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4日 星期一

【記憶藏寶圖】游晴媗/哈哈笑文具店


【樂高雄電子報】提供讀者掌握高雄最「夯」的訊息,感受維持不變的人情味與不斷改變的新高雄。 成功不是偶然,能力才是關鍵!【能力雜誌電子報】是專業經理人暨上班族提升競爭力最佳管道!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1/10/05 第5038期
 
精彩內容
 
今日繽紛 【記憶藏寶圖】游晴媗/哈哈笑文具店
【繽紛迴力球】陳惠婷/來自遠方的信
【青春名人堂】老編垚順/領到名片那一刻,眼睛是笑著的
劉洪貞/剃頭店的故事
 
 
 
今日繽紛
 
【記憶藏寶圖】游晴媗/哈哈笑文具店
文/游晴媗/聯合報

兩校間真正的友誼橋梁,並非平樂天橋

我小學念的是台北市太平國小,校園裡處處留有百年前「大稻埕公學校」的景象。一走入大門便能見到有階梯山牆的紅磚大樓,十餘株百年茄冬老樹環繞紅土操場,小花園噴泉中立著日式傳統白鶴銅像。最初校園占地更為寬廣,後因都市計畫需要,一刀劃下延平北路,自此變成「太平」與「永樂」兩個小學。

在那連國中都必須聯考的年代,本是同根生的兩校在學業上開啟了互相競爭的漫長歷史,數十年來學生們總愛在各式校際競賽時較勁。尤其兩校都重視棒球運動,多次在台北市少棒決賽中激烈競爭。位在台北橋頭的兩校分據馬路兩旁,大門與大門對望,中間隔著一座平樂天橋。從外地人的角度來看,這是座友誼橋梁,一邊太平一邊永樂,往哪邊都開心。事實是,當我們上下學、身穿校服走在橋上,碰見對面的學生,總難免互瞅對方兩眼。

在我心中兩校間真正的友誼橋梁並非平樂天橋,而是鄰近學校涼州街上的「哈哈笑文具店」。最初不知道它,直到某天老師宣布要開始飼養蠶寶寶好學習如何做生物觀察。這東西是要去哪裡找啊?問了班上同學才知道哈哈笑是附近唯一有賣蠶寶寶跟桑葉的地方,自此隔三差五便要往店裡報到。

店裡主要賣給小學生的零食及文玩具用品,範圍包山包海從王子麵涼煙糖到音樂課要用的直笛、體育課要用的沙包……這些雖不昂貴卻是其他地方找不到的東西。對小學生來說,這不起眼的文具店可比離它不遠的大千百貨公司重要多了,沒了它做後盾備齊上學用品,隔天就等著老師拿藤條打手心賞個竹筍炒肉絲。

如今文具店已走入歷史,天橋依舊矗立

每到放學總有一群小學生們擠在店裡,買玩具玩洞洞樂。一些沒穿制服分不清敵我的學生們偶爾會互問彼此的學校,但絲毫不影響玩樂情緒,不過是新朋友聊天的開場模式。門口不時會見到幾個或蹲或趴的小男生,玩著剛買來的紙牌「尪仔標」。巷子尾男孩們呼呼喝喝地打棒球、女孩們蹦蹦跳跳地玩跳房子,真正達到歲月太平人間永樂的景象。

曾經猜想,是否因為老闆希望讓天真迷糊的小學生們記得店名,才給文具店取「哈哈笑」這樣好記又有趣的名字?直到近年才得知這店名原是布袋戲班的名字,當年酬神演戲要找戲班演出時,他們的聯絡處多數與在涼州街上的商家配合,哈哈笑文具店也是其中之一。據說戲班下戲之後那些閃閃發亮的服飾道具會擺放在店裡,可我無論如何也想不起。我記得的是擺放在玻璃櫃中漂亮的鉛筆盒、鐵皮機器人;架子上一張張可以玩扮家家酒的紙娃娃,還有店裡店外孩童們開心無憂的笑聲。

如今哈哈笑文具店已走入歷史,而平樂天橋依舊矗立在延平北路上。近年因學生人數遽減,教育相關人士認真考慮要將兩校合併。分開超過一甲子的兩個小學居然有可能再次成為一家人,回顧從前種種,在漫長的時光河流中果然沒有什麼是不可能改變的。不久前認識一年紀相仿的女士,一知道我兒時與她皆住大稻埕,沒聊幾句話就問:「妳念哪間小學?」相隔多年不曾被問過這樣的問題,我感到意外卻倍覺親切。「太平。」「妳呢?」「永樂。」兩個中年女子安靜數秒之後,很有默契地像孩子一樣,同時仰頭大笑。

【繽紛迴力球】陳惠婷/來自遠方的信
文/陳惠婷/聯合報
那日讀到新真小姐所寫的〈來,來寫信〉,我想起以前和同學坐校車回家,眼看快要到達目的地,兩人卻聊得意猶未盡,便提議回家後「寫信續聊」的時光。

那時候,我會專程去書局買信封信紙,有時還會附上小卡片。每回交換信件,內心都雀躍不已,直到畢了業、離開學校,才告一段落。

出社會後,大家普遍使用手機,要提筆寫信不容易。不過,前些日子,我突然收到同學的來信,提到原先要開同學會,因疫情打亂了計畫,所以特地來信告知,並附上小禮物。我一面讀信,一面感受著這最簡單的傳遞方式,有時效果反而比通訊軟體來得好,更讓人感到窩心。

【青春名人堂】老編垚順/領到名片那一刻,眼睛是笑著的
今日登場/老編垚順/聯合報
最近公司來了幾位新人,有應屆畢業的待磨練,有豐富經驗的即戰力,無論資歷深淺,在他們領到名片時,臉上雖然沒什麼明顯表情,但眼睛都在笑。

想起我人生領到第一盒名片時,卻是一點也不開心。

我大學讀的是夜間部,但不是白天上班、勤工儉學的那種。大一剛入學時,原本想去速食店打工,因緣際會,我成了人壽保險業務員。

「念中文系出來能幹嘛?當老師?賺得多嗎?」

「我要是你的話我就休學啦,專心拉保險,英雄不怕學歷低。」

「晚上還上課?不用啦,好好拚業績,什麼都假的,錢才是真的。」

「我現在都後悔年輕時沒好好打拚,我要是跟你一樣二十出頭就出來用力拉保險,現在豪宅都不知道買幾棟了。」

當年,辦公室前輩們看到我時,總是把這些話掛在嘴邊,所以,我也不想假裝自己對壽險業務的工作環境與人際關係沒反感,但還是必須強調,這是我個人經驗及主觀感受,沒有要冒犯壽險業的意思。

拉保險,遞名片,無論對方親疏遠近,那一刻永遠尷尬。在錢德勒的小說《大眠》裡,葛雷哥利隊長看到私家偵探馬羅遞出名片時,即使再疲憊、無奈、不屑,仍是叼著菸斗、打了電話、調出資料,提供不少線索給他。然而,看到我遞出保險業務名片的人們,總是避之唯恐不及……沒辦法,我道行不足,不像當年某月業績第一名那位前輩分享的那樣,到不認識的麵攤吃碗陽春麵,就簽了老闆一家四口的保單回來。

總之,我一點也不喜歡那份工作。

印象最深是升大二時,在那個選課還必須親自到助教室門口排隊的年代,開放選課當天,剛好撞期公司月會,會後,主管特別點名我留下檢討業績,等我到學校時,想選的課全都額滿了。

「真的有必要為了拉保險毀掉我的學業嗎?」認真問清自己,終於決定辭職,大二開始,我整天都待在學校裡,用力吸收真心想學的知識。退伍後,我如願成為編輯,換過幾家公司,但不曾離開出版業。在這產業裡領到每一盒名片的當下,我不確定自己是否眼睛在笑,起碼再也沒有不開心了。

名片不只是工作、身分、階級、責任的表徵,更是職業生涯的榮辱。你對畢生職志的期望與認定是怎樣的呢?希望你在領到名片的那一刻,眼睛是笑著的。

劉洪貞/剃頭店的故事
文/劉洪貞/聯合報
那天回美濃,趁著黃昏天氣涼爽,我騎著腳踏車四處逛,回味記憶中簡樸的農村生活。

經過橫山尾的街道時,看見似曾相識的舊店面,門口牆邊有個洗臉台,正是「阿美剃頭店」的舊址--那是我同學小蓉的家,她爸爸是剃頭師傅劉伯伯。劉伯伯話不多,可為人親切,微胖的臉上有顆綠豆大的黑痣。

以前常聽小蓉說,外公家是當時的望族,膝下只有她媽媽一個女兒,所以一直要想找個門當戶對的親家,偏偏她父母相愛至深,外公氣得斷了父女情。小蓉媽媽想法跟自己爸爸不同,認為剃頭是崇高的行業,一刀在手將相低頭,積財千萬不如一技在身,又說:「難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只要對方篤實肯努力,能相守過簡單的日子,她就很滿足。

劉伯伯為了感謝妻子的支持,用她的名字「阿美」來做招牌,他的手藝巧又有耐心,深得附近村人的信任。記得小時候常聽長輩們說:「小娃兒的滿月頭一定要交給劉先生才放心,那時頭骨軟,沒有相當的功力難以勝任。」除了剃滿月頭,聽說他還很擅長剃鬍鬚臉,功夫遠近馳名。

在交通不便的年代,劉伯伯還常以腳踏車代步「出差」:由於習俗的關係,小娃兒滿月是不能離開家的,都是客人請他到家裡來剃頭。此外,村子裡有長輩過世,喪家為了感謝來送葬的親朋好友,也會請劉伯伯來幫忙,要刮鬍子的、要剃頭的,不管大人小孩,都靠他幫大家打理乾淨,把晦氣送走。平時一般人要剃頭,是到店裡去,以人頭計費,而只要是劉伯伯到宅服務的,則不計算人頭,由主人家給個大紅包。

劉伯伯勤快,只要有工作,再偏遠的地方都風雨無阻,也因此收入不錯,加上夫妻兩人省吃儉用,結婚不到五年就蓋了店面。一間當剃頭店,一間開柑仔店,由太太負責。經營兩家店後,他們的收入更穩定,劉伯伯為了盡孝心,特別把岳父母接過來同住,讓兩老安享晚年。

後來,劉伯伯退休了,但依然保持著「起家厝」原貌,感謝太太讓他成就事業,也想讓後人看到他的店就想起他們動人的故事,一直流傳下去。

 
 
 
訊息公告
 
 
 
 
理財第一步 先懂得怎麼記帳
記帳是理財的第一步,也是基本功,透過記帳不只能清楚個人財務的收入支出,更重要的是,從中檢視消費習慣,藉以控管支出,不只是省錢,更能達到存錢的目的。

考古學家揭露核武庫祕密
波蘭考古學家基亞斯西實地調查,並研究航空照片、衛星圖像和解密的CIA報告,揭露了代號「維斯拉」的高級機密計畫。他根據蒐集到的資料,繪製出核武庫地圖,找出巡防士兵踏出的小徑、他們在樹上的塗鴉。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