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11日 星期日

【隱形的觀察】檻外人/金裝、衣裝與囚裝


成功不是偶然,能力才是關鍵!【能力雜誌電子報】是專業經理人暨上班族提升競爭力最佳管道! 閱讀讓生活永遠不無聊。【大田編輯病】與喜歡閱讀的朋友結好緣,一同激盪出不同靈感,做出更多好書。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1/07/12 第4980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隱形的觀察】檻外人/金裝、衣裝與囚裝
南豐/曼谷之戀
【青春名人堂】劉冠吟/我的衣櫃
 
 
 
心情札記
 
【隱形的觀察】檻外人/金裝、衣裝與囚裝
文/檻外人/聯合報
圖/Noveala
因個人生命經歷得以出入監所內外,觀察人生百態,世道畸零。

大眾對獄中境遇常想當然耳、以訛傳訛,

但誤會和抹黑對矯正新生並無益處,

盼以隱形之眼分享所聞,助於彼此理解……

大哥一旦出所,還會妥善安排名牌內衣去處

《間諜橋上的陌生人》這本書描寫美蘇冷戰期間「1960年U-2擊墜事件」,美國律師詹姆士奔走換俘的故事。當時駕駛U-2偵察機被蘇聯擊落淪為人質的美軍飛行員,與遭美軍關押的蘇聯間諜魯道夫·阿貝爾在東德換俘成功。好萊塢後來改編成《間諜橋》,湯姆漢克斯飾演談判換俘的律師,但五○年代魯道夫在紐約受審時身著的西裝,才是我要說的故事……

魯道夫被移監至紐約候審,律師詹姆士到第五大道訂做合身西裝供其出庭,為使店家不生猜疑,佯稱用作壽衣,只能口述西裝尺寸,無法親臨丈量。書中至少兩次提及衣裝對被告極為重要,不至於貌似有罪即遭定罪,還稱魯道夫因此在法庭上像個學者。上世紀五○年代的冷戰美國,輿論皆曰判死,魯道夫仍有一襲西服,繫上領帶,法庭中保有一絲尊嚴。

西裝如何送入獄所?又如何保管吊掛於舍房?電影或書都未著墨。翻過世紀篇章,至今仍鮮少聽聞台灣被告或受刑人能在獄所中穿出全套西服出庭。高官巨賈遭押,世人唏噓不已的多是那囚服身影。

以台北看守所為例,遭押入所必檢身,收容人須褪去所有衣衫、鞋履,眼鏡若有金屬材質亦不得攜入,皆強制保管。收容人須自費購置合規內衣褲及藍白拖鞋。身無分文者,只好打赤腳被收容進舍房,舍房多半會保留尚堪使用的二手個人用品,提供給無依無資力者,不至於淪「衣不蔽體」窘境。

收容人的微形社會,尚以內衣品牌區隔身分地位,身著555品牌內衣最能象徵不凡。沒錯,就是那個香菸品牌授權製作的內衣。之所以受「大哥」青睞,大抵因穿來像件T恤,袖身拉長收窄、袖口翻邊拉長所致。「大哥」一旦出所,還會妥善安排名牌內衣去處,象徵某種澤被。

所方會依季節發給制服,被告與受刑人皆著藍色長短褲,區別則在上衣。春夏,受刑人以灰色短袖襯衫與被告淺黃Polo衫區隔;秋冬受刑人著鐵灰色長袖襯衫及夾克,與被告亮綠色夾克及淺黃長袖襯衫區隔。受刑人的制服色彩大多與晦澀畫上等號,與早年應報主義凸顯恥感有關;被告的顏色較為明亮,米黃、淺黃與亮綠,但那綠亮得閃眼睛,美感走驚世風。

親友可為收容人添衣裝,但不能有拉鍊、線繩等

很長一段時間,台北地方法院、台灣高等法院充斥著身穿衛生衣,腳踩藍白拖的被告。某日,所方強制要求收容人出庭不得身著內衣、拖鞋,必須換上統一備置的「出庭服」;長、短袖的Polo衫、無口袋的休閒外套、冬令夾克、藍色短褲、灰色運動長褲,以及黑白兩色功夫鞋供收容人選擇。

資深主管表示,高等法院認為向看守所借提出庭的被告狼狽不堪,法院跑滿藍白拖,有礙觀瞻,方政策丕變。收容人未必埋單,主要是前人穿用過,餘味雜陳。遇有不配合者,主管只能苦口婆心,免得背上輕忽人權黑鍋。而今疫情竟令收容人疑慮消融,反有一得:為全力防疫,「出庭服」與鞋履徹底清洗消毒。收容人多表示「真的有差」!疫情之前呢?就別提了。

親友可以為收容人添衣裝,但不能有拉鍊、線繩及連帽衣。為了避免藏有違禁藥品、毒品,所方會全部先泡水;收容人到手時,一律濕答答。光這兩點,就知道魯道夫當年的全套西裝如何神奇珍貴。因為,西裝褲都有拉鍊,濕西裝風乾後也只能皺巴巴。

不過,翻查新聞圖片卻有例外,阿扁總統當年□押借提出庭應訊,身著西裝未繫領帶,應是台北看守所史上最體面的借提被告了。照片中西裝褲的「石門水庫」封得嚴實,不像被卸下拉鍊。

人要衣裝,佛要金裝,當我們從小被教導不要由外表評判別人時,更應知法庭肅穆嚴謹,穿小鞋的不公平不應存在,更不容法院以貌取人。

阿扁總統當年出庭的體面,是不是專屬於前總統的□押禮遇?淪為被告卻仍擁有丁點體面,七十年前就穿在間諜橋上的美國國安死刑犯身上。這丁點體面應該是所有在押被告都可以擁有的;這丁點尊重,源自於無罪推定,也歸因於收容人終將明白,尊重別人必須由裡到外,不分場合,不論尊卑……

南豐/曼谷之戀
文/南豐/聯合報
二十多年前派駐泰國,由於美商公司的海外財務管理制度,每月初一都要親自前往位於曼谷市區的KPMG國際會計師事務所簽字,領取當月薪資與上個月的雜項費用。第三次前往的時候,看似靦腆的承辦小姐M和我用英語簡單聊了一下。第四個月剛畫完押,她問我周末要不要一起去知名旅遊景點芭達雅度假,而且手上有旅遊住宿招待券。單身的我正憂愁每個周末不知道如何打發,毫不猶豫地允諾。

接下來的半年時光,M帶我走遍大曼谷地區的觀光景點、傳統與現代化購物商場,以及美食店家,甚至飛到泰國第三大島嶼的蘇梅島度過潑水節;回程從泰南搭臥鋪火車回曼谷,浪漫又愜意。M的親切與笑容,突然間占據了我的整個世界,連每三個月返台的休假都跳過了一次,明白什麼是「流連忘返、樂不思蜀」。這期間我的泰語也突飛猛進,認識的台商笑稱:「一對一家教,果然有效。」

不料命運作弄人,某一個周末前打電話給M,整晚無人接聽,隔日去電她公司,才知道前一天她出車禍,被超載的大卡車追撞,送到醫院前已經香消玉殞。這晴天霹靂的消息,不僅令我無法置信,如電影情節般的曼谷之戀,也畫下句點。

一個月後懷著傷痛的心情向公司提出調回台灣的申請,並以離職作為要脅。公司不同意,以當初口頭承諾的兩年契約為由,希望我再三考慮。我多留了一個半個月,和接替的人員重疊了一周,便離開傷心之地。當年流利的泰語至今一句話也不曾說出口,只默默放在心裡。而兩人過去在山水之間的對話,則常在夢醒時分餘音繚繞。

【青春名人堂】劉冠吟/我的衣櫃
今日登場/劉冠吟/聯合報
近日得空,回娘家把從未整理過的幾個大衣櫃全部整理一番。這是個浩大的工程,光是從衣櫃裡拿出來的衣服,就堆滿了房間地板,那景象實在太嚇人了,我決定在腦海中將衣櫃分成一小格一小格,每天用螞蟻搬家的方式處理一到兩格就好。即使是乾淨的衣服,放久了還是有味道跟灰塵,光是一到兩格就夠折磨人。

很多衣服拿出來的時候,會在心裡響起一陣驚呼:「哇,我以前竟然有過這種風格啊。」譬如說,深碧綠的緞面上衣,頸部圍繞著一圈寶石般的裝飾,這衣服應該是十年前買的,當時的我才出社會工作沒幾年,怎麼會穿這款式的衣服呢?那上衣是好看的,而且我記得價格很高,整體氣質實在很成熟,穿上身大概要去當媒人提親吧,對當時的我來說肯定老氣。

然後還有一件大挖背的寬鬆背心,正面綴滿亮片,質感倒不錯,亮片隨著晃動的角度有不同顏色的折射,而且縫得相當牢跟密,過了這麼多年,中間歷經不知道幾次洗滌,都沒有掉下一片,亮片也沒有受損。這件衣服又是什麼時期的?如果是近幾年才認識我的朋友,對這件衣服肯定沒印象。看那個挖背的大弧度,肯定是想賣弄身材。綴滿亮片這部分嘛,不是當時的我想變成一條長滿鱗片的魚,就是想要吸引別人注意了。

還有非常緊非常緊、緊到即使是我人生中最瘦的時期,穿進去臉也會發紫的牛仔褲,以及雖然是保暖功能的毛帽,但上面有一朵非常大的花,幾乎比帽子本體還大的花。這頂帽子我有印象,在跟先生交往的第一年,還曾經戴著出門過,留下了照片的紀錄。當時覺得十分好看而戴出門,現在看起來那個比例實在荒謬,時間改變的不只是年紀體態,還有審美觀呢。

碧綠緞面上衣、大挖背亮片背心、緊到要截肢的牛仔褲,都代表著某個階段的我。想要被人用成熟穩重角度看待的我、想要閃亮亮擄獲他者目光的我、想要盡力展現身體曲線的我,都是以前的我。現在的我,也會覺得「被認為穩重優雅真好」、「當個有魅力的人真好」,但已不再是想著別人怎麼看我而去妝扮,而是照著當下自己的狀態跟喜好去打扮。當下這刻的我是如何就是如何了,我有很多與眾不同的特點,向內費心照顧跟維持,而不向外賣弄跟爭取了。

 
 
 
訊息公告
 
 
 
 
Delta變異株來勢洶洶 我們準備好了嗎?
當英國變種病毒株(Alpha)經由華航機師入侵台灣後,從5月18至6月24日的38天內,共奪走593條寶貴生命。正當台灣全力與英國病毒對抗的此刻,印度變種的Delta病毒株,卻以千軍萬馬之姿橫掃全球,打亂歐美的解封步調,讓興高采烈宣布解禁的英國,不得不緊急喊卡。

共讀蕭麗紅-楊佳嫻、徐禎苓、宋怡慧、湯素貞 談《千江有水千江月》
在主線的愛情故事之外,《千江有水千江月》透過對於傳統時序、節氣的重視,帶出嘉義布袋農村人民的生活景緻,無論是漁獲、農作的收成,或者在七夕時,女人們搓揉圓仔時,特地在上頭按出小凹,用以承裝織女的眼淚……蕭麗紅對於生活中諸多微小細節皆加以悉心著墨、鋪排,讓四位讀者印象深刻。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