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14日 星期三

【愛情心靈國】連接這一端與那一端的紅線


【阿布拉電子報】分享文學性、藝術性與兒童性兼具的兒童繪本,並希望透過繪本和你一起發現孩子的世界。 【寫真生活Snap電子報】介紹網友們精彩攝影作品及生活資訊影像情報,快藉由此份報來看你不曾發現的風景!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10/15 第4799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愛情心靈國】連接這一端與那一端的紅線
【青春名人堂】林力敏/麻將的旋轉木馬
【話題徵文:經驗的養分】楚狂/負責
 
 
 
心情札記
 
【愛情心靈國】連接這一端與那一端的紅線
文/N/A/聯合報
第一次一起搭車時,我們還不是情侶

我和他交往的時間裡,有一半的時間都在捷運上——這是誇飾,不過也相去不遠。我住在紅線——或淡水信義線——北端的站,他住在另一端轉車後的站,算一算車程加步行少說也要一個多小時,儘管在同一個城市,卻像遠距離,新竹到台北可能還比較快。

第一次一起搭車時,我們還不是情侶,甚至才第一次約會。電影之約的前夕,他突然說隔天要送我回家,「看完電影太晚了,妳看起來很安全,不過還是保險一點。」我在手機前翻了個白眼,「還好你也長得很安全,我就不用擔心你回家太晚。」笑鬧的底下心卻跳得飛快,加入通勤時間,我們的約會時間倍增,暗自歡喜卻也憂慮話題會枯竭。

不過再多的擔心,都在看見他鬼靈精怪的笑容時化解。當天除了他出電影院時差點一頭撞向玻璃門(好在來得及阻止),一切都相當完美。在捷運上,我已經忘了我們是坐在隔壁,還是站在車廂與車廂的連接處,只記得那是我們第一次這麼長時間、面對面相處,而我們始終沒有停下對話。

在一起後,我會搭紅線找他,而他會陪我回家。單身時總厭惡戀人在車廂裡卿卿我我,然而真的和伴侶一起搭車,才知道原來共享的每一刻都何其珍貴。捷運的震動像搖籃,隱隱的運轉聲是催眠曲,我們常常聊著聊著就靠著彼此睡著;我們都喜歡民權西路站到圓山站中間,從地底竄升地面時、重見天光的瞬間(雖然大多都早已天黑),我仍記得,那是我第一次發現,原來波光粼粼的基隆河是如此美麗。

第一次鬧彆扭,我們也是在紅線上和好。我在半路上懊惱沒把話說清楚,決定回去找他,而他一見到我,什麼都還沒說,抓著我的手就說要陪我回家。我們在捷運上一路無語,他溫柔地鬆開了我握緊的拳頭,十指交扣地握住我的手,好像這就是一種對話方式。深夜的捷運沒有太多人,我們肩並肩坐著,對方的呼吸都像是颱風,身體稍微移動就是天搖地動。我不記得我們後來是否有特別講開,卻記得他的體溫比我還高一些。

再雞毛蒜皮的小事,都成了世紀災難

可惜就像人生許多的旅程,搭車時窗外美景如畫,並不代表終點一定也是風光明媚。出社會的壓力漸漸滲透生活後,爆滿的行程表開始容不下絲毫的灰色地帶,紅線不再是牽繫起兩人的紅線,反而像鞭炮一樣一一引爆早已存在的矛盾。我們在捷運上不是沉默,就是低聲辯論,愛面子的我們不曾做出什麼失格行為,連音量都很低,可是再雞毛蒜皮的小事,都成了動搖國本的世紀災難。最後捷運本身也變成了爭執的題目,連到底是「我想要」他陪我回家,還是「他想要」陪我回家,都可以吵上一晚。

那時的我還太青澀,不曉得感情的紅線也需要定期維護,才能好好地持續運作。我不曉得他是怎麼想的,不過最終我們都選擇了放手。在那之後,我花了好一段時間來習慣一個人的紅線,習慣看不順眼依偎彼此的情侶,習慣靠著冰涼的塑膠板或車廂牆壁補眠,習慣獨自欣賞基隆河的寬闊與平靜。

能笑著回想當時的快樂而不會傷感,又是好長一段時間後了。

不過,即便是最不習慣的那段時間,我都是真心感謝的,那條曾經連接我這一端與他那一端的紅線。

【青春名人堂】林力敏/麻將的旋轉木馬
今日登場/林力敏/聯合報
工作繁忙期間某天早上至朋友家作客。家在山上,他跟朋友鄰居在家後打麻將,半鐵皮屋空間,窗外滿滿樹與山。

我拉來板凳觀戰。工作正忙,心躁,可看他們一局局打心漸漸緩了。麻將是一種重複的娛樂。牌堆起復散掉,散掉復堆起。四圈打完,換桌紙,撒痱子粉,再下四圈。我有點想睡,睡有點想我。

蜂與風從窗子飛進來,蜂轉了轉復飛走,風留著,在牌桌打著轉,一圈一圈吹,一圈一圈追,說是東南西北,不過春夏秋冬,沒往東南西北去,只圈圈年年循環,冬完再春冬完再春。

牌局終,一家大贏三家輸。「她牌技特好?」我問輸家們。「今天她手氣好而已,大家牌技差不多。」「這些年打下來沒有誰特別賺?」「沒有。」錢在四人間滾來滾去,轉來轉去,沒有去了哪。

下午三點在家旁烤肉,來更多友人。有位阿伯喝著啤酒,大概醉了,或許老了,對我說:「我跟你說我的三個女兒呀……」五分鐘後又對我說:「我跟你說我的三個女兒呀……」十五分鐘後再說:「我跟你說我的三個女兒呀……」後頭接的話次次相同,就兩三個話題在輪,五十分鐘後我全會背了,好像我也是他女兒的爸爸。

「我跟你說我的三個女兒呀……」他還在講,陽光還在曬,可我從想笑,變微笑,吹著風,看陽光怎麼開心爬落葉隙,下午三點的陽光,推移四點的陽光,五點的陽光,五點半的。六點的。浪擲時間,可我感到深深的療癒。

「我跟你說我的三個女兒呀……」他還在講,然後被旁人架走了。「我跟你說他的三個女兒呀……」換我能跟別人講了。

晚上又打麻將。麻將是一種重複的娛樂。這裡有幸福,昆德拉說幸福是對重複的渴求。無論求學、工作、人生,我常想前進,平素讀書,連讀臉書也想學新知。現在我想,他們與我,一個在原地反覆,一個在前進,但其實我並未真的前進到哪去。

這桌麻將是涅槃,是輪迴,是旋轉木馬。每匹馬往前跑,腿沒動,永遠在原地轉。某本小說講:沒有進步的努力,沒有目的的行為,到不了哪裡的行走,不也很棒嗎?誰也不傷害誰,誰也不被傷害,誰也不超過誰,誰也不被超過,沒有贏家,沒有輸家。

大家還在打,在放槍,在胡,錢轉出去復回來,風吹出去復回來。我是一塊麻將牌,牌桌上一圈一圈,滾呀滾,滾呀滾。至少今夜與明朝是哪裡也不想去了。

【話題徵文:經驗的養分】楚狂/負責
文/楚狂/聯合報
國中時我第一次當風紀股長。

風紀股長耶!同學能不能準時放學、需不需要抄課文,統統掌握在我手上一張細碎小紙條裡,多拉風啊!

沒多久逐漸發現,那個握有權力的平衡桿竟如此難以維持。不過印象最深刻的,並非這些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的窘境。

某次某位科任老師受不了向導師告狀:「你學生上課怎麼那麼吵!」

之後午休時我被導師叫去問話:「今天O老師的課是不是很吵?」

我回答是,導師隨即問:「那有誰講話?」

「大家都在講話……」我怯怯地答。

那瞬間導師臉色鐵青、語氣高昂:「你確定要用『都』這個字嗎!你如果用『都』這個字就表示所有人都在講話!你就必須為使用這個字負責你知道嗎?」

從那刻起,我體悟到一文一字的精準使用,對於語意表達有多麼重要。每個字都有它被賦予的靈魂,當我們調動字句成為文章之後,就該對這些講出來、寫出來的字句負責任了。

 
 
 
訊息公告
 
 
 
 
碧潭可愛地景藝術 向月亮許願
今年碧潭的藝術裝置在白天夜晚一樣都可以欣賞到不同景致。晚上生日蛋糕超夢幻亮燈,似乎是在回應著我們許下的每一個願望即將成真,而且幾米月亮也散發療癒的溫暖光芒,與天上的月光相互輝映。

台灣唯一粉黛亂子草觀賞園區 粉紅愛情草浪漫登場
又一個要粉紅心大暴發的網美打卡點要轟動登場-集集粉芒園粉紅愛情草,園內在約4200坪農地引進原產於北美大草原粉黛亂子草,整個花期可以維持到十一月左右。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