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15日 星期三

【這個職業有祕密□法官篇】小老虎法官/法官不語的都市傳說


【Career職場情報誌】提供職場趨勢脈動、成功人士專訪介紹、學習進修課程等內容,讓你提升職場競爭力! 橫跨東方與西方的資訊撞擊,【英語島電子報】最適合想在英語裡找到知識、趣味和品味的商管人士。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07/16 第4737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這個職業有祕密□法官篇】小老虎法官/法官不語的都市傳說
【珊海經】布朗尼飛魚/發號獅令取得鮮魚
【青春名人堂】印度尤/半個印度人
 
 
 
心情札記
 
【這個職業有祕密□法官篇】小老虎法官/法官不語的都市傳說
小老虎法官/聯合報

向他人介紹自己從事法官這個工作時,常使人摸不著頭緒;一樣是司法相關的職業,一般人似乎對律師、檢察官比較熟悉。例如,談到律師,大家至少知道律師是替人辯護的(當然律師工作遠遠不止如此);提到檢察官,腦海會想到追訴犯罪、懲奸除惡的公義形象;但,提到法官,除了恐龍不恐龍的標籤外,更多的是困惑:這群人葫蘆裡賣什麼藥?審判的工作明明就是處理民眾的日常,怎麼談到法官就變得離現實太遠?平常透過媒體看到、聽到的資訊,似乎都只夠描繪出法官的模糊輪廓,會有這般落差,是法官愛搞神祕,還是中間存在什麼誤會?

●法官不語,究竟指的是什麼?

「法官不語」或許是這種現象的成因之一。為何敢講得這麼篤定?因為我自踏入這個體制後,從職前養成到正式分發,一路走來,無論是上課的老師、帶領你熟悉實務工作的學長姊們,都會在無形中透露出這種氛圍。彷彿法官就是一個無聲的團體,除了儘量不要讓人知道你在當法官,也最好不要跟社會大眾有所往來(跟個案當事人不能接觸自然不在話下)。

我當時對這樣的情形滿腹狐疑,追問後也只得到「法官不語」四個字。不過,那時是小菜鳥,年輕人終究是年輕人,所以就算百般不願,也得習慣這種氛圍,似乎你一旦當上法官,就要和世界保持「社交距離」--比起現在民眾為了疫情才如此自我要求,法官界可稱得上是超超超前部署了。

「法官不語」究竟指的是什麼?我的理解是:法官對於手中的個案,不該在案件確定前對外發表相關評論。如果要問這四個字有沒有什麼白紙黑字(法律人最愛講這套),在法官倫理規範上是這麼說的:「法官對於繫屬中或即將繫屬之案件,不得公開發表可能影響裁判或程序公正之言論。」因此,若問當了法官是不是就該不說話?至少在該法官承辦的個案上確實有這樣的要求,這也是對於公平審判和法官個人言論自由折衝下的結果。看官們想一想,若今天有一位法官對於自己手上的個案公開評論、誇誇其談,很難避免招來「預設立場、說法偏頗」的質疑,也讓人對法院公平正義打上問號,這可就真的母湯母湯!

●適時的表態,能帶給大眾理解議題的機會

看似嚴格的限制,難道都沒有例外嗎?事實上,在法官倫理規範裡面也設了一個緩衝:「依合理之預期,不足以影響裁判或程序公正,或本於職務上所必要之公開解說者,不在此限。」一下子說不能談到自己審理的個案,一下子又說可以公開解說,乍讀之下弄得人好亂。其實,比較好理解的角度,便是各法院在大眾比較矚目的案件宣判後會發出的新聞稿。

畢竟,判決是法官對於個案做出的決定,也是審判的核心,外界檢視司法時往往最先看的便是判決,但判決是法律適用在事實後的結果,會出現專有名詞,還有針對個案爭議的說理過程,往往具有一定篇幅,要讓外界第一時間明白判決內容,避免在媒體報導時被斷章取義,這時判決的新聞稿就是個對外溝通的好工具。

工作了這些年,我感覺過往法官群體對「法官不語」或有所誤解,甚至把它當作綁住自己的枷鎖,像是不能被提起的佛地魔,使得群體似得了失語症。然而,只要了解「法官不語」規範的目的,知道什麼可以談什麼不可以,對審理個案以外的各項社會議題表示意見,我認為並不是壞事。法官也是人,適時的表態,能帶給社會大眾理解議題的機會,這樣的司法與社會對話,不僅不會讓人覺得有什麼司法不公,反而讓人明白法官也在人間煙火中。

作者簡介:小時候的夢想就是當法官(真心不騙),真正踏入這行後每天兢兢業業,卻發現這工作老被外界指謫與謾罵。這樣的困境需要解方,開始相信揭開法官的神祕面紗會是其中一種方法。

【珊海經】布朗尼飛魚/發號獅令取得鮮魚
布朗尼飛魚/聯合報

獅子魚是頂級掠食者,牠不以速度追捕獵物,也非以毒麻痺目標,牠會慢慢游到礁石接近小魚群,在電光石火瞬間張口。

水下可見到獅子魚獨行,也可目睹小群集結,而研究人員發現當多尾獅子魚同時出現,會伴隨擺動胸鰭的行為,然後開始獵食,猜想其中必有蹊蹺。

為驗證舞鰭和覓食的關係,研究人員在實驗室布置水缸和小魚群,放入斑馬短鰭簑□,當牠發現小魚之後,再放入另一尾斑馬短鰭簑□。

這時候,先釋入的獅子魚會輪番舞動胸鰭招呼同伴注意,並朝向小魚群游動,吸引對方加入獵食團隊。當兩隻獅子魚合作獵捕時,會展開魚鰭像網一般包抄小魚,然後輪流分食獵物,並不獨占資源。有夥伴一起覓食的成功率遠大於獨自捕獵,而更有意思的是舞鰭邀獵訊號也可以傳遞給不同種的獅子魚(觸角簑□),並且合作成功。

作戰時指揮官發號施令,士兵莫敢不從,以收克敵制勝之功;獅子魚是揮舞「軍鰭」發號「獅令」,邀請夥伴加入,目標則是取得鮮魚。

【青春名人堂】印度尤/半個印度人
印度尤/聯合報
「我是半個台灣人唷!」

一個在中研院工作的印度朋友這麼對我說,我笑著回他:「我也是半個印度人唷!」這時候,印度朋友笑了起來,頗具深意地回:「半個,就夠了!」

在印度生活工作八年,印度儼然是我第二個家,有些人會半開玩笑地說我已然是「博士班畢業」,在新德里這樣一個台灣人常駐人員僅一百多人,且任期經常兩三年就一輪的城市裡,我確實可以稍稍地「倚老賣老」;剛滿三十歲的我,年齡肯定是個晚輩,但論起在印度的年資,應該能和許多前輩坐在同一排。也因為駐外記者的工作,我跟著當地的團隊一起上山下海,接觸印度社會的各個層面與階級,食、衣、住、行甚至是思考模式,若沒有變得像印度人,也變得「有點」像印度人了。

變得像印度人是用手吃飯嗎?還是喜歡遲到?甚至是舌粲蓮花在街頭招搖撞騙?倒也不是如此,我覺得半個印度人反而比較像是理解印度的「為什麼」。我們總是覺得和我們不一樣的事情沒道理,特別是印度這樣一個與我們心理距離遙遠,又被賦予了無數層神祕面紗的國家。可是,每個國家都有它自己的道理與秩序,「沒道理」其實就是一種否認,也是一種拒絕接觸。

我總告訴朋友,在印度生活絕對不能失去幽默感,不然會過得非常痛苦;現在還想加上一句:在印度若無法反向思考,去理解追溯印度的思考邏輯,則會過得異常憤怒。

我身體裡的半個印度人,並不是學著去騙人,而是學著去談判;不是變得厚顏無恥,而是反思儒家教育帶給我們的溫良恭儉讓與歹勢文化;不是拒絕遵守規則,而是試著不要這麼容易接受所謂的正確答案;不是永遠天馬行空的高談闊論,而是學習不要這麼輕易地認定一件事情絕對不可能。我很喜歡印度朋友的那句「一半,就夠了」、略帶自嘲的語氣,反映出印度人對於自己在其他國家的刻板印象,是了然於心的。當然,這其中有事實也有誤解。

印度的優點和缺點其實都是同樣的,很多時候台灣也是如此。我喜歡印度的不可思議,但這僅限於驚喜的時刻,而不是驚嚇的部分,但不可思議怎麼只能有好而不能有壞呢?就如同我總對台灣的人情味感到自豪,卻也能明白鄉愿所帶來的惡果;我喜歡台灣極佳的服務品質,卻也憎恨近乎瘋狂的巨嬰。

或許,不只是印度一半就好,台灣也是一半就好。留存著自己好的那一半,並學習其他國家好的那一半。我是半個印度人,他是半個台灣人,就好。

 
 
 
訊息公告
 
 
 
 
垃圾比魚多 台灣海洋在求救
2019年春初,黑潮開始針對台灣受創最嚴重的東北及西南海域,進行史上首次跨季度海洋調查。經歷400多個日子與十多次航程後,初探調查結果在日前出爐。此刻,他們迫切的想告訴所有人:大海,在求救。

紫禁長塹 天子腳下的門禁
除卻故宮、天壇和天安門廣場,一道道蜿蜒於高丘低壑間的長城古老建築群,無疑也成為東、西方遊客抵京之際,必定躬身造訪的歷史景點。千百年來天子腳下的門禁,於今正式向全球開敞了。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