展現她的另一面

打草班隱居深山之中,起居也獨立於部隊的制式化管理之外。山下營區每天早上需在集合場上整隊、一班一班地報備點名、聽長官訓話;打草班只消在寢室前簡單集合,便直接出發打草去了。午、晚用餐時間,如果已經完成早上的工作回到營舍,就自行開動,也不用等待部隊全體到齊、排隊進餐廳用餐。

打草班的另一個優點,是能飽覽風景。低矮的丘陵間有許多彎彎曲曲的小徑,每個轉彎的背後,都像是要走入桃花源中。有時下午較晚回營舍,看著遠方山的稜線漸漸隱於幽暗,天邊的明月早已露臉,還有種「帶月荷鋤歸」之感。我想像自己是世世代代都居於山林間的農耕者,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歸,雖然身體勞累,心靈卻充實而富足,這樣單純、沒有多餘雜質的簡單生活,多麼美好。

夜幕低垂,營區開始展現她的另一面。打草班的另一項任務,是負責山中哨點。在前往哨點的途中,除了手電筒的光線外,四周當真是一片漆黑,那是完全沒有雜質、濃烈又厚重的黑,好像有生命力,隨時便要撲上來似的。在此之前,這種黑從來沒在我的生命經驗中出現過,即使是夜晚關燈就寢之際,待眼睛習慣黑暗,伸手依然可見五指。

這時候,抬頭總是能望見許多星星,被都市滿溢的光所隱蔽了的星星。而在天氣晴朗、明月當空的夜晚,樹梢、牆壁、地面則好似鋪上一層銀白光膜,此時依稀能見到四周景物輪廓。曖昧而模糊,像是恍惚間所作的夢,夢中靜謐得沒有一絲聲響,幾乎可以聽見月光灑落在樹林間的聲音。

四點到六點的站哨時間,是我最喜歡的一段時光。當愈來愈接近日出時刻,天色漸漸轉白,星星淡去,森林的輪廓重新顯現,清晨微涼的空氣清爽又純淨,在草葉上留下晶透的露珠。周圍也像按下播放鍵般開始有了聲響,遠處的雞啼、短促的鳥鳴、農人小貨車的引擎聲,隨著亮度增加,世界活躍了起來,而這一切都在短短十幾分鐘內發生。

當東方山頭愈來愈亮,天空再也無法承受那飽滿的張力,曙光迫不及待地乍現,這新鮮直送的第一道陽光,每每讓我感覺重獲新生,煩惱與喧擾就留在昨日,今天又是新的一天。即使沒有宗教信仰,我也能感覺到其中隱含的神聖性。

還沒入伍前常聽兄長抱怨軍旅生涯,反覆無常的長官、僵化的官僚制度、無理的規定與營區的偏遠,這使得當兵於我好比兇殘猛獸,只要一靠近就會被咬得體無完膚。可直到退伍那天,這頭猛獸都沒有出現,無論在現實或是心裡。

在東山的這段日子,我的心靈獲得難得的平靜,於緊湊、密集的人生時間表裡,得以休息喘口氣,並找到脫離人群、自由思考的餘裕。

有人說:「如果給我一百萬要我重新入伍,我不願意;如果給我一百萬買我當兵的回憶,我也不願意!」我想這句話不僅適用在當兵,也適用每個人生階段。不論甜美或苦澀,每段回憶都彌足珍貴,每段經驗都是養分,在往後人生中每個掙扎的時刻,成為最好的支柱。

【青春名人堂】蘇淮/波斯灣海龜的產卵之旅
今日登場/蘇淮/聯合報
背甲上安裝衛星發報器的綠蠵龜,拍攝地點為小琉球。今日登場/蘇淮
海龜幾乎終其一生都在海中生活,洄游距離動輒幾百、幾千甚至上萬公里。目前我們大多得依靠衛星發報器才有辦法得知其洄游路徑,而大部分安裝衛星發報器的研究,都是安裝在上岸產卵的母龜,或者收容後康復野放的海龜背甲上,只有少數安裝在棲息於覓食地、水下生活的野外海龜。

一篇於2020年在《Global Ecology and Conservation》期刊發表的研究,完整記錄了母龜往返覓食地與產卵地的路徑。研究地點位於波斯灣阿聯酋,距離阿布達比外海約一百四十公里的群島Bu Tinah。群島周圍有淺灘沙丘、珊瑚礁和海草床,許多從青年到成熟階段的綠蠵龜,都在此棲息覓食。

2016至2019年間,研究團隊總共捕捉了一百七十七頭綠蠵龜,使用腹腔內視鏡確認海龜生殖腺的成熟度,判斷是不是準備要產卵的母綠蠵龜,如果不是就將其野放。研究團隊在這四年間將衛星發報器安裝於三十七頭成熟海龜背甲上,其中只有三頭母龜被成功記錄從覓食地游到產卵地,產完卵後再游回覓食地的完整路徑。

發報器的資料顯示,這三頭海龜的產卵地都位於阿曼的Ras al Hadd。有兩頭去程和回程的路徑大同小異,從覓食地出發後直接往東邊,沿著波斯灣到伊朗南部,再橫跨阿曼灣的深水域來到產卵地,產完卵後就直接沿著海岸回到覓食地。去程用了34至40天,游了1150至1560公里,待在產卵地91至102天,產下4至6窩卵,回程則耗費24至44天,游了1188至1231公里。

另外一頭去程的路徑有些不同,游出波斯灣抵達伊朗南部後,牠沿著海岸線經過巴基斯坦,一路來到印度西北部,接著再橫跨印度洋繞回到阿曼的產卵地。去程總共用了83天,游了3224公里,待在產卵地117天,產了6至7窩卵後返程,回程就相當順利,和前兩頭的路徑一致,花35天游了1314公里回到覓食地。

這三頭海龜去程的平均時速為1.4至1.6公里,一天游33.9至39公里,大多待在超過二十米的深度;回程的平均時速則是1.1至2.1公里,一天游27至51.3公里,大多待在超過四十米的深度。看起來牠們一旦決定要長距離洄游,就直接拚命地瘋狂游泳,幾乎不停。

其中相當有趣的是,這三頭海龜抵達產卵地後,在產卵前都出現了一個神祕行為:Overshooting。有兩頭在抵達產卵地後,離岸往外到印度洋外海的深水域,繞了10至15天後才回到產卵地開始產卵,另一頭則是往南沿著海岸線的淺水域,兜了一大圈才又回到產卵地產卵。這個未知的行為,研究推測可能是去尋找交配對象,也可能是在搜集足夠的線索(讀取地磁),確認產卵地。

雖然我們對海龜在水下的生活仍有很多未知,但透過各方研究,我們可以知道世界上許多族群的海龜,不管是對覓食地還是產卵地的忠誠度都相當高,尤其是成熟的產卵母龜。為此,跨國界合作和交流,對海龜覓食地和產卵地的保護就更顯得重要。

因為,不管距離多遠、時間多長,海龜從來不會忘記自己出生的家鄉,也總會不辭辛勞地回到第二個家鄉,安居覓食。

 
 
 
訊息公告
 
 
 
 
ALPHABET WING無人機 從天而降的外送服務!
美國Alphabet的子公司-無人機送貨公司Wing,今年6月推出Wing - Drone delivery APP,讓民眾透過APP選購下單所需的餐點、飲品或家居生用品等輕量型商品,再由Wing快遞到家門口。Wing有別於以往無人機需要找到空曠安全的地方降落,改使用繩索代替機身升降。

《007生死交戰》認同他的掙扎 才會感受他的夢碎
對龐德的印象,不只是個耍帥風流在槍林彈雨中談笑風聲的高手,而是真正經歷了很多很多傷痛,堅強走過來的人,需要走過這些心路歷程,《007生死交戰》這個完結篇才有意義。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