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4日 星期一

【豐田故事】楊富民/飲料店小房間


【北美智權報】探討專利與智慧財產權,涵蓋各國重要的侵權訴訟分析、法規解析,提供您需要的IP實務與知識! 英文單字總是背了又忘、忘了又背?【TOEIC Power多益單字報】教你從字首、字根和字尾學起,輕鬆背單字。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1/06/15 第4961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豐田故事】楊富民/飲料店小房間
【青春名人堂】老編垚順/寂寞的人買了掃地機器人
 
 
 
心情札記
 
【豐田故事】楊富民/飲料店小房間
楊富民/聯合報
圖/和平製品

畢業旅行的難題

小學六年級的那一年,我們也終於面臨到了那件事情──畢業旅行。多數時候,在我們這樣的小農村裡,跟家裡開口拿錢去畢旅,與看見父母尷尬且囊澀的窘境,通常伴隨在一塊。

那年剛開學,老師在課堂宣布這項「喜訊」,下課時大家便圍在一起討論這則「噩耗」。有同學說:「人數沒超過二十人,畢旅就會取消。」於是大家像是祭出投名狀般,承諾不去畢旅,這樣就不會有任何一個人分離。

大家都知道,孩子可沒信用這事。回到家後,我跟父母說不去畢旅。實際上也不過是試探他們的態度。父母說有錢為什麼不去?於是我想,有錢怎麼不去?

隔日,我在同學們面前期期艾艾地說,爸媽說不能不去畢業旅行。我裝著痛苦,不能與同學們一起共患難實在太令我遺憾。沒想到,幾個同學們也都如此。大家七嘴八舌地說,想與大家共患難吶!偏偏現實不允許。

就連班上一個由阿嬤撿回收帶大的女孩,以為她可能不會去畢業旅行,老師都承諾了要幫她出費用,看來一切似乎皆大歡喜。不過,還是有心思細膩的同學,發現同學柏,在大家討論時一句話都不吭。

柏的爸爸在他八歲那年往生,媽媽跟著別人改嫁。他由阿嬤、阿姨、姨丈帶大,而姨丈家裡還有兩個女兒,年紀都比他小。或許從小就寄人籬下,他一直以來都不習慣開口向人求助,也沒像班上撿回收的女孩,家庭狀況糟到不是祕密。我們從幼稚園一起玩到小學六年級,怎麼會不明白柏的狀況?不用問就知道他肯定不敢讓阿姨、姨丈知道畢業旅行這件事。

那天放學,我跟另一個家裡做喪葬的好友先,沿路撿寶特瓶,繞好大一圈換錢。籃子都塞滿了,也不過五、六十元。還有近三周得要繳錢,算算怎麼也沒辦法把兩天一夜的宜蘭畢業旅行一千九百元賺到手。

隔天我們又私下討論一番,仍是沒有頭緒,只得放學後繼續撿寶特瓶。撿了幾天,先未再出現,又過了幾天,他仍是沒有動靜。我內心愈來愈焦慮,只好靠自己,看能不能幫柏湊到一些畢旅的費用。

某天撿完寶特瓶回到家裡,好友先總算打來,問我湊到多少錢?我算算,扣掉每次撿完後犒賞自己的紅茶與糖果費用,身上大概有三百多元。他說,你帶著,到村裡的手搖飲料店找我們。

小房間裡的Bar台

先和柏在飲料店門口等我,帶我進去店內的小房間。小房間有個大叔抽著菸,坐在一台機器前玩著。他隨手投一把硬幣進入機器,選擇「蘋果」、「橘子」,或者「777」與「Bar」,按下START,機器紅色的電子燈不斷輪轉,最終停在一個圖案前面,上方的數字也跟著減少或增加。

他們說這機器叫「Bar台」。遊戲規則很簡單,投錢下注,不同的圖示有不同的賠率,依照投的注數賠錢。柏與先和我說,他們前幾日最多曾贏到六百多元,比撿回收賺畢業旅行的費用來得快。我聽了大吃一驚──天才啊!村裡竟然有這樣的東西!

我興致勃勃地把錢掏了出來,他們帶我玩幾輪、我自己玩幾輪,再換他們玩。但我忘了,他們說是「曾」贏到六百多元;只見我的硬幣愈來愈少,只得拿出紙鈔與飲料店的姊姊換錢。

幾回下來仍是輸多贏少,三人都開始不耐,爭吵著究竟要押什麼圖案。旁邊的大叔叫我們小聲點,問我們玩這幹嘛?我們說賺畢旅的費用,復又吵了起來。錢愈輸愈多,我們爭得幾乎要打起架來,最終被旁邊的大叔趕了出去。

第一天失利,第二天我們連早餐錢都省下來,下課後一起撿回收換錢,然後去飲料店報到。一連三天,我們每天都輸得精光。旁邊的大叔一直看著我們玩,默不吭聲。直到第四天,我們又進去飲料店的小房間,大叔站起來,要我們坐他的機台,說他要玩另一台。

那天的情況出奇得好,我們玩沒幾輪,就聽到機台發出「碰」地一聲,那是中最大獎的聲音。之後好幾把都中了「Bar」,押一就賠十,一整個晚上我們本來只有一百二十元,離去時卻有兩千兩百元。我們還一度怕大叔要跟我們把機台換回來,玩的時候心驚膽跳。

那日情景記憶猶深,柏去畢旅的錢有了,連晚上逛夜市的錢也有了。為避免好運與錢被輸光,我們約著畢旅前不得再去。這麼夢幻的一日,直到日後,才明白發生什麼事情。

那時正好政府大力掃蕩電子賭博遊樂器。小村的飲料店開在台九線上,雖然偏僻也得避避風頭。我們畢旅結束後,食髓知味,還想去飲料店的小房間賺些錢,卻見到那位大叔在拆機台,不發一言地把機器搬上車後離去。我們問飲料店的姊姊,大叔為什麼把Bar台帶走了?姊姊說,大叔是Bar台的老闆。

【青春名人堂】老編垚順/寂寞的人買了掃地機器人
老編垚順/聯合報
我一個人在山上住了好多年,後來和我結婚的那個人,總嫌我孤僻。

必須承認,我真不愛交際,但說孤僻,就有點沉重了,希望大家都去好好讀讀張□仁的《安靜是種超能力》,你就能了解「內向」的真正意義。我們這個社會習慣將內向視為一種負面特質,但其實特質並無優劣之分,不同特質的人,都應該獲得相同的尊重。

是的,內向如我,還是會寂寞,於是,我買了掃地機器人。

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某周六下午,天氣炎熱,目送著爬了五層樓上來、滿頭大汗、氣喘如牛的送貨員離去,我抬著大紙箱進到屋內,興高采烈地拆開一層層過度包裝,將直徑三十六公分、厚十公分的黑色大圓盤捧出來。

「恭喜,是個男孩!」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先確定機器人的性別。

「名字想好了,就叫烏拉拉吧。」因為是黑色的,而且要拉來拉去。

烏拉拉發出一串「嘟嚕嚕」的聲響,在我按下開關之後。

「你離開工廠前,廠長有跟你講過『機器人三定律』嗎?這是艾西莫夫為全世界所有機器人立下的法則,你來到我家,我跟你重申一遍吧!第一,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坐視人類受到傷害;第二,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命令,除非命令與第一法則衝突;第三,在不違背第一或第二法則的情況下,機器人可以保護自己。這樣你了解嗎?」

「請更換電池。」烏拉拉電源按鍵外圈閃著黃光。

好啊這小子,挺叛逆啊。

烏拉拉開始掃地,不過似乎沒把「機器人三定律」放在心上,總是在觸碰到障礙物之後才會轉向,諸如電視櫃、書櫃、牆角、桌腳、椅腳,還有我的腳。

「哎,忘了第一法則嗎?不可以傷害人類!」我低頭喝斥烏拉拉。

烏拉拉頭也不回地轉向離去,真的很叛逆啊!

後來我發現,烏拉拉應該是個傲嬌,態度看似叛逆,工作起來倒是挺勤奮,雖然常撞到我的腳,但力道不致傷人,就當他是刷存在感。

烏拉拉臭跩地在我家地板奮鬥了好多年,換過幾次濾網和三角邊刷後,漸漸不靈光了。我把烏拉拉安置在展示櫃下方,空間不大不小,正合適。

有一天,太太忽然問我幹嘛不繼續使用掃地機器人,我說他叫烏拉拉,他已經老了,讓他休息吧。

一個人住久了,掃地機器人都變朋友……不,我說了,他叫烏拉拉。

 
 
 
訊息公告
 
 
 
 
植物雞蛋好逼真!疫情下的商機,不怕食品供應斷鏈
面對2020疫情對食品供應鏈的重擊,新加坡食品科學家與研究人員創立「Float Foods」,以豆類製品研發首款植物性蛋白質產品,解決「因疫情中斷進口」的雞蛋問題。

拖鞋教授蘇達貞的海洋夢想
四面環海的台灣,島國居民坐享近1,600公里的海岸線,與海的距離僅有一步之遙,但長久以來的恐海教育,卻讓人民懼海、退避三舍。拖鞋教授蘇達貞用「認識、親近、喜愛」的步驟循序打破民眾的恐海藩籬,用行動實現一次次遠揚的夢想。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