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25日 星期四

朝聖之旅,遇見帝王企鵝


橫跨東方與西方的資訊撞擊,【英語島電子報】最適合想在英語裡找到知識、趣味和品味的商管人士。 【好讀人文歷史報】以生活化方式,讓你輕鬆認識歷史上的大小新鮮事,並從全新視野觀照歷史。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1/02/26 第4889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朝聖之旅,遇見帝王企鵝
【青春名人堂】林予晞/終於登上冰島的飛機
 
 
 
心情札記
 
朝聖之旅,遇見帝王企鵝
文/鄭有利、黃麗如/聯合報

觀察企鵝筆記

為了看《世界最險惡之旅》所描寫的帝王企鵝,我造訪牠們位在威德海的棲地雪丘島(Snow Hill Island)兩回。第一次是2016年,海冰太薄,直升機無法降落在冰上,我們只能夠從直升機上俯瞰帝王企鵝棲息地。2018年十月底,我再度與五位朋友前往雪丘島。當時心理壓力很大,一趟雪丘島的旅程要花費台幣約一百萬,2016年沒有登岸成功是極大的陰影,若這次再沒有抵達帝王企鵝棲息地,我不曉得還有沒有勇氣再花一百萬。

10月31日下午,我們搭乘船上配有直升機的克雷尼可夫船長號破冰船(Kapitan Khlebnikov,簡稱KK號)離開烏蘇懷亞,穿過畢格水道進入德瑞克海峽,11月2日晚上就進入南極半島附近的水域,過了南極海峽之後,海冰愈來愈多,開始破冰前進,11月3日下午三點抵達雪丘島。由於帝王企鵝生活在冰原,船抵達雪丘島沿岸後必須靠直升機才能飛抵牠們的棲地。探險隊長Woody確認天氣狀況不錯後,立即進行第一次直升機登陸,這是我第一次和帝王企鵝面對面,當看到在紀錄片《企鵝寶貝》的主角們出現在眼前時,讓人感動到說不出話來。

這趟旅程非常幸運,連續多日都可以搭直升機去棲地觀察帝王企鵝。11月8日早上,雲層很低,遠處帝王企鵝棲息地和船的另一側都是烏雲,天氣比前一天還差,我對於搭直升機登陸不抱任何希望,但探險隊長竟然決定在二十節的風速下,讓我們前往企鵝棲息地。隊長說:「天氣有機會轉好,我們就放手一搏。」

當我走到直升機所在的甲板,全身上下冷得不得了,雖然溫度是零下六度,但感覺像零下二十度,風吹到臉上又冷又痛。從直升機降落的地點大約走一公里就抵達第一群企鵝棲息地,企鵝距離我們不到三十公尺,還有不少小企鵝走到距離我們僅五到六公尺的地方。棲息地的溫度約零下二十度,風很大,在這裡的每個動作都變得很慢、很辛苦。我笨拙地在小斜坡上架起腳架,找個地方坐下來歇腿,風聲震耳,壓過企鵝的叫聲。

天氣沒有愈來愈好,而是愈來愈差。我跟同行者說:「要有隨時撤退的準備。萬一直升機沒有載我們回到破冰船,就會被困在基地營過夜。」他說:「現在是南極的夏天,帝王企鵝就活在那麼嚴峻的天氣,冬天不就更恐怖。」我想起薛瑞的〈冬之旅〉,他們在冬日尋找企鵝蛋時,頂著零下七十度的低溫,那是何等的煉獄!

一個多小時後,天氣開始轉壞,我承受不住狂風和低溫,便收拾隨身物品、往基地營前進。這時還有剛抵達基地營的旅人,正陸續步行前往企鵝棲地。原來因為風雪與能見度的關係,直升機一度不能起飛,有一半的人比我慢一個多小時才抵達基地營。

我在基地營的帳篷等待直升機把我們接回船上。這時天氣變得更差、更冷、揚起暴風雪,探險隊員決定把緊急過夜用的禦寒睡袋打開,讓等飛機的人得以保暖。能有遮風避雪的地方算是幸福,我們被告知,需再等兩小時才有直升機過來。坐在我身旁的一位日本女生都沒說話,也沒戴手套,對面的南非女士把手套借她,但她幾乎說不出話來,我才發現她可能有點失溫。我趕緊握住她的手,而身旁的兩位女士也緊緊抱住她。直升機起飛之後,由於雲層太低,彷彿是貼著海冰飛行。天候惡劣讓直升機只飛了兩航次,又因風雪中斷了飛行任務,後來我才知道有人在基地營等了快三小時才搭上飛機。

傍晚,全部的人都回到船上,探險隊長一出現,大家興奮得鼓掌歡呼,因為這一日的企鵝之旅,著實險象環生。很難想像探險隊長與工作人員所承受的壓力。當六位直升機工作人員出現時,全船歡聲雷動,並且起立鼓掌三分鐘,感謝他們給我們這趟不可思議的旅程。副隊長興奮地宣布,KK號破冰船從2004年到2011年、再加上2018年,總共九年航行到雪丘島拜訪帝王企鵝,曾有航次因為天候因素完全不能登岸,過去最好的紀錄就是三次飛往棲地,但我參與的這一趟竟有四次登岸紀錄,是最完美的航次。

看企鵝需要緣分和運氣,第一回我完全沒機會飛行登陸和帝王企鵝見面,第二回,我竟然可以在不同氣候條件下與帝王企鵝相會。大自然難以捉摸,花大錢也不能保證可以見到世界最絕美的景致。

觀察企鵝守則

不要再問企鵝可不可以摸、能不能抱,答案都是:「不可以!」

鳥類專家聖帝亞哥說:「由於人類身上有許多病毒,企鵝身上可能也有病毒,怕交互感染、破壞生態,所以遊客不可接觸企鵝。」在南極進行生態旅遊要遵守國際訂定的《南極公約》,每一艘探險船在客人登船時都會將公約解說一遍,這個公約是每位旅者在南極旅行一定要遵守的規範。當中最重要的就是看任何動物都要保持五公尺以上的距離,除非企鵝自動走到自己的腳跟前,否則不能太靠近企鵝或海豹。登陸時,只能走在旅人的步道,不可以站在企鵝行進的軌跡上,否則會打亂企鵝的生態。

當然,餵食、觸碰都是禁止的,同時也不能撿拾南極大陸的任何東西包括石頭、沙子、骨骼當作紀念品。研究顯示,地球暖化加上人類的破壞是讓南極生態驟變的重大因素,若想讓南極維持原有的面貌,每一個旅行者一定要遵守規範。

企鵝的活動是南極生態環境的指標,近年來地球暖化嚴重,企鵝賴以維生的環境也受到嚴重的影響。由於地球發燒了,需要在較冷地方生活的企鵝品種紛紛南遷,往更冷的地方移動,像阿德利企鵝就轉換了棲息地,必須到更冷的地方才看得到。

有天豔陽高照,走在雪山間都會冒汗,沿途的企鵝則一直在吼叫。我起初以為企鵝在叫春,不過實在太多企鵝在啊啊叫(怎麼可能集體叫春),於是我問了同行的南極專家。地理學家麥唐納(Andrew Macdonald)說:「這麼炎熱的天氣(四度),企鵝會受不了,為了散熱牠們只好透過喊叫,你看牠們不時揮著翅膀,其實也是為了散熱。」

旅程中可以合法摸企鵝的地方是在格利特維根(Grytviken)的南喬治亞博物館,博物館內特別陳列一張國王企鵝的毛皮讓觀光客盡情摸。企鵝的毛皮非常滑,好像上了蠟,怪不得可以防水;而且毛織得非常密、完全不透風,防風擋雨遠勝GORE-TEX產品,關於這個博物館可上網:sgmuseum.gs。

●摘自聯經出版《呼吸南極:在世界盡頭找一條路》

【青春名人堂】林予晞/終於登上冰島的飛機
今日登場/林予晞/聯合報
曾聽過一句話這麼說:「一趟旅行最困難的,就是決定出發。」在2020年的疫情前,我終於下定決心自助去了一趟冰島。舟車勞頓的狼狽、長時間轉機的疲勞、因為氣候不佳而改變行程,這一切的一切在決定出發之後,都不像是困難而只是純粹的事件;啟程之後,體內會有某種原始的生存本能開始運作,讓你度過一個又一個的關卡。

因為冰島風雪而在倫敦希斯洛機場(LHR)附近度過一夜之後,我們在一個低溫但風和日麗的上午再度啟程至冰島航空櫃台報到,這次成功地把行李都check-in上飛機了,看著行李一個個滾進輸送帶的盡頭處,手上拿著機票和行李牌,心裡踏實不少。

候機室裡為數不多的旅客緩緩登機,漸漸地把小型客機塞滿了。終於安坐在冰島航空的飛機裡,我的思緒開始奔騰,想起閱覽過的中英文資料上提到,冰島男女老少的互動關係友善,永續的生活方式十分接地氣,貧富差距與犯罪率相當低,當地居民進入空間較小的商店購物時,甚至會安心地將寶寶放在嬰兒車裡,將之停置在店外--簡直天方夜譚,對吧?我迫不及待地想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看且理解,這些現在對我而言只是詞彙的事物。我想知道那些令人嚮往的價值觀與生活狀態,究竟只是想像抑或是真實。

「Str□kur,天然溫泉噴出的柱狀蒸氣……」我一邊念著紙杯上的冰島單字教學,一邊暗自讚許及滿足於自己終於克服了萬難,做了這個出發的決定。

 
 
 
訊息公告
 
 
 
 
漫步福斯冰河 藏在南阿爾卑斯山的奇景
高山的陰影逐漸退下,福斯冰河還原了雪白燦亮、晶瑩剔透的面貌,冰河在緩慢移動推擠時時形成的針峰狀冰瀑,在陽光照耀下歷歷在目,經過數千年的消融和凍結形成的冰河美景,磅礡壯麗教人嘆為觀止!

專家教你保/定期壽險附加醫療 經濟實惠
陳媽媽想幫自己規劃終身醫療險,詳談後發現陳媽媽是個單親媽媽,有個國中的孩子,身為家中主要經濟來源者,考量以上因素,用她原本用於終身醫療險的有限保費預算,改規劃定期壽險加醫療附約,孩子以眷屬方式附加醫療附約,讓母子兩人都擁有保障,擴大防護網。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