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3日 星期三

【旅行自拍棒─我與病毒同行】劉冠吟/聽覺嗅覺都消失的旅行


【旅讀or電子報】提供獨特多元的中國旅遊提案、文化觀察參照,讓你藉旅遊、深入生活之際,掌握其脈動。 你是自然科學知識的愛好者嗎?你是否對週遭充滿了好奇?【科博電子報】歡迎你一同來發掘大自然的奧秘。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1/11/04 第5059期
 
精彩內容
 
今日繽紛 【旅行自拍棒─我與病毒同行】劉冠吟/聽覺嗅覺都消失的旅行
【青春名人堂】張英□/拯救老鍵盤
 
 
 
今日繽紛
 
【旅行自拍棒─我與病毒同行】劉冠吟/聽覺嗅覺都消失的旅行
文/劉冠吟/聯合報
三溪園有百年歷史,園區內古色古香。照片提供/劉冠吟、廖子

展開一場無味又安靜的旅行

我的摯友、華語饒舌廠牌「顏社」的老闆迪拉胖要結婚了,儀式辦在橫濱。他的婚禮是我當年的年度盛事,可以見證好友幸福,又可以趁機出去玩,我跟先生早早排好假,訂了慕名已久的旅館,對當地做很多功課,預備要來個一兼多顧的橫濱深度之旅。

俗話說人算不如天算,此話不假。萬事都規畫得周全,也抵不過接二連三的意外。那年冬天流感非常盛行,為了要出去旅行,我跟先生都小心翼翼防範,但在出發的前幾天,我還是中鏢了,反覆看了兩次醫生不見改善,帶著大包小包的藥踏上行程。啟程的前一日,先生工作上突發急事一定得留下來。一番調度後,我按照原定計畫出發,先生把工作危機處理到最後一刻,搭半夜的紅眼班機跟我會合,算一算,剛好可以趕上中午的婚禮。

婚禮當日,我的病情已惡化到完全沒有嗅覺,雖然按時服藥,鼻涕仍如海水倒灌將我滅頂。不要說嗅覺了,我覺得我沒有窒息且存活下來就算不錯。搭著紅眼班機來的先生跟我約定好,從成田機場轉乘到橫濱車站再打電話給我。時間到了,人在橫濱車站的我一直接到無聲的電話,心裡燒起一股無名火,時間都已經這麼趕了,先生為何這麼無聊,要一直跟我惡作劇!連續接了好幾通之後,才在嘈雜的背景音裡,聽到話筒那端傳來他氣若游絲的聲音:「我……在……一號出口……」

在一號出口找到一臉蒼白的先生,發現他被我傳染重感冒,鼻涕咳嗽一應俱全,還追加嗓音消失。因為凌晨搭飛機,睡不好耳朵又不習慣艙壓,從飛機上開始劇痛,在機場的醫務室找了醫師診斷,說是暫時症狀多休息即可。下飛機後不見好轉,聽力漸漸薄弱。於是沒有嗅覺的我,配上沒有嗅覺跟聽覺的他,展開了一場無味又安靜的旅行。

迪拉胖的婚禮就是先生早晨落地後緊接著的中午,回旅館稍作休息後就得出發。那次住的Hotel Edit位於橫濱最熱鬧的港區旁邊,顧名思義,用「編輯」的概念在設計旅館,每一個陳設都有文字跟版面的趣味,大廳不定期展出跟不同雜誌合作的展覽。我逛得津津有味,三種感官功能都消失的先生呈現半獸人的狀態,對旅館毫無印象,每次看到照片都要再問我一次:「這是哪啊?」

我的感動瞬間化為對半獸人的憐憫

重頭戲是中午的傳統日式婚禮流程,地點在橫濱的古蹟「三溪園」,春日櫻花夏睡蓮,一年四季各有風韻,位處高處一覽橫濱全景,風格細膩的典型日本大宅院。到婚禮現場,先生仍是頭腦不清的半獸人狀態,我則維持馴獸師的角色把他在婚禮中趕來趕去,頭昏眼花的他倒是乖巧,把他喚去哪就去哪。

日式婚禮嚴謹且美麗,穿上白無垢的新娘阿牧十分脫俗。看到一身傳統正裝的新郎迪拉胖,心頭浮現我們從學生時代認識以來的種種,我就像主婚人一樣淚眼盈眶,一轉頭看到因為身體不舒服的先生,他眼神渙散、靈魂彷彿已離開身體,我的感動又瞬間化為對半獸人的憐憫。

婚禮後的日式午宴也在三溪園舉辦,宴席的美味、擺盤的精緻,今日想起仍意猶未盡。在各種病痛交攻下的先生,無法聚焦於任何事物上,對當日午餐的記憶為零,但一直行屍走肉的他,在新人敲破清酒桶的這一個環節卻突然覺醒,彷彿那一記是敲在他頭上。

主持人一直跟大家賣力地呼籲,說清酒桶內的酒,客人們要同心協力地喝完,新人才會幸福。但同席的客人喝酒十分含蓄,酒桶內的水位遲遲不下降。義字抵千金的先生眼看習俗的祝福沒有被落實,眼睛一亮,就拉著我到前面猛舀猛喝。看到先生為新人相挺的心如此強烈,我也受到了鼓舞,我倆就在清酒桶附近一直轉圈徘徊,喝完一杯又一杯,直到快見底了才罷休。

本來就已經重感冒的兩人,在幾輪清酒猛攻之下,簡直火上加油。午宴結束後我們搭上公車,從三溪園晃回旅館。一路上不知道是酒精還是病毒作祟,或是兩者的加乘,本來鼻子塞住、味覺慢慢消失,而後連視覺都模糊起來,沿途的景色變得好迷幻。

回到旅館以後,展開馬拉松式的睡眠,除了晚上打起精神去參加after party,其他時間都在被窩裡度過。離開橫濱的前一天,才發現沒有看到什麼景點,我們又再度鞭策對方出門。那天很冷,我們沿著港邊慢慢地走到知名紅倉庫群,天色有些陰鬱,我望著吃力又虛弱地走在前頭的先生,想著他趕時間又犧牲自己的健康,只為了我好朋友的婚禮,突然有些感動。

還在感動之際,我們就在港邊遇到了宣傳飲品的show girl,先生的背影看起來為之一振,依然沒聲音的他回頭用唇語比手畫腳努力地向我表達:「可以……幫我……跟她們拍照嗎?」按下快門的剎那,看到先生一掃病態、笑容積極、眼神閃著光采的合影,不禁在心裡想著,他這一趟遺失了靈魂、聞不到也聽不到的旅行,卻在女孩們的簇擁下回神了呢。

【青春名人堂】張英□/拯救老鍵盤
今日登場/張英□/聯合報
去年在面對一場考試時,依規定要使用公發的電腦來操作,可由於我有一雙「玻璃手」,儘管每天打字數千,卻常因為不適合的鍵盤而手受傷,比如去圖書館查資料,好幾次利用公用電腦打兩百字就開始疼痛,便想趕快為考試找到一隻外接鍵盤,解決這情況。

我先跑去大賣場,把各種機械鍵盤--紅軸、青軸與茶軸,統統測試一輪,心底還在想到底要買哪一隻才對,卻突然憶起十九年前,第一篇小說就是用打字喀喀響的鍵盤敲出來的,難道過去使用的並非「機械鍵盤」嗎?

上網搜尋,原來那是所謂的「6311」鍵盤,6311是機械按鍵,但卻是按壓薄膜電路來觸發,可說是「半機械鍵盤」。自從鍵盤多樣化,巧克力鍵盤、輕薄鍵盤與無線鍵盤不斷出現後,我也購買其他輕薄款來操作,便把這隻6311收起,還好當年並未將它丟棄,回老家搜刮,當年我和弟弟買的兩隻都還放在衣櫃上方生灰。

鍵盤接線後不能使用,身為工具人,二話不說拆下背板查看,原來是塑膠薄膜上的線路因為腐蝕而斷路。接著,我用軟體再確認狀況,發現一隻鍵盤只剩不到十個鍵能按,另外一隻則少掉「ㄍ」、「ㄎ」兩鍵,只要線路修復即可。

這時其實只需去買線路用的漆筆,小心翼翼在線路上重新描線一次,便能讓它重新接通,可我不想等待,便想用銅線來「飛線」看看。先把備用的喇叭線拆開--電線都是由許多極細的銅絲組合而成,拆出最細的一根來飛線取代原本的斷路線,是很常見的維修方法。我用細銅線來連線,再用透明膠帶覆蓋固定,鍵盤維修完畢,順利重新使用。然而,不到半小時,「ㄎ」是修好,「ㄍ」卻始終會消失。我拆開背板,發現是因為空白鍵背後的觸發往下按時,竟剛好把斷路接過的飛線撞開,難怪每次打字三十分鐘便又斷路。

知道問題就容易解決,既然一根銅線不夠,那我豪放地搓一束接上!沒想到這次變成線路太厚,又影響空白鍵的觸擊,但這也好解決,便是同時取得兩者平衡。大概取到七根銅線時剛好符合兩者需要,線路也不會被敲下,鍵盤復活了,重新在桌上服役。

不過,考試日我帶三隻不同樣式的鍵盤去應試,卻發現公發筆電的鍵盤按下後手沒受傷,就直接在筆電鍵盤上敲打搞定……

雖然說現代的淘汰經濟模式,東西壞了就丟,只需要上網花錢買新物就搞定,連出門都不用,但維修舊物是工具人惜物情懷,和買到一些「故事」的機會。仔細想想,絕大部分的戲劇故事會發生,都是因為主角想「修好」才有的延續之事,不管是修好事業、感情、親情……

據稱6311這鍵盤質感接近青軸,把按鍵結構中的鐵片拆掉,會是趨近紅軸的質感;我有兩隻鍵盤卻只有一組可用的線路,乾脆把它變成一隻紅軸、一隻青軸?不過,要把鐵片一個個拆掉,又要把線路拆換,雖然我是工具人,好像也沒這麼閒。

 
 
 
訊息公告
 
 
 
 
買盤出籠!房仲:看屋人潮增2倍 成交量增1倍
全國不動產企研室統計全台六都建物買賣移轉棟數,比較疫情爆發前後走勢,在6到8月時,因反映5~7月疫情警戒,全台六都買賣移轉棟數跌到谷底,隨著疫情明顯趨緩,9月全台六都月增表現大增近3成,顯見全台買氣超旺,證實房市重返熱絡態勢。

世界的盡頭、海洋的起點 葡萄牙「洛卡岬」
洛卡岬座落於辛特拉山脈沿伸所形成144公尺高的花崗岩斷崖,這裡被譽為歐洲西岸盡頭。燈塔的另一邊的海岸矗立了一座十字紀念碑,最上面以葡萄牙文寫著葡萄牙詩人Camoes所寫的名言:這裡是世界的盡頭,也是海洋的開始。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