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15日 星期二

【一起來築夢】魏于婷/栽一抹獨立媒體的綠橄欖枝——綠尾巴的以巴橋梁計畫


【carol的私房教養】為做童書的總編媽咪Carol從教養可愛孩子的經驗及相處中,分享其最真切的心情與心得! 【聯合文學電子報】提供聯合文學優秀作家群:蔣勳、郝譽翔、成英姝、廖鴻基等的精彩文字,讓你一次展讀!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09/16 第4782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一起來築夢】魏于婷/栽一抹獨立媒體的綠橄欖枝——綠尾巴的以巴橋梁計畫
【青春名人堂】夏夏/別針
 
 
 
心情札記
 
【一起來築夢】魏于婷/栽一抹獨立媒體的綠橄欖枝——綠尾巴的以巴橋梁計畫
魏于婷/聯合報

流著奶與蜜之地

2019年,幾位到以色列完成求學的台灣大學生相聚一塊,熱烈交流人在異鄉所感受到的台以文化差異。話題轉到與以色列比鄰的巴勒斯坦,留學生親眼見到「這片流著奶與蜜之地」的實相,意識到台灣媒體餵養給閱聽大眾的以巴報導,多著重在以巴戰況,或是立場稍嫌偏頗。

「原先我們只是想幫助當地的巴勒斯坦農民。」林佳儀說。近幾年,以巴兩國的衝突,讓巴勒斯坦農民賴以為生的橄欖樹,多數慘遭連根拔起,加上土地的水土流失與荒漠化,使得農民們疲於為生存奔命。在曾到過以色列留學的Rania號召之下,林佳儀、陳暄及其他幾位同伴響應加入,創立了「Green Palestine綠巴勒斯坦」平台,規畫種植橄欖樹,幫助當地的農戶。

「後來我們希望能讓台灣更全面接收到整個中東,而不只是巴勒斯坦的資訊。」於是,幾個女孩決定將平台更名為「綠中東Green Middle East」,期望能成為一個在台報導中東新聞的獨立媒體。

仍在學的林佳儀、陳暄專注於以色列、巴勒斯坦的衝突關係與合作,以「尾巴橋梁——探索真實的以巴兩國」投件報名台積電青年築夢計畫。比賽團隊名稱取「以巴」的諧音,命名為「綠尾巴」。

對不起,我們不收亞洲人

綠尾巴以精實的人力處理築夢計畫的大小事宜,林佳儀負責各項文書,陳暄則操刀視覺設計。意外的是,兩人原先在台灣並不相識。

「我們是在以色列交換學生認識的。」林佳儀說。不同學校,生活原無任何交集的兩人,不約而同飛行八千多公里,到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求學。歸國後,則因為有了共同的「綠中東」目標,一拍即合。

會這麼有默契,陳暄覺得是由於兩人「做的事情不一樣」,她進一步解釋:「佳儀是讀經濟(國立清華大學),我是讀土木(國立中央大學),兩個人這樣互補挺好的。」

團隊原先預計藉著築夢計畫資金的支持,於2020年三月初重回巴勒斯坦與以色列,對當地的生活、歷史脈絡和宗教習俗,做一系列文字、影像記錄的報導,希望能讓「綠中東」的閱聽眾更了解該地區。此外,也規畫再次深入當地訪談兩國的公平貿易組織:以色列加利利組織(Sindyanna of Galilee)、巴勒斯坦公平貿易協會(PFTA)。沒想到,新型冠狀病毒席捲全球,阻撓了她們的步伐。

陳暄說:「我們本來要兩個人一起回以色列。」受訪單位、受訪者都接洽好了,卻因為疫情爆發的關係,最後只有她順利造訪以國。

回想三月初,正是病毒猖狂的高峰時期,全球病例激增,人心惶惶。「在我回去之前,巴勒斯坦已經限制入境。而到了以色列以後,本來前面幾天都還好,可是到後面他們也開始爆發疫情,很多地方都封起來。加利利組織就跟我們說:『妳們不用來了。』全數改為線上訪談。」

計畫趕不上世事的變化,她們決定先在當地取景拍攝。「人還是可以在街上走,不過商店、餐廳全都關門,停止營業。」平時人潮洶湧且喧鬧的朝聖景點,在緊繃的疫情時刻,全都安靜下來。

陳暄分享以色列封城之際,在當地的觀察:「過去,以色列人雖然講話直接,對外國人還是滿友好的。這次回去,有天路上卻碰到以色列人對我喊:『Corona(暗指帶病毒的中國人)!』當地的台灣朋友安慰我不要理那些無聊的人,他們分不清中國人台灣人。」然而,想不到相繼而來的,是連續被好幾間原先預定好的民宿,以「對不起,我們不收亞洲人」的理由拒絕。

「其實我可以理解他們的恐慌。」國情的差異,使得當地人認為只有生病的人才會戴口罩,不同於台灣人戴口罩可能是為了防曬或阻擋髒空氣。

陳暄額外補充,剛過去時,當地人還不覺得有戴口罩的必要;疫情爆發後,人人瘋搶口罩,一盒口罩漲到一千多新錫克爾(約台幣八千多元)。日常中斷,生命面臨危險,口罩醫療物資缺乏,鬧區一下子空如死城。「如果是我,在不甚了解的狀況下,也會恐懼收留外國人。」預定的採訪沒能做到,倒是第一線目睹了以色列人對防疫、對東亞臉孔的態度丕變。

危機即是轉機,也可能是新課題

出國考察的路途驚險乖舛,拜台灣疫情防範且控制得宜之賜,團隊憑藉陳暄從以色列帶回來的素材,以及認識的台灣攝影師友人協助,順利於五月底,在台北創咖啡舉辦「春舞中東講座」,分享團隊一路以來的取材成果。

「那天的講座和市集很熱鬧,不管有沒有去過中東,或只去旅遊過一兩次的人,都對我們的分享充滿興趣。」林佳儀講到這,神色飛舞起來:「原先我很懷疑到底誰會來參加,也很猶豫要不要講自己在當地的日常生活。」事後有人反應,起初出於好奇參加講座活動,聽到團員分享以巴的生活常識後,不僅打破了對當地的刻板印象,還對中東有了更多認識。「那當下覺得自己在做的事還是很有意義。」

投入築夢計畫初期,林佳儀、陳暄因出國交換的關係延畢,都還是學生。2020年年初,兩人正式畢業,步入職場,九月築夢計畫結束後,團隊未來的發展會變得如何呢?

「我也很好奇,不曉得我們會變成什麼樣子;但是,我希望我們可以變得夠大、影響更廣。」陳暄回答。

「我覺得會持續下去,雖然現在還是業餘在做這件事,可是有一天團隊陣容會變大吧!」林佳儀說。

「也許會另有傳承。」陳暄接著回應。

聽起來這段旅程不僅未完,還充滿各種可能性;畢竟,除了要讓台灣閱聽眾更了解中東地區以外,東亞人在當地因□病毒的牽連遭受種族歧視,也是團隊意想不到的新課題。期望這抹綠色橄欖枝,能於獨立媒體中永續生長、茁壯。

第五屆台積電青年築夢計畫

即日起開放網路徵件至10月30日止,築夢總獎金300萬元。公開組可針對個人夢想、公益服務、文化交流、其他類型進行投稿。專題組今年題為「循環下世代」,以循環經濟為思維,環境永續為概念,發揮創意構想,用創意引領下一代。詳細資訊請上官方網站tsmcdream.ic975.com查詢。

【青春名人堂】夏夏/別針
夏夏/聯合報
市集上擺著各種花色的徽章,讓人忍不住停下來端詳。

特別鍾愛金屬材質,色彩鮮豔的假琺瑯或烤漆,再上一層彩色電鍍,小小的徽章精緻又迷人。打字機、雞尾酒、俄羅斯方塊、太空人、黑膠唱盤與卡帶,什麼可愛的圖案都有,幾乎都僅有一個。不禁好奇,當初生產時必定是大量製造,那麼其他的都去哪兒了?眼前這唯一的一只又是如何流落至此的?

它們的可愛在於唯一,在於帶有些復古,使人有種從時光輸送帶上滑落的錯覺,更在於經常沒來由地就不見了。

曾有一只陶瓷燒製的別針,粉紅五瓣花,形狀圓潤討喜,我別在海軍藍麻布手袋上。無奈陶瓷與金屬釦針黏合不牢,幾次險些掉落,又黏了回去。有一回真的掉了,再也尋不回。送我別針的友人在那幾年頻繁聯繫,連半夜裡都互相講電話,最終也因為生活的顛沛而斷了音訊。

在書架上,我存放信件的皮箱裡,蓋子上有一暗袋,裡頭是照片壓製的別針。照片中是祖父坐在幼年時家裡的客廳,一手抱著我,一手抱著姊姊。依稀記得大人說過那天是為了慶生,至於是誰生日,已不可考。像這樣的別針,小時候家裡有好幾個,還有一只是祖父參加同鄉會旅遊拍的獨照,站在瀑布前的石頭上,雙腳邁開,故作頑皮。童年時總想,誰要戴這種別針啊?別針後來逐一散佚,僅剩我手中唯一這只,世上再無其他複製品。那段差點散佚的日子,就在這別針上被保留了下來。

又一日在車站與她巧遇。她說近來整理家裡,翻到一大盒學生時代收藏的別針,共有上百個。妳想要嗎?她問。我搖搖頭,生活已容不下這些雜物。

代表學校、社團、系所、營隊的別針,曾經滿滿地別在書包上,像極了現在社交軟體上的訂閱、好友數目,只是真正的摯友難得,恐怕多半是點頭之交。

然而,誰沒有這樣過呢?

年輕時害怕失去、離散與錯過,便惶惶然將一切都收藏,到頭來才發現從前握在手裡珍珠般的物事,終究是夢一場。但是,若沒有這般盲目地收藏過,又怎能算作年輕過呢?

我曾經釘在書包上的別針們,從書局買的、和別人交換的、飲料的贈品,確實都沒來由地不見了。雖然愛在別針的攤位上逛,卻沒真的買過,包包上始終素淨。偶爾需別上什麼的時候,大抵是識別證、胸花,其餘時候多半還是不願破壞衣料的。

後來,我幾乎相信任何人都能像鎔鑄徽章那樣製造出一些別致的記憶,好比說無法取代的精心時刻,又如生活中固定的風景、頑固的習慣。只是你永遠無法干涉別人要將它別在何處,亦無法阻止它沒來由地消失。

 
 
 
訊息公告
 
 
 
 
Diesel 惡搞耍笨哲學 竟帶來這些品牌價值
這品牌「真是個玩過頭的瘋子!」,但越看越覺得有趣、有些行銷的想法值得說說。許多時候我們在使用產品時,早就不是衝著產品最原始的功能而來,而是品牌帶給我們美好想像的附加價值。

《天劫倒數》世界末日的人性寫照與啟示
《天劫倒數》的英文片名《Greenland》,格陵蘭,直接點明了劇情的核心,當彗星碎片撞擊地球時,在北極圈格陵蘭有個避難所,只有有助於災後重建的專業技能人士,才能獲選進入避難所中。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