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17日 星期一

【古生物大小事】李世緯/所謂的無脊椎動物


【阿布拉電子報】分享文學性、藝術性與兒童性兼具的兒童繪本,並希望透過繪本和你一起發現孩子的世界。 【會計研究月刊電子報】為您建立以簡馭繁的思考邏輯,解讀會計、財務、金融等趨勢走向,掌握財經專業脈動!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08/18 第4761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古生物大小事】李世緯/所謂的無脊椎動物
【青春名人堂】上田莉棋/城市動物
翁淑秋/靈骨塔
 
 
 
心情札記
 
【古生物大小事】李世緯/所謂的無脊椎動物
李世緯/聯合報

大家一定都能輕易地舉出一些無脊椎動物的例子:蚯蚓、蝸牛、蟑螂,以及美味的大閘蟹--但,前提是真的有「無脊椎動物」這個分類單位嗎……而假若讓這個分類單位成立的話,那分類學恐怕會變得有些麻煩,甚至混亂!

這樣的分類概念,算不算「穿越劇」?

一切都要從脊椎動物開始說起。脊椎動物指的是「體內具有脊椎構造的動物」,該類動物中數量最多的是魚類,其次是介於水域與陸域間的兩棲類,然後是中生代大量存在的爬蟲類,及新生代成功適應的鳥類與哺乳類。然而,如果拿來與細菌、植物及其他動物相比,脊椎動物則依然是數量較少的一群。

這裡不單指分類單位較少,就是在自然環境中,遇到一隻脊椎動物之前,你應該已經先遇到數十隻,甚或上百隻的「非」脊椎動物了。有趣的是,儘管單位較少、數量較少,脊椎動物在整個生物學的發展歷程中卻一直占著主導的角色。十八世紀現代分類學的奠基者林奈,將動物分成哺乳綱、鳥綱、兩棲綱、魚綱、昆蟲綱與蠕蟲綱六大類,而其中被正式命名的四千多個物種裡,絕大多數屬於脊椎動物。幾乎同一個時期,清朝聶璜的《海錯圖》,也呼應似地將動物分成介(帶殼,包含龜與蚌)、鱗(帶鱗,包含龍與魚)、裸(無毛,包含人、蛇、蚯蚓)、羽(鳳與鳥)、毛(麒麟與獸)五大類,其中脊椎動物也占了絕大多數。由此可見,脊椎動物對大眾深具吸引力。

事實證明,就因為脊椎骨在生物學扮演著關鍵角色,所以當一隻動物不具備脊椎的時候(而這樣的動物還比較多,而且多很多),這個並不存在的特徵反而成了一個最重要的特徵了——這不正是無脊椎動物的由來嗎(或至少是這個名詞的由來)?

這個有點怪的邏輯,在分類系統裡也經常被運用,例如比較原始的昆蟲是不具翅膀的,一直到演化出翅膀之前,牠們被稱為「無翅昆蟲」,像會吃書的衣魚就屬於這一類。而一些嘴部沒有上下頜的魚,被稱為「無頜魚」,這一類的魚在奧陶紀的時候很多,現在只剩下八目鰻。這樣的分類概念,都是用發生在B類生物身上的演化事件來定義A類生物--這個想法算不算「穿越劇」?因為,我怎麼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事啊?我怎麼會知道別人家發生什麼事?

生存的模式多得很,一切都是策略的運用

時間有先後,但演化卻不一定要有方向。不過,在十八世紀法國生物學家拉馬克為主流的演化觀念裡,演化真的是循序前進著:細菌一定會演化成植物,環節動物一定會進入節肢動物,魚類一定會登陸變成兩棲爬蟲類,老鼠一定會變成猴子,而猿猴一定會變成人……一切只需要等待,演化就是輸送帶似地前進再前進,而且還非前進不可。在拉馬克的想法裡,所有物種「殊途同歸」,都走一樣的路,並且只有一條路;不同的生命形式只是起點不同罷了,人類起源的最早,鳥類跟在後面,魚類在中間,而細菌才剛剛出現--如今,這是一個很有趣、深具啟發性,但卻已經不被接受的宇宙觀了。

一隻沒有脊椎的動物,就像一隻沒有上下頜的魚,就像一隻沒有翅膀的昆蟲,牠們其實也活得好好的,不是嗎?自從寒武紀大爆發後,多細胞動物分道揚鑣,環節動物、節肢動物、棘皮動物、脊椎動物各自發展,縱使有共同的起源,但是自今而後,不同類群之間也是依著各自的策略適應與生存;無脊椎動物類群並沒有非得再演化出類似脊椎骨的構造不可。生存的模式多得很,一切都是策略的運用罷了。

無脊椎動物不是還沒進入脊椎動物的前驅動物,就像無翅昆蟲才不是還沒長出翅膀的預備種。天生我材必有用,這個就不用分類學家多操心了。

【青春名人堂】上田莉棋/城市動物
上田莉棋/聯合報
住在蛋黃區的我,周遭沒什麼綠化設施,在鋼筋森林圍繞下,幾乎沒自來動物。小時候有鴿子飛過,停在冷氣機上,我就興高采烈地跑去米缸抓起大把米餵鴿;那時動保知識比較貧乏,沒想過不應干預動物自然生態,也不懂餵鳥帶來的衛生問題,只是後來冷氣機上積了太多鳥糞才被媽媽制止。

最近有位朋友的姪女收養了兩隻雛燕,原來燕子媽媽在她們鄰居的陽台築巢,孵出五隻雛燕;但那惡質鄰居竟嫌鳥吵,趁燕媽媽飛去覓食,把巢硬生生打下來,可憐其中三隻當場跌死,朋友急忙把生還的兩隻救走。本來想找專業的動保團體來接收,但正值疫情居家工作下,沒得到回應,就自行買蟲子、上網學養燕子。而兩位小朋友則趁停學細心照顧燕子,又自行研究、設計,再去爸爸公司以3D打印了鳥巢給雛燕。三個星期的照護後,雛燕已自立,重歸自由了。我雖不信風水,但以此角度查書,燕子築巢具有吉神之氣,也讓小朋友上了寶貴的一課。

最近荷蘭藝術家弗洛倫泰因·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在鹿特丹設立了一隻巨型的紅狐狸,該區域Bospolder是新移民的集居地;霍夫曼認為區內居民就像這隻狐狸,追求更好的生活而遷至。狐狸約三層樓高、十六公尺長,咬著個大塑膠袋,站在尋常的建築物和電車路旁。他希望傳達「只要居民包容,不同的族群、生物都能相互為鄰」的概念。

我在馬拉威做動物保育志工時,一位倫敦女孩說冬天快到了,她想起家裡後園的野生刺蝟。因為天氣太冷,每年她都會準備小木屋和毛毯,讓刺蝟可以入內過冬。我聽了好生羨慕,竟然在倫敦也有那麼可愛的野生刺蝟。最近看新聞,原來倫敦還有過萬隻野生狐狸呢。

倫敦刺蝟的事一直讓我忘不掉,去年在波蘭住在朋友家,他的貓常對著家門叫不停,但畢竟在交通繁忙的城市,不宜讓貓自己溜達,唯有趁晚上安靜時才帶貓去附近公園踏青。不想讓貓傷到其他動物(以及亂爬上樹),一直都繫著貓繩。在昏暗的街燈下,公園的草地有一小團一小團的東西,貓怕得往我們跑,那小黑團也豎起了刺。天呀,是野生刺蝟,也算是貓引領我找到牠們呢。

常有人問我,會喜歡動物、去做動物志工,是因為小時候在山野居住嗎?沒有,我一直都是城市女孩,只是看的世界愈多,愈學著愛惜自然,了解這地球的動物需要共生。不為功利,不為需求,既然人類自比為最聰明的動物,不就更該懂得單純因愛而和動物們共存嗎?

翁淑秋/靈骨塔
翁淑秋/聯合報
終身未婚的大姊近幾年疾病纏身,健康每況愈下。她跟我說想樹葬較省事,問我:「可是已買好的靈骨塔要怎麼處理?」

姊不論是出國旅行購物,或是在市場的攤位看到喜歡的物品,都算我一份。舉凡衣服、包包、鞋子、廚房用品、健康食品,甚至於她收藏的玉石飾品都大方地送給我,雖然不一定喜歡,仍收了下來。

我常告訴自己:將就一下又何妨?鞋子小了些,多穿幾次就鬆了;包包款式不喜歡,顏色跟衣服還算好搭,就偶爾拿出來用用;面紙盒套,一個收過一個,竹編的、布縫的……總有用到的一天。

我勸大姊,不要一時衝動買東西,喜歡不一定要擁有,可是她總不理會,照常送過來一屋子的愛。掙扎後,我依然拿回家。勉強,像一陣風,吹一吹就過了,只要收下大姊的好意,滿口稱謝就沒事。

喜歡簡單生活的我想通了,使用大姊贈送的整套名牌刀叉組吃點心、水果,可以細細體會她高端的品味;被玉環圈住的姊妹情既然拔都拔不掉,就揣在懷裡暖在心裡囉!

這回這個靈骨塔,真的也要接收嗎?可我喜歡的是海葬呀!不出幾秒,聽見自己囁嚅說出:「那就給我吧!」

 
 
 
訊息公告
 
 
 
 
忘路之遠近 九九峰下毓繡美術館
幾年前,喜好文藝的朋友忽然開始流傳,出現了一間開在鄉野、難以到達的美術館。一間直扣人心的美術館,到底是什麼樣的能耐?告別喧囂大城,來到南投草屯,靜寂的九九峰山下,讓我們一探究竟。

換換角度 看見不同的風景
一直把精神放在煩惱焦慮的事上面,就看不到其他風景了。人生的道理,親自體會時,便是感悟;跟自己的生活聯結不上時,只聽別人說上兩句,無知無覺,便成八股的空話。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