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0日 星期三

【豐田故事】楊富民/小狗


【非凡商業周刊電子報】掌握最新財經資訊,分析國內、外總體經濟,現今當紅產業剖析,個股研判相關報導。 【橘世代電子報】為讀者提供面對人生下半場所需七個面向的資訊,為第二人生做足功課,活出精彩亮麗!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1/01/21 第4868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豐田故事】楊富民/小狗
【青春名人堂】林力敏/校草落難的可能救贖
【話題徵文:幸運小物】楊璧華/愛的守護
 
 
 
心情札記
 
【豐田故事】楊富民/小狗
楊富民/聯合報

家中意外的訪客

十七歲那年苦苦掙扎在升學地獄裡,家裡沒錢補習,我也沒敢奢望,每天便跟著高中的夜輔,在學校念書到九點,之後搭乘著滿載疲倦高中生的專車,昏昏欲睡地返家。

某天,如往常地回到家中,一踏進客廳步伐便邁不出去了──父親的藤椅前趴著一隻「生物」。仔細一瞧,是毛被剃光的小型犬,舌頭長得露出了口腔,歪斜在一旁,左後腳纏著白色的繃帶,一身骨瘦如柴,朝我哈、哈、哈、哈地吐著舌頭。那模樣真是要多醜有多醜,宛若異形。

母親見我回來,像找到宣洩對象,生氣地說:「沒什麼錢了,你父親還花萬把塊給這隻狗……」我聽了嚇一大跳:「爸,你買狗?」他看著那隻醜狗,露出笑容:「怎麼可能買狗?是這狗自己跑來的……」

原來,那狗在下著大雨的午後跑到父親的辦公室,且不曉得為什麼當天大門未關,裡頭工作的人也未發現牠悄悄地跑進來。於是,狗就一路從前廳闖到客廳,在父親的辦公桌後方,看著他大叫。叫還不打緊,斷了一隻腳的牠,開心地在父親的腿邊打轉,邊打轉邊跳,好不歡快的模樣。

牠顯然在外頭流浪已久,身上的毛糾纏在一塊,裸露的皮膚還有血跡殘存。辦公室的所有人都想把狗給趕走,只有父親看著牠,說:「這狗都斷了一隻腳了,還這麼開心地跟你玩,怎麼捨得趕走?」不顧眾人的反對,父親把狗帶去獸醫院,先開刀治療,再費心理容,前後花了近兩萬元。

我知道事已成定局,狗肯定是趕不走了,便問父親:「要叫什麼名字?」

父親說:「小狗。」

什麼?我反覆地確認父親就想讓這隻小狗叫「小狗」。後來,我才從母親那知道叫「小狗」的原因:我還沒出生前,父親在軍中當兵,常撿流浪貓狗回家,但撿回來的狗跟貓只要取名不久,便會不幸遭路殺,或死於有心人的毒殺。父親有好長一段時間不敢再撿動物回來,認為自己會給流浪動物帶來不幸,所以從小到大家中未曾養過動物。

那隻打破詛咒的狗

父親異常喜愛這隻小狗,覺得牠在外流浪許久,身體又殘缺,卻仍努力地想為自己找一個新主人,「這不令人敬佩嗎?」他這麼說。所以,他想要打破自己的「詛咒」,帶小狗回家但不幫小狗取名,希望牠活得長長久久。

實際上,小狗的確也是父親這輩子養最久的狗了。牠來到家中時已三五歲,可沒有錯過我考上自己的第一志願、大學畢業,以及姊姊結婚,生下兩個孩子;再到我妹妹結婚、懷孕,又到了我二十八歲,研究所終於畢業,妹妹待產。

然而,去年十月底,小狗的身體狀況愈來愈不好,先是在家裡漏尿,地板上滿是牠的尿點,之後食慾不振、氣喘吁吁。父親在一周內帶牠去不同的獸醫院診療,醫生協助小狗排尿、擠尿、導尿,發現小狗從腎臟到膀胱都有數顆尿結石,研判這得開刀。

然而,此時小狗年事已高,動手術得冒著巨大風險。父親無法立刻決定,把牠帶回了家裡,又看著牠因為尿不出來急得在自己腳邊打轉,彷彿十一年前初相見的模樣。心一橫,父親再度把小狗抱上車,回到醫院;他堅信,這當初闖進他世界的瘦弱西施犬,既已頑強地在街頭活過不知道多少歲月,拖著殘疾的身軀與他相遇,兩人緣分絕不會僅止於此。

小狗沒令父親失望,果然順利完成了手術。醫生說等牠在院中休息幾日,便可領回家中靜養。數日後,父親到醫院把小狗領出,帶回家裡。

那天,我估算父親返家的時間,在八、九點左右回到家中,好像高二的夜輔放學般,我期待見到小狗又在父親的藤椅前向我吐舌。但踏進客廳,便看見牠橫躺在父親的懷裡--返家的半途,小狗漸漸沒了聲息,壽終正寢。可能是想與父親再見一面,又或是想回到家中,總之,牠努力地在與父親見面後才嚥下最後一口氣。

我與父親約隔天早上七點埋狗,但他硬是在下著大雨的清晨五點半起床,獨自一人把小狗埋入院子。我到家時,只看見他滿身泥濘,雙眼通紅。

【青春名人堂】林力敏/校草落難的可能救贖
林力敏/聯合報
「我們的校草又追人失敗了。」L說。「好像追好幾個都失敗?」我說。「連續第四個還第五個了吧。」L說。「明明他個性很好,活潑又開朗。」我說。

一陣大風吹過,我縮著脖子,隨風望向萬千屋宇盡處的新光大樓,遙遙在遠方的台北一○一。

「不是落井下石,但這其實有點療癒。」L說。「怎麼說?」我問。「證明大帥哥也會情路不順。」L說。「確實。我另一個校草級的朋友單身四年多,中間幾次對女生動心,終究沒成。」我說。

「說到這個,先前總統府發言人爆出劈腿數女,很多人在臉書酸『這麼醜還有人要唷』,我看了心裡總怪怪的。」我說。「怎麼說?」換L問我。「很多不好看的人無辜中槍啊。而且這等式最好別成立,帥哥不一定追得到人,醜男不一定追不到人,這才是世界。話說我不覺得他醜就是了。」我說。

「我不太懂為何渣男很多人愛?」L問。「先說,我不太喜歡渣男這詞,批判味與控訴感稍嫌重。不過關於你的問題,可能是亂槍打鳥,假設十分之二的女生會被殷勤打動,十分之三的女生不太重視外表,那麼你同時追二十個女生,就會有三四個到手。而即便是校草,只用心追求一個對象,不見得能贏得芳心。機率使然。」

「有道理。回到你剛才說的,大家預設醜就沒人愛,確實不太好。」L說。「不過我有時想,醜男若安然接受自己的位置,未必不好。」我說。「喔?」「就像中下階層只要不赤貧,安居樂業,接受一個平凡的人生,其實是能開心度日的。反倒是一心想賺大錢卻賺不了,想成功卻成不了,最難受。托克維爾和《管子》都講過類似概念,提倡階級流動的社會,反而讓很多人活得失望與煎熬,想爬卻爬不上去。雖說,我還是想減少社會的貧富差距。」

「我倒確實羨慕有錢人,錢能買到很多快樂。」L說。「對也不對。我是相信經濟學的邊際效用遞減,還有心理學,錢買來的很多種快樂會迅速貶值,下次又需要更大的刺激。」我說。

底下喇叭聲響,我們望整座台北城,所有的成功與失敗。「我祝福他,但,好療癒,關於校草的事。」L說。「嗯,好看不一定情路好,有錢不一定人生好。一加二可以是六,紅加黃可以變藍,這樣世界才有意思。」

【話題徵文:幸運小物】楊璧華/愛的守護
楊璧華/聯合報
朋友常對我鼓鼓的側背包感到好奇。

其實也沒裝啥,倒出來看看,不外乎水壺、錢包、太陽眼鏡等,「咦,妳還帶針線包啊?」是,也不是,因為在旁人看來就是個針線包,在我心裡卻是一份母親守護女兒的愛。

高中聯考當天,清晨下樓時,母親見我校裙下襬摺縫掉線,馬上要我脫下來,趁著我吃早餐,她手腳俐落地將之縫補起來。不知是否有了母愛的加持,放榜時我意外地考上第一志願,連班導都對我說:「黑矸仔裝醬油,沒底看。」

母親愛看電影,因為弟妹還小,最常拉我作陪。有次在戲院裡感覺鄰座阿伯偷偷把手放到我大腿上,我轉頭輕聲告訴母親,她悄悄打開手提包,摸出針線盒,抽出一根縫針,對準那隻毛手惡狠狠地刺下去,阿伯不敢吭聲,摸黑換了位置。

從此,我也學母親隨身攜帶針線包。不只衣物有狀況能隨時應急,必要時還能當出其不意的防衛,好似冥冥中有母親的眷顧。當心安了,步步踏實,遇事氣定神閒,幸運自然常伴左右。

 
 
 
訊息公告
 
 
 
 
月薪、年終、股利、傭金……這些薪資的英語你都知道嗎?
你知道薪資各式各樣不同的說法與之間的差異嗎?尾牙與年終獎金又要怎麼說呢?這些跟薪水有關的單字其實也是多益的熱門考題,在年關將近的時刻,讓我們一起來看看。

放膽體驗新玩意 退休生活原來這麼精彩
「退休後一週爽翻天,一個月後卻度日如年。」退休後無限的休閒時光並不能帶來快樂,那麼怎樣的生活才能讓自己快樂?不妨走出家門,體驗新的東西,只要好奇都去嘗試。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