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22日 星期三

【生活進行式】王詩雨/你明明可以相信自己


【非凡商業周刊電子報】掌握最新財經資訊,分析國內、外總體經濟,現今當紅產業剖析,個股研判相關報導。 【NOVA情報誌】帶你進入多采多姿的3C世界,每週主題深入探討,讓你輕鬆掌握最新的電腦與數位產品資訊!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07/23 第4743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生活進行式】王詩雨/你明明可以相信自己
【青春名人堂】林力敏/非愛情午後
周笑華/我家大哥
 
 
 
心情札記
 
【生活進行式】王詩雨/你明明可以相信自己
王詩雨/聯合報

年輕人與作家

很多時候,我們習慣聽從別人的安排,遇到問題也總是直接從別人那裡獲得幫助。可是,別人的建議只屬於友情提示;只有你,才是自己人生的真正導演。

一位年輕的文學愛好者苦心撰寫了一篇小說,請一位作家點評。因為作家的眼疾發作,年輕人便將作品讀給作家聽。讀到最後一個字時,年輕人停了一下。作家問他:「結束了嗎?」

年輕人聽了,揣摩起這句話:聽作家的語氣,似乎是意猶未盡,還在渴望下文?於是,他的熱情瞬間被煽起,靈感噴發,說道:「沒有啊,下部分更精采。」之後,他以自己都難以置信的構思敘述下去。

當年輕人又讀到另一個段落時,作家又問:「結束了嗎?」年輕人心裡琢磨著:作家一定覺得這部小說實在太勾人魂魄,簡直教人欲罷不能了。於是,他的創作熱情再次被點燃,一而再,再而三地接續、接續……最後,電話鈴聲驟然響起,打斷了年輕人的思緒。

這通電話是找作家的,看來非常急迫,作家匆匆準備出門,並對年輕人說:「其實,你的小說早該收筆,在我第一次詢問你的時候就應該結束。何必畫蛇添足?果斷可是當作家的根本,否則拖泥帶水,怎麼打動讀者呢?」

聽了這番話,年輕人後悔莫及,覺得自己的個性就是太容易受外界左右,恐怕不是當作家的料。不久後,這位年輕人又遇到另一位作家,當他羞愧地談及這段往事時,誰知這位作家驚呼:「你的反應如此敏捷,思維如此敏銳,編造故事的能力又如此強,這些正是成為作家的天賦呀!我相信你的作品一定會脫穎而出。」

自己的命運需要自己抉擇

人的一生,有很多不同的機會,會接觸到形形色色的人,他們的言行難免會影響到我們的自我判斷。而遇事沒有主見的人,不知道自己能幹什麼、會幹什麼,就像牆頭草,沒有自己的原則和立場。雖然說,凡事很難有一個定論,可以多參考不同人的意見,但是這些意見永遠也不能代替你自己的主見。更何況我們在聽從他人的同時,其實也是一種自我的喪失。

每個人從呱呱墜地的那一刻起,就是帶著人類與生俱來、最偉大的智慧而來,慢慢長大後,種種「社會化」卻讓我們忘了那些智慧,反倒學會了用所學的「知識」否定自己看到的事實。久而久之,外界的規則、他人的標準取代了我們的本能,成為衡量自己的新標準,遇到問題時,也不習慣自己尋找解決的辦法。

其實,只有你能對自己的命運負責,自己的命運需要自己抉擇。如果去問別人,這麼做好,還是那麼做好,所得到的答案都是不靠譜,也沒有意義的。因為「主見」就像是一位導師,可以為站在人生十字路口和關鍵時刻的你指點迷津。當然,你覺得選擇這個好,就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這就叫「願賭服輸」。

生活中,很多人總是一味從眾,不能看清自己的狀況,不去考慮做的事情本身是否正確,缺乏自己的判斷和主見,結果讓別人牽著自己鼻子走。事實上,一個人要有主見,具備判斷是非的能力,才不會被別人的意見所左右。愛因斯坦曾說過:「學會獨立思考和獨立判斷比獲得知識更重要。不下決心培養思考習慣的人,便失去了生活的最大樂趣。」

人的一生,總有一些事情必須自己做,甚至連至親都無法替代。所以,追隨你的熱情、你的心靈,不要活在外界的輿論中,靠自己的腳走路、用自己的腦袋思考。有一天,這將打開你心靈的枷鎖,讓你重新做回真正的自己,那個簡單而強大的自己。

●摘自發光體出版《你這一生要努力的,就是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青春名人堂】林力敏/非愛情午後
林力敏/聯合報
雨淡淡地下了。世間的哀愁在淋落,我不太哀愁。一輛機車在靠岸,是我愛過的人騎的,往事全淡忘了。

那輛機車走後,我走去便利商店買一罐啤酒。一罐苦,一段苦。天空在哭,而我在笑。我在笑往事偶爾不肯饒恕我。稍晚淋著淡淡哀愁進肯德基,因為當年分手前情人愛吃。晒滿黃光啖蛋塔,快樂是薄脆的,往事是碎屑碎了一桌子。淚一點一點在窗玻璃滑落。

「買點玉蘭花好不好?」有個小妹妹出現在桌旁。她衣服舊舊黃黃。接著被店員趕出去了。我望著她在店外的身影,忽然追出去,塞給她三百多塊,叫她錢收好,花拿去送人。她哭笑著抱抱我,在馬路邊一輛輛車攔下來送花。

我望她送花,分送善意。花在城市這角落散開,像記憶在人生開枝散葉,散葉成此刻的我。

待她輕快走遠,我坐回筆袋占的位,繼續淋回憶的雨。半輩子的雨落完,抬頭,對角線另一端的座位撒了薯條,桌上四五根,地上一大攤。回憶裡情人是做過服務業的。我拿起餐盤往那桌走去。

彎下腰,撿冷澀薯條進餐盤。因為我想店員也需要被疼惜。若我不撿,某個店員得撿。當然這是工作,但那店員或許也有情人。我想像我是那店員的情人,幫著從地板把薯條一根根撿起來。把愛一根根撿起來。

撿完不洗手就回座,盯著一根根黑灰指頭微笑。愛可以是一種蔓延,從特定對象蔓延往全宇宙。在蔓延裡我重返當年對情人的善待與錯待。對於善待,有些後悔沒做得更多。也許當年我不只愛情人,還愛那個,為愛善良的我。

正如此刻愛那個指頭黑灰的我,雖然明知明日我又會落回冷漠。

至於今日,情人是來送還我十四年前留下的小木架子。這些年堆在情人舊家的空房間。我接下架子時想,當年曾想建立什麼,早已落空,只建立了現在的我。可這就是愛情最好的建立。 

最後我傳訊祝福情人。愛情不是一種關係,是一種狀態。出店門,簷外雨後夕陽。夕陽是遲來的快樂,褪去的快樂總是向晚。當回想十四年前,先感到好老好老,漸漸變新變銳利。歲月在大家忘記的時候老去。現在我想起又年輕了。

當年跟情人在肯德基做過什麼?我不記得。大概是幾個簡單午後,發生三兩小事,沒有人會忘記,因為沒有人曾記得。可我想記得現在這下午,替跟情人的回憶接枝一把花。分手多年後新添的回憶,好無意義又好有意義。

女孩不見了,店員不撿了。雨減了。我好開心在收下小木架子時把一個禮物塞進情人手裡。好開心指頭正開黑黑灰灰花朵。在新綻開的回憶裡,我好年輕,好輕,輕快走在路上把這條路走成人生的入口。

我好像在愛情裡,因為明明不在愛情裡。

周笑華/我家大哥
周笑華/聯合報
我家大哥與我沒有血緣關係,但他成為我家成員卻比我早。大哥兄妹三人是我家在中國大陸(佛山)的鄰居,他生母於小妹出生不久後病逝,在香港從事金飾生意的父親於家鄉續弦娶了年輕妻子;爾後,後母虐待前妻兒女,把丈夫寄回的錢與朋友花用,不顧孩子溫飽。家母雖暗中以食物資助,但若被這位後母發現,孩子便要遭拷打,大哥常因護著弟妹而受傷。

抗日戰爭爆發,香港淪陷,收不到父親寄回家鄉的錢,後母打算把三兄妹賣到偏遠地區。大哥深知今天分散被賣,他日兄妹重聚渺茫;於是,他帶著弟妹哀求家母收留。我家是經營手工藝品(金花)加工出口小生意,非有錢大戶人家,且已擁有三個女兒,戰爭期間生活也非常艱苦,可家母憐憫他們的遭遇,答應他們暫留我家,相約彼此共體時艱,在民生物資不足的情況下,能撐多久就多久。就這樣,我家成為他三兄妹的寄養家庭,幸得也安然度過戰爭時期。大哥的小妹與我大姊同年,家母要我們姊妹稱呼他們兄妹為大哥、二哥和霞姊,公認他們是我家成員。

抗日戰爭結束,大陸易幟後我出生,同年家父過世。稍後香港時局漸穩定,家母委託水客(帶貨人員)把大哥送回他父親身邊,學習珠寶鑲嵌手藝。次年用同樣方法把二哥送去香港。但其父拒收霞姊,理由是女兒太小,他無暇照顧。直至中國大陸掀起土地改革、三反、五反、公私合營、大躍進等運動,家母覺得非久留之地,便作保先為霞姊申請到香港與父兄團聚,並告知其父,小女兒已長大,她能顧己也能顧別人。算一算,霞姊在我家度過十八年。之後,家母以到國外接洽生意為由逃往香港,數年後二姊和我也逃往香港。這時候,大哥是首飾鑲嵌技工,他結婚時大嫂以婆媳之禮待家母,對我則以小姑相稱。每逢見面,大嫂必為我準備好吃的糕點。

歲月如梭,姊姊們相繼結婚自組家庭,我則赴台灣升學、工作及結婚,留家母獨居香港,只寒暑假回娘家探望。大哥的兒女長大且往國外求學,不幸大嫂車禍過世,大哥不願與兒女同住,獨守老家,也在這期間度過一段假日陪伴家母的日子。

二十多年前我把家母骨灰送回香港安置,大哥、二哥全程參與喪禮(霞姊已離世),追懷家母恩德。昨夜二姊來電告知大哥走了,因新冠肺炎疫情我無法回香港送大哥最後一程,以此文追思悼念。

 
 
 
訊息公告
 
 
 
 
揭開日本黑暗面的導演
是枝裕和說,他的電影含蓄地批評了現代日本,探討孤立、社會隱形以及伴隨職業成功而來的靈魂麻木,內容引發了許多的討論。《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描述了四個年幼的孩子被母親遺棄在東京小公寓的故事。

為愛朗讀 用故事的力量擁抱孩子
媽媽們,有多久沒坐下來跟孩子念一本書?這次找來名人親子,分享如何透過閱讀經營親子時光,更邀請到努力為童書、兒童劇團付出的說書人,談談他們的初衷。陪伴孩子,不只有玩樂,共讀的力量遠比你想像得還要大。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