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10日 星期一

【這個職業有祕密□森林護管員篇】身為女性巡山員,我不曾打退堂鼓


【北美智權報】探討專利與智慧財產權,涵蓋各國重要的侵權訴訟分析、法規解析,提供您需要的IP實務與知識! 電影、日劇、韓劇…選擇那麼多,要選哪一部?聽部落客怎麼說─最精選的部落客影劇評論就在【影劇大好評】!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08/11 第4756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這個職業有祕密□森林護管員篇】身為女性巡山員,我不曾打退堂鼓
【青春名人堂】許子漢/不卑不亢
 
 
 
心情札記
 
【這個職業有祕密□森林護管員篇】身為女性巡山員,我不曾打退堂鼓
口述/陳昱茹 記錄/林芳如/聯合報

以地為床,以天為被,巡山員不只巡山,溪流裡的魚類調查也是日常。

工作包山又包海,這份職業卻使我至今都充滿動力與熱情。

負重二十公斤與循環檔機車

大學畢業於森林系的我,從事「森林護管員」的工作已經七年。在早期,大家習稱為「巡山員」,這是一般民眾比較熟悉的名稱。想要當森林護管員,得通過兩項基本考試:一是負重二十公斤,在九分半鐘內跑或走完一千公尺;二是要會騎乘循環檔機車,如果只是會騎一般摩托車是不行的,只有循環檔機車才能克服山林野地的多變地勢。除了這兩項基本必備的體能與技能,自身還須備有山林相關知識,不僅僅是森林樹木,對於野生動物也要有一定程度的認知。

巡山員的一天從「打卡」開始

巡山員的一天,就從巡視山林開始。騎上循環檔機車深入山林,踏查所負責的山林範圍,我負責的山林腹地共廣達二千九百公頃,相當於一百個大安森林公園的面積。到了負責的轄區範圍,就需要在設立於轄區內的「卡箱」中「投卡」:在卡箱中找到與巡山員帶著的「正卡」號碼相同的「副卡」,將「正卡」投入卡箱中,並將「副卡」帶回工作站,代表巡山員已經巡視過該地。這是從以前就留下來的工作制度──有點類似於現今大家熟悉的臉書打卡吧?

巡視的重點在於留心是否有盜伐、濫墾、占用的狀況,並且防範森林火災,有時候也要做珍貴樹木的調查及巡查,若有崩塌地也需要即時回報給工作站,若碰到檔車騎不過去的地方,就徒步前往。此外,我每天還要巡視山中共育有十八萬棵樹苗的苗圃;苗圃培育的樹苗負有復育山林、造林的重大責任,也是水土保持的重要角色,因此得做好育苗撫育及嚴防病蟲害。巡山員須大致了解各種不同病蟲害的防治方法,讓珍貴的樹苗能順利生長直至出栽。巡視往往會花上大半天的時間,有時早上入山林,回到工作站時夕陽已經映紅了整座山;但對我來說,巡視山林看似辛苦,卻是能讓我放鬆而享受的時刻。

深山特遣:沒有帳篷,只有藍白塑膠布

作為巡山員,每年還會有偏遠巡視及深山特遣工作,每次為期三到五天,準備好糧食、水、各種工具,與工作站的五、六位成員們一同深入山林探查。在這段期間,是我們與山林最親近的時刻,我們必須找到水源來決定紮營地,晚間便烹煮簡單的晚餐,除了背上山的各種食物如肉類、白米、麵包等,有時會現場採摘野生植物,有一次便採摘稀子蕨的果實入菜。夜晚來臨,就將一大塊藍白塑膠布鋪在地上,並以另一片塑膠布簡單遮蓋上方,隊員們就這樣鑽入睡袋中,聽著溪流潺潺入眠。山中的夏季,溫度還不至於太過冷冽;然而冬季就不同了,往往只有五度左右,過夜便是一大考驗。

山林裡的氣候變化多端,不是每一個夜晚都如此平靜──某一次深山特遣,颱風入境速度比預測中的快,因此緊急提前收隊撤回。也曾在豪雨的夜晚,被特別響亮的溪水聲吵醒,一伸腿才發現溪水已經漲至腳邊,隊員們趕緊收拾好物品,在溪邊枕戈待旦,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一夜未眠。巡山員的工作面臨一定的風險,有時甚至危及生命安全,這或許是一般民眾所意想不到的。

不只保護山林,還要追及野生動物的足跡

山林裡不乏給巡山員的挑戰,例如工作站的同事曾經遇過虎頭蜂,又或是我自己也曾遇過胡蜂攻擊,被螫咬的疼痛至今仍記憶猶新;或是山林裡常見的咬人貓以及各種蛇類;為此,巡山員也要懂得如何避免自然中的危險,例如不要誤闖蜂區,若看到巡邏蜂或聽到那有如直升機聲響的虎頭蜂,就要即時走避,避免招來致命的螫咬。

然而,山林裡也總是不缺各種友善的動物身影。我目前所在的烏來工作站,不時會聽聞竹雞的叫聲,常見到山羌的足跡,有時還有山羊。因此,野生動物的監測也是巡山員的工作之一,包括溪流裡的動物──在我巡山員的經歷中,熊空溪與蚋仔溪的魚類調查也曾是日常。

巡山員的工作內容可以說包山包海,作為一名女性巡山員,自進入林務局工作後,因為與也是長期任職巡山員的夥伴們一起努力,團隊的凝聚力使我至今對這份工作充滿動力與熱情,也與這片山林有了深厚的感情,印象中似乎不曾萌生打退堂鼓的念頭;難以割捨山林的日日相伴,這份職業我會持續到退休的那一天吧。

●陳昱茹,桃園人,畢業於國立嘉義大學森林暨自然資源學系。自民國99年起,陸續服務於林務局新竹林區管理處滿月圓國家森林遊樂區、烏來工作站,迄今十年。

●「這個職業有祕密□森林護管員篇」由鏡文學與繽紛版合作策畫,今天的文章讓你對森林護管員有了什麼新認識嗎?或是你曾與他們有過怎樣的互動?歡迎來稿和我們分享,稿寄:benfen@udngroup.com,前三名刊出作者可獲得海德薇《山神》(鏡文學出版)一本。

【青春名人堂】許子漢/不卑不亢
許子漢/聯合報
兩周前的「青春名人堂」,我說,在分享秋野芒的故事時,常常被問到劇團為什麼叫「秋野芒」?另一個常被問到的問題是,怎麼會開始做這件事?答案或許會令你很失望,其實我不是自願的。

在東華大學和學生演戲十幾年,也想過做兒童劇,但真的做,是因為配合別人的活動;做了以後,又到國小去演出,是因為別人的邀約;開始到偏鄉國小巡演,是因為有別的老師承接了教育部要去偏鄉執行的計畫,叫我一道去演戲。那時我在花蓮生活了十幾年,並不關心偏鄉,並不認識那些離我咫尺之遠的土地。

去過之後,才發現這些土地是這麼美,那裡的孩子眼神是這麼亮,看戲時的笑聲如海妖悅耳迷神的歌唱,聽過,你就會上癮,就有了渴望,渴望再一次被那樣純真的笑聲洗滌,讓自己也有擺脫世故俗態與老氣的片刻。

然後每次演完,與我握手致謝的校長或主任,總是要說:「許老師,明年能不能再來?」

明年?經費是別人的計畫,明年不一定有;來演出的學生,只講好這學期,可沒綁約到明年。而且,還有其他學校呢?我Google了一下,花蓮就有104個小學,我能去幾所呢?兩所、三所,或者十所?那其他學校呢?還有外縣市!這不可能,這麼多地方,多花時間,要錢又要人,我不行的。

但總是有什麼聲音在腦中盤桓不去。像海妖的歌唱。

年底,最後一堂文學史的課,講到清代的小說。我在台上說著曹雪芹、吳敬梓,這些小說家一生窮愁潦倒,卻堅持理想,沒有向現實屈服,完成了這些偉大的作品。我眉飛色舞說到一半,突然說不下去了,我又聽到那像海妖一樣的歌唱:「許老師,明年能不能再來?」

「堅持理想,沒有向現實屈服」?我剛是這樣說的嗎?我背上冒出冷汗,看著台下明亮而疑惑的眼神,突然問了一個問題:「有沒有人看過《約翰□克利斯朵夫》?」--這門課不是中國文學史嗎?學生可能以為老師瘋了!

對,那是法國小說,羅曼.羅蘭花了二十五年寫成的,故事主角也叫約翰□克利斯朵夫。我不記得故事細節了,但我永遠記得小說的結尾。主角在一生的苦難、奮鬥後死去,然後看見了一條河。聖者克利斯朵夫(與書中主角同名)在黑夜中,背著一個沉重的孩子渡河。河水湍急,渡河危苦,終於黎明降臨,克利斯朵夫用盡力氣,登上彼岸。回頭問肩上的孩子:「孩子,你多沉重啊,你究竟是誰?」孩子答道,「我是即將來到的日子!」

三十年前讀這本小說時,那個雖然渺小卻無所畏懼的自己又回到眼前。彷彿可以任意跳上一列駛過的火車,在任何不知名的車站下車,迎接不可知的未來。

念大學時,我只參加過一個社團,那是一個到育幼院工作的社團。這個工作常有挫折,社團成員間常有激辯,但卻是我大學生活裡學習成長最多的地方。畢業前夕,我在社辦看到一位學姊寫下這句話:「如何在明瞭自己於社服崗位上力量的微渺後,仍能不卑不亢而滿懷愛心。」不卑不亢,說得真好!這是我離開大學帶走的,最重要的一句話。

上完最後一堂文學史的這晚,我寫了一篇文章,題目就叫「彼岸旳光明」。不管肩上的孩子有多沉重,不管自己的力量多麼微渺,我們都要不卑不亢,勇敢地朝彼岸前進。

是的,明年,秋野芒會再來,希望,每一年都會再來。我這樣回答了那海妖的歌唱。

●本文作者創辦秋野芒劇團,帶領東華大學的學生志工,為國小學童進行公益演出。想用行動支持秋野芒劇團?詳情請見:https://cymwish.eu.org/front/

 
 
 
訊息公告
 
 
 
 
天氣熱沒食慾 開胃偏方有用嗎?
夏天多吃口感偏苦的苦瓜、芥菜、蓮子心、芥藍,可清熱消暑?多吃鴨肉、番茄湯、生薑、紫蘇或冰酒釀,有助散熱降火?本文帶您檢視網路常見的清熱開胃偏方,看看中醫師和營養師怎麼說!

日本東北人氣景點山寺 登上1500階梯飽覽美景
十月下旬來到山寺,整體來說還是以綠色主調為主,登高望遠看著遠方的山巒綿延起伏,迷你的小鎮有我們稍走過的足跡,鐵軌、車站、寶珠橋盡收眼底,甚美!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