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8日 星期三

【抬頭望星空】劉志安/星星的亮度會改變嗎?


【台灣光華電子報】讓你深入了解台灣社會,兼具國際觀與本土思維深度報導,為你呈現另一種閱讀台灣的方式。 【EASY企管報】內容涵蓋領導統御、經營企畫、財務管理、行銷廣告、職場生涯,增加您在職場上所需的知識。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1/09/09 第5022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抬頭望星空】劉志安/星星的亮度會改變嗎?
【青春名人堂】張英□/樂透之夢
【話題徵文:我和我的好奇心】朱玲/追星的天梯
 
 
 
心情札記
 
【抬頭望星空】劉志安/星星的亮度會改變嗎?
劉志安/聯合報
「我們為什麼射不到星星呢?」

「因為星星會閃啊!」

哈,這是老梗了!可是,星星為什麼會閃?或者說,星星的亮度會改變嗎?

變星亮度改變的因素可分為兩類

我們觀賞亮星的時候,常覺得它們一直在閃爍,那是因為大氣中的冷暖空氣分布不均、水氣濃密不勻等因素造成的,並不是出於星體自身光度變化。但是,有一些星星的亮度還真的會變喔。

大部分的恆星亮度是恆定的,嚴格來講,是在數年甚至數十年的長時間內,觀測不出光度有明顯變化。不過,有些恆星不然,它們的亮度變化很明顯,這些星體被稱為「變星」,亮度會改變的星星。變星亮度改變的因素,可以分為「外在影響」與「內在變化」兩大類別;無論是外或內,多半這樣的亮暗之間都是規律的周期性變化。

外在因素所引起的變星中,最有名氣的要算是英仙座的「大陵五」了。英仙座在希臘神話裡代表天神宙斯的兒子伯修斯,大陵五則是被他砍下來、提在左手上的蛇魔女「梅杜莎」頭上的眼睛。大陵五的正常亮度是2.12等星,但是每隔2天20小時又49分鐘左右,它會逐漸變暗,一直降低到3.4等,之後再回升到2.12等,整個過程將近十個小時。由於在短時間內亮度變化明顯,所以它是人類最早關注到的變星,大約三千兩百多年前,埃及就有對這顆星的「幸」與「不幸」的日曆記載,被認為是關於大陵五亮度變化的最早歷史紀錄。

然而,近代要直到1670年才由義大利的天文學家做了亮度的紀錄,到1782年一位英國天文愛好者古德力(J. Goodricke)經過長時間的觀測,才完整地解釋了其變化原因--由於一顆較暗的伴星周期性地經過較亮的主星前面,使得整個系統的亮度產生變化,大陵五成為這類「食變星」的原型。

這個發現改變了當時的「宇宙觀」

至於內在因素引發亮度變化的典型變星,最早被觀測到的是「芻□增二」,又稱為米拉變星(Mira),Mira在拉丁文中為「不可思議」之意。它的光變周期約為332天,最亮的時候是2等星,最暗時卻只有10等,亮度變化竟然相差達將近一千六百倍之多!它是由於內部核心核融合的反應,引起星體的膨脹與收縮,因而造成亮度上的巨大改變。

另一個也是因為內在因素引發亮度改變的,是「造父變星」,其名稱源自仙王座的「造父一」。1784年,天文學家發現造父一每隔5天又9小時,亮度會從3.5等變化到4.4等。此外,造父變星還素有「量天尺」之稱: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初,哈佛大學天文台招募的一群女性研究員之中,亨麗愛塔•勒維特(Henrietta Swan Leavitt)在整理這類型的變星資料後,發現這種變星的脈動周期與它們的實際亮度存在一定的關係。她為這個新發現發表論文,可由於那個年代不重視女性研究員,亨麗愛塔•勒維特的論文並未被天文學界正式認可。

後來,天文學家哈伯運用她的造父變星「周光關係」,來觀測與計算來自仙女座星系內的同類型變星的距離,發現仙女座星系的實際距離遠遠超過銀河系內所有星體,證明這個星系根本就在銀河系之外!這個發現,從此改變了人類原本以為銀河系就是整個宇宙的「宇宙觀」。

【青春名人堂】張英□/樂透之夢
張英□/聯合報
不管是大樂透或威力彩,每當頭獎累積的金額愈來愈高,臉書上便會出現拍片或創作的朋友各自宣告:「頭獎一定是我!」「能不能把手上的劇本拍出來,就要看今晚啦!」只要中頭彩,便再也不用跑輔導金流程,也不用找金主投資提案,只要握著一張彩券,便彷彿握著一個自己就是金主的夢。

「如果有錢,我就想拍電影。」這個念頭探得更深一些,會發現每一個寫故事的人,或許都曾幻想自己書寫的故事被製作成影像,只是各種影像創作裡,電影的成本實在太高,前製、拍攝、發行與行銷,這流程對常人來說無比艱困。然而,一券在手希望無窮,如果有頭獎這一大筆錢,不管是三億五億、十七億還是二十七億,試想《海角七號》當年成本是五千萬、最近很紅的《斯卡羅》影集的啟動成本是兩億元,在威力彩和大樂透的頭獎面前,這金額竟然是尾數零頭啊。

「等等,如果真的有這麼多錢,你還會過原來的生活嗎?」朋友好奇問我,這種大哉問總是讓人馬上思索。說起來,如果讓我中樂透頭獎,不管是多少錢,我會將獎金分成幾個部分,第一個部分就是支持國產,所以拿去買台積電股票,第二個部分買下一個影音工作室,再將一部分金額入股台灣的影片後製公司,接著把優秀的製作人員都統合起來……

「等一下,怎麼都是花錢的部分,那書寫呢?」朋友的問題其實更直接。「有這樣一筆錢就完全不需再擔心生活,這樣……你還會寫作嗎?」

說來殘酷,這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好作品,幾乎都是作者正在經歷,或是回溯困頓、低沉等等感觸時書寫而成。當真的成為富有之人,在心思、可支配的時間如此有限下,常常就會變成去管理這些財富,或是到處消費享福去,大概會減少書寫的時間了吧。

「難道沒有折衷的辦法嗎?」成為巨富又能一直產出好作品的可能?還記得當年樂透要開賣之前引起各種爭議,總認為樂透會影響人心;多年後樂透已成為台灣人生活的一部分,大家已經習慣去定期買一個「享受致富夢想」的機會。

其實故事寫久之後,便會發覺最難寫的並非「有夢想」的角色,而是「失去夢想」的角色,角色沒有慾望,便沒有劇情的驅動力。角色通常有一個「最後的追求」,若是一個人突然富有,這個夢想追求便常常停滯下來。

「你也想太多了,只是問一下嘛。」朋友收起話題,畢竟大家買樂透彩券要中頭獎,機率比被閃電打到還低……但買張彩券,真是一種在平淡生活中獲得生活刺激的方法,也是價值觀討論的機會。

仔細思索,大概地球上也只有人類具備這種投射夢想的大腦能力,並且還能記載下來吧。光是能夢想也是一種美感,在生活中享有這種彷彿初戀告白後的巨大心悸,直到號碼一一開出後,不管是高興或哀嘆,其實我們都是在享受半日作夢的自由吧。

【話題徵文:我和我的好奇心】朱玲/追星的天梯
朱玲/聯合報
在光害尚不嚴重的年代,國中生的我喜歡在院子裡仰望夜空。一顆顆閃爍的星斗,彷如一個個密碼,串起心中一堆的疑問:究竟有沒有外星人?掉進黑洞,會到哪裡去?宇宙有沒有邊界?彗星尾巴是什麼物質構成的?為了尋找答案,我常騎半個多小時的單車到書店,只為反覆翻看少數幾本天文書籍,拼湊對浩瀚宇宙的想像。

北上求學期間,紙上文字已無法滿足我的好奇心,當年的圓山天文台成為另一個探索的管道。當進入呈半球體建築的天象館,仰躺座椅觀看投射在天棚上的繁星,藉由虛擬影像認識銀河、九大行星(那時還不是八大行星)、四季星座時,那份悸動更勝兒時翻看文字。可惜周遭找不到興趣相投的同伴,這條通往天文台的路徑,我總是踽踽獨行。

記得第一次在清朗無雲的夜晚,透過天文台望遠鏡觀看木星與土星時,我猶如見到一位褪去神祕面紗的偶像般興奮。雖然從鏡頭望見的木星與土星宛如小豆子,與有著美麗橫紋與紅色大斑點,抑或有著七彩光環的印象相去甚遠,但心中的想望終被滿足了;1986年,當每七十六年規律造訪地球的哈雷彗星再度光臨時,我也跟著全球天文迷瘋狂。即使那次黯淡的哈雷身影令人失望,我追星的熱情依舊澎湃。

近日世界兩大巨富已成功登上太空旅行,人類的智慧讓更多綺想逐一實現。但宇宙浩瀚無邊,總有探索不盡的未知,我的好奇心也如通往太空的天梯,愈築愈高。

 
 
 
訊息公告
 
 
 
 
老外說put it there 到底是把東西放在哪兒?
Nick和客戶談了一個案子,談了好久,終於要成交了。他問客戶:So, do we have a deal? 那麼,我們達成協議了?客戶回答:Sure, put it there.�胇here?"他心想,放在哪兒啊?別搞錯了,�茀ut it there�苭i用來指「成交、和解」。

《失控的審判》懲罰「看似的」壞人來發洩感到不公平的憤怒
《失控的審判》雖然有茱蒂福斯特和班奈狄克康柏拜區演辯護律師和檢方,但它並不是一部雙方在法庭上脣槍舌戰的辯論片,反而在法庭的戲很少,重點放在上法庭前的這一段時間,雙方和被告的互動中發現什麼樣的真相和道德與法律上的掙扎。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