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25日 星期一

【閒話吃喝】乳拓奇/無名的滋味


閱讀幾米繪本,經歷心靈的旅行,再到生活的各種新嘗試,【幾米Spa電子報】將成為你最溫柔貼心的陪伴。 除了愛河、城市光廊外,高雄還有哪些好玩地方?【KH STYLE高雄款】帶你瞭解當地吃喝玩樂好去處!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05/26 第4702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閒話吃喝】乳拓奇/無名的滋味
【圖個簡單】Ada/媽媽牌絲瓜水
【話題徵文:放不下的玩具】愉凡/廚房模型玩很大
【青春名人堂】上田莉棋/消失的火地人
 
 
 
心情札記
 
【閒話吃喝】乳拓奇/無名的滋味
乳拓奇/聯合報

轉眼喝得一滴不剩

我想很多台南人都有這種困擾:身邊的朋友突然冒出一句:「欸,我這禮拜要去台南耶。」接著就期待從你那得到一些口袋名單。然而,這個時候你會充滿矛盾,不知該從何推薦起,甚至有點不太想推薦,因為那只是你吃習慣的幾家店--至少,我就是這樣。不過,一聽見你說:「只是自己吃習慣的幾家店。」對方就會更興奮,因為他渴望的就是這樣的名單,尚未被觀光客攻占的那種。

近年被網路瘋狂哄抬的溫體牛肉湯,被描述成「凌晨就要去排隊拿號碼牌,吃下去有滿滿感動,覺得排隊兩小時很值得,這輩子一定要吃一次」等等。但,實際上,牛肉湯在我們小時候是很昂貴的食物。從我有記憶以來,它就已經是一碗一百元附肉燥飯的價格;而對比現在也被哄抬的小卷米粉,當時應該是四十元左右,就知道牛肉湯根本不是沒在賺錢的台南小孩吃得起的。

真正愛上牛肉湯,應該是在剛退伍的那期間,有次和前輩出外景拍攝,半夜兩點左右才回到台南市區。前輩提議順路吃個消夜,便帶我們來到交流道附近一間不起眼的小店,當時那一碗簡單的牛肉湯徹底療癒了我,讓整天的辛勞瞬間蒸發。雖然離我家有一段距離,但後來每次回南部,我都會特別騎摩托車過去。

有時候,即便已經和家人吃過飯了,有點飽,可是喝了一口湯就會強迫開胃。夾一片還帶著半熟粉色的溫體牛肉,沾點熟悉的豆瓣與醬油膏,混和蔥與薑絲放入口中,你怎麼可能不扒幾口飯?湯剩下一半時,再倒入桌上必備的米酒,味覺再度昇華,轉眼喝得一滴不剩。

瞬間消滅一碗白飯

大部分店家都會提供肉燥飯,有些還有特製的牛肉肉燥,但我還是喜歡點白飯,味覺比較純粹。肚子沒那麼飽時,我通常會多點一盤芥藍炒牛雜,那清脆的芥藍菜、嚼勁十足的各種牛雜,拌入沙茶清炒迸發的滋味,實在是傑出的一手,瞬間又消滅一碗白飯。

後來有機會與老闆認識,偶爾聊幾句,發現他對自家口味也是充滿驕傲與自信。湯頭除了基本的牛骨、洋蔥、高麗菜心、菜頭之外,他還加入土鳳梨增加特殊的甜味,還有一些中藥材增加細膩的口感,也兼顧營養價值。對於肉的處理也很講究,例如牛背某個部分的肉,採取逆紋向的切法,油花分布才會均勻,燙熟後香氣特別足又有嚼勁。老闆說別看這間店小,從他爸開始做起,也是幾十年的老店了。剛接手時他也考慮過擴張,但台南賣吃的店這麼多,堅守住原本的口味與品質已很不容易了,所以直到現在他還是定量銷售,賣完就關店休息。

對於老闆的堅持我點頭如搗蒜,畢竟很多店在網路上爆紅後,常會引來一波排隊人潮,無法維持本來的品質。曾經有家我也滿喜歡的牛肉湯,本來連名字都沒有,爆紅後不但重新裝潢、換上醒目的招牌,也改變了營運方式。某次帶老婆去回味,結果湯不夠熱,肉也顯得比較老,讓人大失所望。

記憶中美好的滋味被蒙上了陰影,之後我便再沒有去過那家店,不曉得它如今是否人潮依舊?只能說,口袋名單又被觀光客攻陷一間,就像我從小吃到大的小卷米粉,由於每次經過都排著長長的人龍,已經三年沒嘗過了。

唯一欣慰的是,從它持續不退的熱度看來,老闆應該有守住品質。不過,不喜歡排隊的台南人也就此吃不到了。

【圖個簡單】Ada/媽媽牌絲瓜水
文□圖/Ada/聯合報

每年到了絲瓜栽種季節,媽媽總會在靠近灌溉溝渠的菜園角落種上幾株絲瓜,然後天天澆水,看絲瓜藤枝繁葉茂。當瓜果成熟,固然欣喜,但媽媽更期待的是瓜期末了的另一個收成:媽媽有四個女兒,從姊妹們懂得擦點保養品開始,我們臉上的第一道護膚品就是媽媽牌絲瓜水。

媽媽收集寶特瓶、仔細清潔晾乾,然後一個個固定在絲瓜老藤切口下,慢慢地收集一滴滴絲瓜露。為了讓絲瓜藤出水量多些,媽媽早晚會像農夫巡田水般去澆水和檢視。一瓶一瓶的絲瓜水在沉澱幾星期後,需再過濾沉澱物換到新瓶,如此重覆幾次,媽媽牌絲瓜水才算大功告成。

多年來化妝台上的保養品一直在變換,有時是禁不住推銷或贈品誘惑而採購,有時是因為膚況改變而更換,有時純為了嘗新,但就是沒有一款保養品能像媽媽牌絲瓜水一樣,在我們化妝台上屹立不搖。

【話題徵文:放不下的玩具】愉凡/廚房模型玩很大
愉凡/聯合報
童年時光最愛玩的就是「扮家家酒」,廚房用具模型做得有模有樣,討人喜歡,連塑膠製蔬果都非常逼真,一直是我熱愛收集的玩意兒。

每當玩具店裡又上了新貨,我便驚喜連連,纏著媽媽非買不可。媽媽是我最初的玩伴,我不是當商家老闆就是反過來扮演媽媽的角色,學習煮飯炒菜端盤收碗的樣子,儘管玩具裝滿好幾大箱,依然欲罷不能。

長大成人擁有真的夢幻廚具可使用,我還是鍾情模型玩具,愈玩愈大、整套收集起來絕不手軟,往往一玩就忘了時間,沉迷程度連孩子都看不下去。拼裝擬真模型趣味橫生,是我無法斷捨離的玩具,樂當不老玩童。

【青春名人堂】上田莉棋/消失的火地人
上田莉棋/聯合報

離開了南極後,我回到智利南部。我喜歡了解中南美洲的原住民族,覺得他們的傳統服裝都很有趣,色彩繽紛,手工精細。相對於其他南美國家,像祕魯、厄瓜多、玻利維亞,智利的原住民族人口相對少,旅遊區也鮮見穿傳統服裝的當地人。

南半球的末端該是嚴寒的地帶,但智利最南之地偏稱為火地島(Tierra del Fuego),據說是探險家麥哲倫在天地蒼茫中航海時,看到陸上原住民點的火把如磷火、如流星而命名。今天來到這一帶,定必能在紀念品店看到造形古怪又有點可愛的人形公仔,通常是紅、黑、白色為主;我沒有不敬的意思,但公仔有點逗趣的動作像跳舞,又帶幾分奧運或世界博覽會吉祥物的樣子,頗具日本搞笑節目人物的打扮。以我們慣常的眼光,很難想像這是真正存在過的智利火地人(Selk'nam,又稱奧納人)的傳統服裝。

我帶著盼望,想親眼見識火地人,可惜在南部一個偏遠的小鎮上,只有個小小的博物館,最後一位純種火地人已在1974年離世。雖然在智利仍有兩百多人具有火地人的血統,但無論是火地族的語言、習俗也早已在上世紀灰飛煙滅。當地導遊說,火地人原是母系社會,直到一天男性受夠了社會地位低而反抗,就開始穿起兇狠的打扮(明明是可愛吧),在赤裸的身體上塗滿紅、黑、白色外,也畫上圓點或條紋狀(以現代眼光看,簡直是草間彌生和Paul Smith的結合!),頭上加尖錐帽或牛角裝飾,象徵著超自然現象的神明,來使女人臣服。雖然明信片、紀念品上總標榜火地人那奇異的打扮,實際上他們只在儀式上才做變裝,平常是以獸皮包覆重要部位;當時的人怎麼能穿那麼少來度嚴寒呀?

後來的火地女人當然知道,男人只是穿得怪異,並非真的「上身」或代表神明,但還是會配合假裝害怕,也演變成了一種傳統儀式。原來古今中外,太太都要裝笨來讓丈夫保有面子呢。

那麼有趣的民族,並不是隨時代巨輪而消失,是被滅族的。十九世紀末,歐洲人來到南美洲,在火地島一帶設立羊牧場。對火地人來說,他們不能理解牧場的概念,認為在此處的動物都是他們的獵物,可以隨意獵食。對牧場主人來說,火地人就像害蟲、海盜那般討厭,將之毫不留情地殺害。從原本估計四千名的火地人,到1930年只剩一百名,直到消失不見。

火地人的故事,讓我想起做動物志工遇到的各種動物,也是因為自然地覓食而和人類起衝突,被殺害,甚至面臨絕種的威脅。今天智利人只剩下形形色色的紀念品,來保有對火地人的記憶;有一天,又有多少的物種,得靠我們以紀念品和照片來懷念呢?

 
 
 
訊息公告
 
 
 
 
疫想不到的自駕商機
除了自行開車、騎車的「自」駕模式以外,還有另一款「自駕」車或將成為未來防疫的新焦點。車輛研究測試中心總經理王正健認為,若從「阻絕」這個防疫邏輯來思考,各國早已積極投入的「自駕車」發展,還會因這波看不到盡頭的疫情持續加速前進。

你在會議中提出的想法 老外卻說「I am down」
在一個會議上,Kevin提出了一個新的想法,他的外國同事回應了:"I am down with it."同事們都看著他,以為老外對這個想法有反對意見。但"I am down"和字面上的意思不同,它是指「同意、理解、樂意去做」。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