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8日 星期四

【旅行自拍棒--我與莫名又正義的號召同行】高耀威/日本賑災小旅行


【行遍天下旅遊電子報】每月企劃精采的旅遊專題,讓你感受美景與多樣風情,創造屬於個人的旅遊哲學。 【橘世代電子報】為讀者提供面對人生下半場所需七個面向的資訊,為第二人生做足功課,活出精彩亮麗!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1/07/09 第4979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旅行自拍棒--我與莫名又正義的號召同行】高耀威/日本賑災小旅行
【青春名人堂】吳毅平/你的名字
 
 
 
心情札記
 
【旅行自拍棒--我與莫名又正義的號召同行】高耀威/日本賑災小旅行
文□照片提供/高耀威/聯合報
在美星高中門口與參加保養營的日本朋友們合照。照片提供/高耀威

坦白說,有點不知道為何我們要去

因為疫情的關係,這兩年來大家無法出國,許多人回憶起出國旅行的事。我是個很少出國的人,也沒有特別的慾望,喜歡待在台灣遊玩探索。之前幾次出國去日本,目的都不是旅行,而是有些任務使然。例如某次去參加「滑辦公椅大賽」,或應某個朋友的號召,說要組一個賑災團前往日本岡山縣的笠岡市,那時他們受到水災的衝擊,有上百棟房屋被暴漲的河水淹至半身的高度,需要人力的協助。

坦白說,有點不知道為何我們要去,畢竟距離遙遠,甚至連對方的窗口都以為我們是居住在日本的台灣人,得知我們是要搭飛機去加入房屋整理的工作,都感到不可置信。總之,我們一行六人,就這樣各自帶著某種生命指示,出發了。

出發前我們準備雨鞋、手套、S腰帶、水壺及背帶,聚在一起討論路線,彼時我連笠岡都沒聽過,內心不斷地想:「我們是在幹嘛?自己家裡的馬桶漏水都還沒搞定,就要去幫人整理家園。」另一方面,也對這趟充滿未知的任務,充滿冒險的期待。

在笠岡車站接我們的中村先生滿頭中長白髮,六十四歲的他自嘲是鎮裡從事地方事務中最年輕的,開車載我們往山裡去,五十分鐘的車程抵達井原市的美星町,原來這才是我們的目的地。美星町的命名來由是「這裡有很美的星星」,甚至於1989年就制定了「光害防止條例」,所以我們沿途山路幾乎沒有路燈,少數的光亮來自於路邊的自動販賣機。

當晚入住廢棄活化的「美星高中」,時值暑期保養營期間,許多來自各地的媽媽帶著孩子住在學校,當地團體每天安排不同的課程,提供在地種植的蔬果,讓報名參與的家庭在此生活。美星町是日本少數未受到輻射感染的淨土,保養營的用意在於「居住在美星町,經過日常的生活作息調養,身體的輻射量會慢慢被稀釋淡化」。

每天早上六點與日本各地的家庭一起準備早餐,七點用餐後,我們便出發去被指派的受災戶。美星町保留許多傳統的日式家屋,我們去整理的第一間房子,讓人有種去到電影《海街日記》場景的感覺,年邁的阿嬤等著我們到來,先生因病住院,兒子中風無法負擔整頓勞務,我們就成為這戶人家的幫手。

聽到「ice、ice」的叫喚,就知道冰棒來了

首先要把泡水的家具挪移至一處,掀起沉重又陳年的榻榻米,再把百年木製地板翻起來,各自搬出去曬;中村先生提醒我們,這些老房子都非常珍貴,不要求快放在烈日下曬,為了房屋材料得以永續,必須放置在陰涼處,多等一點時間讓它乾。語言不通的阿嬤也在這過程與我們日漸熟悉,常常在我們休息時拿出冰棒請我們吃;日文的冰棒與英文的ice同音,聽到她「ice、ice」的叫喚,就知道冰棒來了。

要把房屋木地板蓋上去前,我們先清除底部因水而沖來的髒汙,然後於木柱子底部周圍撒上石灰,再依照編號將木地板一一歸位。工作看似簡單,但搬運再加上細細斟酌擺放及調整,也已弄得一身汗水。

記得當最後一片木板歸位時,一直隨我們一起工作的某位大哥,趴下來瞇著單眼從側面看,發覺木板不夠平整。我心想,這個高低差距不過毫米,等榻榻米壓上去,應該就感覺不出來了。但,不只那位大哥堅持,中村先生也趴下來觀察,最後兩人決議,要去借刨刀來處理落差。眼見他們的判斷、決議與行動,讓我由衷佩服,相信老房子本身也會深受感動。

後來我們共協助整理了三間房子,最後一間是中村先生的家,他一直都在幫別人的家整理,自己家放在一邊,直到我們要離開前,他太太才向他詢問可否請我們幫忙。

等我們整理到一個階段時,中村先生說有個人想約我們吃飯,要一起在他家吃太太準備的壽司。沒想到,來與我們見面的竟然是井原市的市長,還用流利的中文向我們致謝,隨同在一旁的,是這幾天陪著一起做事的大叔,當他向我們遞出名片,才知道他是地方議員。

這趟莫名的跨國賑災行動,不知道該不該稱之為旅行,但透過如此深入的地方參與,讓我有機會去反思旅行的意義,多年來常常憶起這段歷程,很慶幸自己當時加入這個神奇的旅行團。

【青春名人堂】吳毅平/你的名字
今日登場/吳毅平/聯合報
左阿醜,右阿美。今日登場/吳毅平
英國詩人艾略特愛貓,甚至寫了一本以貓為主題的詩集。而其中第一篇就是關於貓的名字。他說,貓應該要有三個名字,第一個是給家人好友叫的日常名字,第二是與眾不同,高貴而特殊的名字,第三個名字則是只有貓自己知道,人類永遠猜不到也無法查出來。

雖然讀的是英國經典文學,但我腦海中浮現的卻是電視上的某個名嘴。晚上九點,節目要開始了,如果當天要談的主題是「貓的名字」,那他一定會說,這隻貓的名字只有三個人知道,一是我,二是當事人,另一個是誰?很抱歉,我不能說。

如果再把這首詩本土化一下,那第一個名字大概就是志雄、慧如一類的;第二個名字則像那些很有學問的名人幫小孩取的,絕不撞名,例如李戡與詹朴,好聽得像是筆名或藝名。

至於我自己,最早養的兩隻貓都沒取名字,也沒打算取名字,想說貓就是貓,不需要人類給予牠們什麼名字(當時還沒有讀過艾略特的詩,我只能很無恥地說真是英雄所見略同),而且叫了也不會有回應。後來那兩隻貓因為太可愛被家人搶去養,我失去了監護權,有沒有名字也就無所謂了。之後養了一隻玳瑁貓,因為去看獸醫必須在病歷表上寫名字,而我腦中想到當時公司有隻其貌不揚的狗被人叫「阿醜」,台語發音,而我的這隻貓似乎更其貌不揚,所以就填上了阿醜兩字,護士與醫生都笑了出來。其實那樣的貓很特別,一點都不醜,獨一無二,絕對不會有另一隻完全相同的花色。

阿醜過世後,我又養了一隻玳瑁貓,當時一起領養貓的女朋友說,那這隻就叫「阿美」吧--能夠想到這麼適合又能為玳瑁貓平反,並且補償我對之前那隻亂取名的愧疚,真不愧是台大中文系畢業的啊。

其實貓的名字真的沒那麼重要,反正有三個,前面兩個牠們不承認,第三個牠們自己知道就好,我也不想問。但等到有小孩時(我的小孩,是人),那就很重要了。我曾想要效法那些大學問大趨勢家,幫他取個響亮的單名,但被家人反對,說是單名太容易跟人家一樣了,我退而求其次說,那就叫「小貓」吧,吳小貓絕對獨一無二,結果當然沒人贊成,最後還是取了通俗而安全的名字。

小孩的名字跟貓一樣,我們是無法做最後決定的,二十多年前,哪個父母會想到,兒子的名字最後會變成什麼鮭魚好吃真偉大之類的呢……

 
 
 
訊息公告
 
 
 
 
洛杉磯/走進好萊塢電影場景【聯合車站】
洛杉磯聯合車站實在是嚮往得太久了,我們由車站西面大廳方向過來,光見到車站潔白外牆和大大的拱形窗,就自我演起感動到不行的內心戲。一進門,熟悉的畫面襲來,是的,電影中一再出現的場景,今天終於身臨其境。然而熟悉中卻帶著初來乍到的陌生,竟是這般的不真實。

專家:AZ疫苗效力並非比輝瑞、莫德納差!疫苗第二劑可「混打」嗎?
輝瑞疫苗的保護力達95%、莫德納疫苗達94%,與AZ疫苗約70%的數字相比,乍看之下,似乎AZ疫苗遜了一截。不過,專家們卻說,AZ疫苗其實沒那麼差,「疫苗效力」、「保護力」數字遭誤解了?倘若第一劑打AZ疫苗,第二劑「混打」輝瑞或莫德納,效果更好?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