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6日 星期二

【愛情心靈國】羅秀芸/靈魂伴侶


【旅讀or電子報】提供獨特多元中國旅遊提案、文化觀察參照,讓你藉旅遊、深入生活,掌握其脈動。 【寂天日語學習充電報】提供日常生活中的會話表現,並收錄最實用、最豐富內容,讓你輕鬆脫口說日語!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1/07/07 第4977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愛情心靈國】羅秀芸/靈魂伴侶
朱靜容 /上傳統市場罰站去
【青春名人堂】HOM/居家辦公後的進化
 
 
 
心情札記
 
【愛情心靈國】羅秀芸/靈魂伴侶
文/羅秀芸/聯合報
圖/紅林

你出發時帶走一部分

而你也掉落一些

被我拾起

從此所到之處都有你的影

櫃子裡躺著一對黑色鼓棒、幾張手寫鼓譜、一幅畫、兩根菸、一首詩──你曾經存在的證明。我把這些物件稱為遺物,儘管你還活得好好的,但它們曾象徵的愛與牽絆,已逐漸隨時間流逝而淡化疏離。保管它們,不再打開它們,不必時時複習,那些靈魂交換的片刻,也都記得。

相愛的形式有很多種,其中一種是名義上自由,實質上擁有,沒有承諾,也不相守。噢,在我們未能預測的很久很久以後,其實有個承諾,我對你別無索求,好好活著就夠;你對我別無要求,好好活著也夠。開放式關係容易開始,卻不知哪一刻才算真正結束。離別倒數前我曾問:「要不要考慮一對一交往?」你猶豫三天,回答了:「不。」餘生漫長,你有你的流浪,我有我的遠方,而你即刻便要啟程。

懷抱著對愛的信仰,有時常明顯感覺到一部分的自己逐一死去,關於愛、時間、關係、種種無解的課題,腦袋時常當機。你總說我心裡有個洞,只是自己持續忽視,虛掩著不透光的帆布,未曾想盡力去填補。走在一起察覺到周遭注目的眼光,選擇不回應,欣喜的情緒沒有,急切著要逃離。常有人問我們怎麼定義關係,我說不清,推說真實是最重要的。萬一感受到的真實其實是刻意編造而成的呢?我不知道,也許就崩潰了,於是我數度離開現場。在每一次你意圖開展支線時,我沉默,旁觀,謹守模模糊糊的分際,好讓這一份默契得以延續。

當然也有快樂的時刻。

「我想起剛來的時候,常常這樣看著妳的背影。」

「而妳會自顧自地說起故事,我都有認真聽。」

「在我見過的所有靈魂當中,妳的靈魂是最完整的,妳就是不論遇到什麼事情,都不會支離破碎的那種。」

「妳對每個人都這麼溫柔嗎?」

我們靜默凝視月光,我們為絢麗的星空讚嘆,我們常質疑天空和海的顏色被上帝過度使用濾鏡,我們開創研發各種地獄料理,我們繞行環島公路一圈又一圈,拍下屬於自己的電影。

我不曾認真檢視過靈魂這回事,認識你之前我重視身體外在,認識你時我正在整頓心靈,而你試探引領,喚醒身體深處沉睡已久的「她」。你跟她很有話聊,經常在靜默中相談至夜深,好像從沒遇過這麼互相了解的人,有時你們重疊,在我身體裡隨時切換,感受著彼此的憂傷快樂、憤怒平靜或軟弱固執。

分離那天打開你留下的菸盒,攤開仔細摺疊過的信紙,裡頭有一首詩,寫下幾個月來彼此靈魂交涉的軌跡,我痛哭失聲。我知道有天會忘記那些等待與忍耐多麼椎心,忘記眼神交會時空氣彷彿停滯的心悸,忘記擱置在桌上的空酒瓶曾經裝滿讓我們燦笑的躁動。但我不願意太快忘記當下的生氣,氣你惦記要遠行,氣你的流浪情懷,氣你不願意試著給彼此機會,聊一聊「可能的」未來。

記憶襲來時,總感到疼痛無法再去思考什麼,我比我所想像的更在乎細微末節,而這些深淵沒有人可以幫忙過渡。我逐漸與人們擦身而過,把情感隱晦地藏在詩文裡,寫過一篇又一篇思念日記,假想這些執著等待有一天會換得等值回應,直到暗自發現這段關係又有了新的分支──還要這樣多久呢?重複嚥下嫉妒與醋意,憂憤那些不再被履行的「對彼此誠實」,心裡掩飾良久的洞,突然被風吹開了帆布,被風逆襲幾度搖搖欲墜的失神裡,終於痛下決心,走進洞裡做清創整理。

這個洞不單單是你走過的痕跡,而是過去每一段感情碰撞後積累下來。每一次結束都換得了一些功課,但我不曾溫習,只是靜置,於是一而再再而三陷入選擇題:選擇眼前所擁有,忘了問自己要什麼。重疊或開放都不適合我,只是當下害怕失去而妥協,無條件承受。漠視所求一路承受了那麼多,傷害原來那麼大,決定讓你走的時候,突然對受傷的自己感到心痛。靈魂的交涉僅是片刻,而我真正想要的,是對彼此生活有共感、願意專注一對一懇談的人,我走進那個洞中,回答了自己的問答,感情終於不再是選擇,不應拘泥於選擇。

可能終其一生,不會再遇見同樣的你,謝謝你曾經來過,讓我終於是我。

靈魂彼此深愛過,就不必滯留。

朱靜容 /上傳統市場罰站去
文/朱靜容/聯合報
難得下雨,撐起家裡面積最大的傘到傳統市場買菜。早餐店老闆看我一身濕答答,無奈苦笑地說:「這場雨大概是這陣子最令人開心的事了。」的確,我踩著像浸水海綿似的鞋子往菜攤走去。

社區裡有個小型傳統市場,即使假日也不過二十來攤,我多半散步去買兩把蔬菜,帶兩盒現包水餃,切一塊梅花肉,偶爾瞧瞧有無新鮮攤位:鍋具、衣飾或烤地瓜,晃一圈不出半小時。然而,這項一周兩、三次的消遣,隨著疫情進入第三級警戒而走樣。明明非假日,卻處處、時時像假日。一周以來,已三顧蛋攤了,始終換來老闆搖頭聳肩說:「賣完了。」縱使今天早上雷雨交加,我還是撲了個空。

瞥一眼肉攤,竟然也排起長龍--攤位面積不大,但排隊距離一拉開,這條「人龍」便堆成迴圈蚊香狀了。這邊兩斤絞肉,那裡十片里肌肉的,隊伍排排站,我在肉攤前一站又近三十分鐘。拐去水餃攤,哇,數位男女散落站著,完全看不出隊形,眾人自由心證的憑「信任」排序。天津姑娘的手始終未停,昔時聊個天不出五分鐘就拎走兩盒,現在我排第五順位,就當罰站半小時吧!結果一等就近一個鐘頭。原因出於等候的過程中,有人想都已經排隊了,那就多買三、五盒吧。於是,你六盒、他八盒的,輪到我時,已是五十分鐘後了。

買菜、選肉、添購水餃,原本半小時的「輕旅行」,現在成了一百多分鐘的罰站競賽。怎麼社區的「煮」人一下全都回家開灶炊煮了嗎?

後知後覺的我一臉迷惑,在等水餃「散兵部隊」中「刺探」消息,「隊友們」紛紛表示:「孫子不上學,每天要多煮一餐!」「兒子居家辦公,不可能餐餐叫外賣呀!」看來疫情未緩前,買兩盒水餃每次都得排個一小時的隊,實在不值得,索性戒掉這一周一餐的餃子宴吧。

疫情警戒以來,倒是有件事挺有趣的——實名登記後,攤商們紛紛掛上QR Code。光顧十來年從沒看過招牌的水果攤,原來名為「幸福水果行」;而那位黝黑皮膚的賣蛋老闆,他的攤位叫「小芬」!

【青春名人堂】HOM/居家辦公後的進化
今日登場/HOM/聯合報
居家辦公後的進化。今日登場/HOM

疫情稍微趨緩之後,阿政總算能回老家看看父母和哥哥。他說幾個月不見了,今晚想下廚給家人吃。

他的神色非常憂鬱,大家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可追問他怎麼了,阿政也只淡淡說:「最近太少跟人接觸有點悶而已,沒事。」

晚飯做好後,他的父母嚇了一跳,因為阿政本來是不太會做菜的人,沒想到端上桌的,從異國風情的普羅旺斯料理到營養均衡的家常菜統統都有!家人們非常訝異,不知道阿政這幾個月究竟發生什麼事?難道兒子跟某位廚師的靈魂替換了嗎?

「老公啊,阿政幾個月前是不是換新工作?」

「好像是。」

「他是不是去餐飲業上班?」

「不是吧?」

「那為什麼廚藝突飛猛進?」

「我記得他說他面試上了就開始居家上班了,連同事都還沒見過。」

一家人頓時明白了什麼。

阿政,辛苦了啊。

 
 
 
訊息公告
 
 
 
 
來不及說再見 疫情期間該如何面對突然的告別
從媒體報導中得知,有許多死亡案例,從發病、確診到死亡,時間只有短短幾天;甚至,有很多是到院前死亡,或者,死後才確診。在這波疫情的衝擊下,有大量痛失至親的家屬,完全沒有心裡準備,就要面對親人驟逝的事實。

"Just my luck."不是說自己很幸運
大家應該很熟悉luck這個字,意思是"運氣"。Good luck這字也經常出現在日常口語中。但如果聽到有人說Just my luck. 千萬不要誤解,以為那是說自己很幸運,意思剛好相反,有一點自嘲地說"我一向就這麼倒楣"。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