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9日 星期日

【腦科先生說古今】汪漢澄/靈魂的轉移


【旅讀or電子報】提供獨特多元中國旅遊提案、文化觀察參照,讓你藉旅遊、深入生活,掌握其脈動。 電影、日劇、韓劇…選擇那麼多,要選哪一部?聽部落客怎麼說─最精選的部落客影劇評論就在【影劇大好評】!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1/05/10 第4936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腦科先生說古今】汪漢澄/靈魂的轉移
【青春名人堂】黃宗慧/晶晶亮亮的幸福
 
 
 
心情札記
 
【腦科先生說古今】汪漢澄/靈魂的轉移
汪漢澄/聯合報
圖/Emily Chan

換腦的想像

有兩件事顛撲不破:一是人生而有死,二是絕大多數人都不想死。這樣無可奈何的矛盾,就導致了兩種行為:一是鬼神的信仰,二是長生的追求。前者寄望於死亡之後尚有靈魂,後者儘量延後死亡。科學出現之前,此兩者都虛無縹緲,只能信者恆信,科學昌明之後,在延長壽命上已經獲得了相當的成效,但還是趕不上人的主觀慾望,因此人們就生出了一種融合前兩者的期待:將記憶轉換到不同的身體,以達到靈魂的永生。

許多極受歡迎的科幻作品,都在探討這種技術,這反映了眾多觀眾內心的渴望。在舊的B級片當中,它是透過血淋淋的「換腦手術」來完成。比較新的作品,則牽涉到更神奇的科技,把人的「靈魂」抽取出來,轉移到另外一個大腦,甚至一個電子裝置之中。比方美國電影《換腦行動》(Criminal)與台灣電影《緝魂》,都是把一個人的記憶抽取出來,轉置到另一個人的大腦之中。美國影集《碳變》(Altered Carbon)與日本動畫《攻殼機動隊》,甚至把人的記憶放到電子裝置或機器身體裡面,連肉身都不再需要了。

這些科幻奇蹟,到底有沒有可能成為事實呢?目前它們都是遙遠的天方夜譚,連「可能」的邊都沾不到。原因很簡單,就是當前科學家對記憶的全貌,還只有模模糊糊的認識而已。我們大概知道,大腦的數百億個神經元彼此之間錯綜地連結著,經由電流以及神經傳導物質交換訊息,形成複雜到難以掌握的網路與迴路,儲存並交換著龐大到無可想像的資訊,但是對其本質還只能多方揣測,更別提所謂的提取、複製或轉移了。

記憶的腦科學

要在微觀的層面了解人類的記憶,研究的難度之高,非平常人所能想像。上個世紀早期的神經科學家們,一開始踏入這個領域,馬上就發現困難重重。奧地利猶太裔美籍醫師暨神經科學家艾瑞克·肯德爾(Eric Kandel),是那些科學家當中最傑出的一位。肯德爾做了一些動物實驗後,發現哺乳動物的大腦構造實在太過複雜,難以掌握,所以腦筋一轉,找到一個最理想的實驗動物--海蛞蝓。海蛞蝓的中樞神經系統非常簡單,每一個神經元都很大,連同它們彼此間的連結方式,在顯微鏡下都看得清清楚楚。

肯德爾從1960年代開始,做了許多海蛞蝓的實驗。他用電擊以及物理刺激的方法,成功地讓海蛞蝓「學習」到遇到觸碰就產生過激的退縮反應。海蛞蝓的這種學習而來的記憶,主要是透過牠神經元突觸(synapse)的神經電位改變,以及細胞核合成新的蛋白質而形成。海蛞蝓的研究成果,闡明了學習與記憶的腦生理基礎,讓神經科學躍進了一大步。

多年之後的2018年,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研究團隊,沿用肯德爾的模型,做了一個特別奇妙的實驗:他們同樣地訓練一些海蛞蝓產生過激的退縮反應,然後把這些「受訓」過的海蛞蝓神經元中的核糖核酸(RNA)抽取出來,注射到另外一些沒有訓練過的海蛞蝓體內,結果居然讓那些海蛞蝓也產生了原本不應存在的過激退縮反應。這個結果,在某種程度上暗示了海蛞蝓的記憶確實可以透過RNA的媒介而「轉移」,頗掀起了一陣討論熱潮。電影《緝魂》當中的RNA記憶轉移理論,極可能就是從這邊發想的。

為所欲為與為所當為

人類的大腦與海蛞蝓的神經系統天差地遠,人的複雜思維與海蛞蝓的條件反射也不在一個次元。此外,記憶是從小透過肉體的眼、耳、鼻、舌、身與環境交互作用,長期釀造出來的產物,並且持續地藉由每個當下的色、聲、香、味、觸的輸入不斷地塑形,它能不能脫離肉體存在甚至轉移,大是疑問。不過,就算未來的科技真的能夠破解大腦的所有祕密,讓個人的意識長存不滅,達成實質的靈魂永生的話,我們真的該這麼做嗎?那對人類整體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中世紀的基督教有一個有名的警句:「memento mori.」它是拉丁文,「memento」是「記住」,「mori」是「死亡」,「memento mori」就是命令式的「記住死亡!」或「莫忘人終一死!」我們到國外的美術館參觀時,可以看到一些古代畫作,在堆砌了許多精美物品的靜物畫面,或是熱鬧歡樂的人物場景中,藏著一個格格不入、掃興的骷髏頭,那就是在展示「memento mori」的精神。從宗教的立場來說,它是在提醒世人終有一死,塵世間任何肉體與物質的享受,甚至知識與精神的愉悅,都不值得經營,唯有趁早皈依上帝,拯救靈魂才是正經。然而在我們凡夫俗子的眼中,它分明是在告訴我們:「生命短暫,好好珍惜!」

人之所以會珍惜生命,就是因為它短暫。蘇東坡的〈赤壁賦〉說:「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我們之所以會珍惜自己以及他人,豈不正是因為「哀吾生之須臾」?因為生命短暫,所以珍貴,因為大家都一樣可憐,所以能對他人產生感同身受的慈悲。如果我們永遠都不會死,是否會漸漸失去對其他生命的同情?若是我們需要不斷地排遣無窮無盡的枯寂乏味,是否有可能做出一些不可思議的離譜行徑,甚至徹底喪失我們的人性?

科技的潛力無止境,許多古代的天方夜譚,今天早已成為現實,而許多今天的離奇幻想,在未來也終有可能變成事實。在人類的能力愈來愈強大的現代與未來,「能做到什麼」愈來愈不是個問題,「應不應該做什麼」反而會變得愈來愈重要。

【青春名人堂】黃宗慧/晶晶亮亮的幸福
黃宗慧/聯合報
穿著打扮追求舒適隨興的我,卻曾非常熱衷做水晶指甲。我的形象既不是優雅的貴婦,更早非夢幻少女,該搭配怎樣的水晶指甲?對此,我倒不曾太傷腦筋,只要能張牙「舞爪」的款式就好。我總要求美甲師用水晶、金粉或亮片,替我貼出亮晶晶的耶誕樹、閃瞎人的情人節愛心,甚至有時指定要製造出如銀河般耀眼的效果。平日低調到近乎自閉,也不參加什麼社交活動,我華麗的水晶指甲受到最大矚目的一次,應該是掏錢買貓罐頭時,被熟識的寵物用品店店長稱讚吧?平日,頂多是按電梯樓層的時候,同電梯的人會多看一眼。但我絲毫不以為意,因為我亮晃晃的指甲,本來就是用來自娛的:晶晶亮亮的事物是召喚幸福的魔法,我內心的小女孩一直這麼相信。

童年的我,曾有過一段備受寵愛的時光,而那段日子裡的幸福記憶,總是晶晶亮亮的。父親開業的診所位在西門町,現在的誠品書店、當年的今日百貨公司對面。比較不忙累的夜晚,他常帶我去今日百貨頂樓的遊樂場坐旋轉飛機。當時台北市的夜景是什麼模樣?坦白說早已不復記憶,我只記得和父親一起俯瞰黑夜裡通明的燈火時,感受到滿滿的幸福。「晶晶亮亮可以帶來幸福」這個信念,應該從那時開始就銘刻在我心中了吧?

而父親曾送給我的,一件領口裝點著小珠子與亮片的粉色洋裝,也連結著晶亮的幸福回憶。穿上有小禮服感的洋裝,年幼的我覺得自己像公主一樣,於是某次父親要帶我一起參加朋友的喜宴時,明明對「喝喜酒」的場合不耐、會滿場亂跑的我,因為可以穿上那件讓我自我感覺良好的洋裝,就開開心心地出門了。

零用錢豐盛的童年,我也很喜歡逛百貨公司,畢竟過條馬路就到了,不去晃晃太可惜。我最喜歡在耶誕節前夕去逛文具部,那些撒滿彩色亮粉的卡片,對我來說有著無比的吸引力,雖然不太可能全都打包回家,我卻經常趁著「愛不釋手」的機會,沾了滿手亮粉,好像這樣才更「賺」。如此想來,貪便宜(其實是貪幸福啊)原來是不分年紀的,實在不應該歸類為「大嬸」才有的特性?

「晶晶亮亮能帶來幸福」的魔法,並沒有隨父親的過世而消失。那是父親留給當年九歲的我最寶貴的禮物。人生實難,要經常感受到幸福,更難;但如果每當看見晶亮的事物時,心裡的一個角落也就能被照亮,這不是幸福的魔法所賜是什麼?

但不得不附帶一提的是,我的「美甲之旅」後來竟因新冠肺炎疫情,戛然而止——最後一次去做水晶指甲時,美甲師用彩色小花瓣在我指尖貼出花團錦簇,我白目地驚呼,好像新冠病毒……從那之後,我就卸了甲,「反璞歸真」了。還好,我也不怎麼遺憾,畢竟晶晶亮亮的幸福並不只存在水晶指甲裡。例如當我拿起背殼亮晶晶的手機,打開寶可夢遊戲,發現竟遇見閃閃發亮的異色寶可夢時,那個瞬間,依然幸福充滿。

 
 
 
訊息公告
 
 
 
 
蓋茲夫妻離婚/工作與家庭,是否有兼得的祕訣?
比爾.蓋茲夫妻宣布結束27年婚姻,震驚各界。據報導,梅琳達.蓋茲曾在他們結婚25週年的訪談中提到,比爾.蓋茲常常一天工作16小時,很難從中抽出時間陪伴家人。其實,能溝通價值觀、界線和恐懼等深層工作議題和個人議題的伴侶,比較有可能在每個過渡期之後,取得關係和職涯的雙重成功。

想移民月球 先閱讀置產指南
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與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爭相開拓宇宙事業,太空移民似乎更具象化,英國一家信貸公司發布史無前例的月球置產貸款指南;日本人更說,未來在他們打造的月球住宅喝無重力下釀造的啤酒,不是夢想。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