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2日 星期一

【生活進行式】岸政彥/朝向普通的意志


以英文角度感受臺北的魅力,【TAIPEI英文季刊電子報】給你流行話題、美食景點不同主題的精彩報導。 【北美智權報】探討專利與智慧財產權,涵蓋各國重要的侵權訴訟分析、法規解析,提供您需要的IP實務與知識!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1/04/13 第4918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生活進行式】岸政彥/朝向普通的意志
【青春名人堂】黑糖/紓壓
 
 
 
心情札記
 
【生活進行式】岸政彥/朝向普通的意志
文/岸政彥 譯者/李璦祺/聯合報
圖/圖倪

它是一個「實驗」紀錄

就在前幾天,我發現了一個非常奇妙也非常美好的部落格。該部落格已持續更新超過四年,格主是一名年事頗高的易裝者(喜歡穿異性服裝的人),內容多是一段日記風的短文,再搭配上自己穿著年輕女性服飾的照片。

那上面張貼的照片,全都是在名勝古蹟所拍攝的肖像風照片。而部落格的文章,幾乎都是討論時事問題、身邊發生的社會問題,或演藝人員的話題等等,通常會先寫上一段新聞性的內容,再加上自己的看法,沒有任何偏激的政治意見,每篇都寫得四平八穩。例如,雲淡風輕地談論關於天氣、關於洗衣等生活話題;受不了電視上無趣的新年特別節目,聽不下去搞笑藝人的低俗對話;為站上國際舞台的日本選手加油;援引酒駕肇事的新聞,奉勸喝酒的人適可而止。照片與文章毫無格格不入之感,而且不附加任何說明,只是靜靜地擺在一起。文章裡面亦完全不會提及照片的事,這點讓這整個部落格變成一種獨特的存在。

老實說,當我看到這個部落格時,原本先入為主的觀念便被徹底顛覆。因為我一直認為,易裝者要展現其性向時,理所當然會談論自己的性向。可是,部落格上既沒有使用易裝者經常使用的誇張女性用語,也不會慷慨激昂地解釋何謂易裝者,就只是使用十分普通的恭敬語體,寫上一篇關於天氣、新聞或演藝圈的文章,幾乎每天更新,然後再附上一、兩張自己的照片。

這個部落格似乎已在一小部分的網友之間引發討論,而其中也有人對那反串易裝的照片冷嘲熱諷。不過,我覺得這個部落格整體來說,確實既奇妙又獨特,而它同時也十分美好。

簡單來說,所謂的少數族群,就是被貼上「標籤」的一群人,這點大家應該都知道。但,當我們想要「實現」標籤「不存在」的理想時,又會用什麼樣的形式去達成?這個部落格在做的,就是這種嘗試。它是一個「實驗」紀錄,記錄下這個安靜且個人性的、渺小又充滿勇氣的實驗。而在理解這件事之前,我們必須先理解什麼是「標籤」。

對於他們,我們可能有種種不同稱呼,像是少數族群等等。一直以來,我見面採訪過許多這樣的人。當我們試著思考這些對象的存在意義時,其實不只是針對少數族群去做思考而已,同時也是針對多數族群、一般市民或「普通人」去做思考。而到最後我總是會覺得,這種說法雖然老套,但「普通」還真是不存在於任何角落啊。

我說的不存在,不只是一般人常說的「乍看之下很普通的一般人,也各自有許許多多不同的隱情或狀況,從這個角度來看,每個人都是與眾不同的存在」,而是每當我思考何謂多數族群、一般市民時,會覺得那指的是「在龐大的結構中,我們無法指出/不會指出的存在」。

這才是所謂的「普通」人

在日本,若是在日朝鮮人、沖繩人、身心障礙者或同志等少數族群,就會被指指點點;相反地,若是日本人、日本內地人、身心健全者或異性戀等多數族群,就不會被指名道姓。因此,我們雖然會權宜性地用「日本人」一詞,當作「在日朝鮮人」的相反詞,但這兩種概念,基本上並不存在於同一個平面上。其中一方是有色的,反觀另一方卻未被賦予另一種不同的顏色。換句話說,大家會討論「身為在日朝鮮人的經驗」,卻不會討論「身為日本人的經驗」;一邊是有過「身為在日朝鮮人的經驗」的人,另一邊則是「對於民族這種事沒有任何經驗,也從來不曾去思考」的一群人。

而這就是所謂的「普通」。沒有關於那些事的任何經驗,也從來不必去思考的一群人,才是「普通」的人。

我經常帶學生到大阪南城的表演餐廳去看人妖秀,通常女學生們都會玩得非常盡興,似乎在那樣的空間裡面,更能感到解放的反而是女性。有一次,店裡的人妖小姐趁著表演空檔,來到坐滿女學生的那一桌,對她們開玩笑說:「妳們女人真好,不必上妝,穿件T恤就是女人了,哪像我們人妖,化了這麼濃的妝,打扮得花枝招展,還只是個人妖而已。」那時我不禁覺得,這才是所謂的普通─-就算沒有上妝,穿件T恤,依然能保持女人的身分。當然,我們男人又更進一步地免除了「你是哪種性別」的課題。當我們男人以「個人」身分盡情展現自我時,女性們卻總是被貼著「身為女人」的標籤。

如果想要理解「被貼標籤」是怎麼一回事,可以用一個例子來說明:每當你要向大眾表達些什麼時,你身上的標籤就會被強調一次。比方說,女性律師或作家的頭銜,經常會伴隨著「女」、「女流」等字眼,但沒有人會刻意強調「男」或「男流」。當媒體討論到女律師或女性政治家的話題時,都一定會強調「她們是女性」。

我們不妨來想像一下,如果反串易裝變成一件「平常的事」,那會是一個怎樣的世界?在那個世界裡,恐怕連「易裝者」這個詞彙都不存在,反串易裝已徹底成為一種理所當然的選項。

說得極端一點,在我看來,這個部落格就彷彿是一種試圖實現烏托邦的嘗試。

如果有一個世界,視反串易裝為一件普通且理所當然的事,而那個世界中也存在著易裝者的部落格的話,那個格主應該會一邊貼出反串易裝的照片,一邊雲淡風輕地寫著時事問題與日常話題吧。

身上被貼上標籤的人,要真正達到「無標記」的狀態是十分困難的,所以這個部落格也因為「不去提那件事」,而變得與眾不同。這其實是「一個想要變普通的人」,意志強大而堅定地,以其沉著的勇氣與熱情所創作出來的作品。她既未曾談及之所以成為易裝者的緣由、對自我認同的讚揚,或對社會打壓的批判等等,也沒有在跟任何人、任何事物對抗。她已躍過了那樣的對抗,在自己的迷你玩具屋,實現一個打從一開始就沒有那些困獸之鬥的理想世界。

一個能夠在全然忘卻「我是誰」的狀態下,自由表達的世界。這便是我們的社會所見之夢。

●摘自聯經出版《片斷人間》

【青春名人堂】黑糖/紓壓
今日登場/黑糖/聯合報
你都是怎麼紓壓的?對我來說,放下或離開壓力的來源,才是治本的好方法。但這並不是說,因為工作而來的壓力,只要等到放假癱在沙發上,或是去逛街購物,就能達到紓解效果。大部分壓力的來源,是我們生活的節奏太快太急:開車時無法見容前車的尾燈,拚命地踩油門超車;把捷運電扶梯當作百岳邁步向上,有人卡在左邊通道,還會受你一記白眼。所以,繼續待在這樣快節奏的城市裡,壓力又要怎麼釋放掉呢?

也許,暫離居住和生活之地,往戶外去、走遠一點,直到看不見平時習慣的生活痕跡時,才是有效率的紓壓模式。(哈哈,連紓壓都要談效率,壓力似乎又要來了……)

周末跑不了太遠,所以我和太太開著車,離塵也離城地來到台北近郊,住進青山綠水畔的溫泉旅館,然後下樓到有自然美景的餐廳。那時,眾人正在享受下午茶,忽有幾位擔任節目演出的舞者魚貫步入。遊客們見狀,紛紛離座,想要近距離觀賞,可半晌過去,兩個進入打坐狀態的演出者,卻依然一動也不動。圍觀的群眾手機拍膩了,也站累了,可又不捨剛剛搶到的好角度,就有人蹲了下來,或著開始改拍起「到此一遊」的打卡照。

這個讓人摸不著頭緒的「演出」,直到三十分鐘後,才見舞者舉起木棒,敲擊面前的金屬缽。

頌缽的聲響很療癒,和天地山水自然結合,聲音此起彼落,綿延不絕,彷彿穿透身體,把每顆緊繃的細胞都震到酥麻,人也逐漸放鬆下來。

「這不是一般的表演,這是特意融入整體環境,要讓住客放慢腳步的。」我和太太這樣解釋。

不過,如此的安排不是每個人都能理解,抱著看新奇表演而駐足的人群慢慢散去,而我也因此重新獲得沒有遮蔽、一覽無遺的景色,享受悠閒與輕鬆。

當然,不是每個人都有錢有閒,或真的有假期在需要的時候讓你盡情規畫安排。於是,反其道而行--讓事情變得繁複,讓取得需求的過程變得沒有效率,生活步調就必定能慢下來。例如,我不用外送服務,自己出門採買和覓食;不在最後一刻搭計程車趕場,而是提前踩Ubike甚至走路赴約;看書看電影不看懶人包,就連聽音樂都捨棄App藍芽,打開電源啟動擴大機,取下黑膠放上唱針……

生活多些前奏,多點儀式,不急著去得到和完成什麼,才會開始改變你的生活品質。

你可能會質疑,已經夠忙了,哪來這麼多閒功夫浪費時間?放心,我們都有足夠的餘裕慢生活,只是這些省下來的時間都被拿去滑手機、看臉書、打遊戲而已。

你都是怎麼紓壓的?要不要試試看我的方式?

●黑糖,本名黃嘉俊,紀錄片《男人與他的海》導演,電影全台熱映中。

 
 
 
訊息公告
 
 
 
 
防心肌梗塞 AI模型HeaortaNet快速找出潛在病患
由於急性心肌梗塞難以及時搶救,高居臺灣第二大死因,即便成功救治,也可能因後遺症影響生活品質,所以「預防更勝於治療」。有鑑於此,臺大醫院攜手輝達,開發出AI模型HeaortaNet,分析一個病例只需要0.4秒,且準確度達94%。

《父愁者聯盟》為我好,就別都幫我安排好
《父愁者聯盟》是那種完全沒壓力,輕鬆看看的休閒小品,就是看開心的,調劑一下。要說爆笑嗎?我覺得沒有到爆笑,不是那種惡搞式的狂笑電影,只是把生活化的題材拿來做誇大一點、脫線一點的表現,我比較會用「有趣」來形容它。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