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24日 星期日

【腦科先生說古今】汪漢澄/是誰讓我變胖了


【北美智權報】探討專利與智慧財產權,涵蓋各國重要的侵權訴訟分析、法規解析,提供您需要的IP實務與知識! 這一刻,科技發展又有什麼新發現?和【FIND科技報】一起在無遠弗界的資訊汪洋中遊走,盡情挖掘新知識!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05/25 第4701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腦科先生說古今】汪漢澄/是誰讓我變胖了
【青春名人堂】編輯小姐Yuli/善用時間(才怪)
 
 
 
心情札記
 
【腦科先生說古今】汪漢澄/是誰讓我變胖了
汪漢澄/聯合報

胖與吃

根據最新統計,台灣男性的肥胖比例已經超過50%,女性則逼近40%。而在全世界來說,肥胖的人的數目,也即將超過不肥胖的人,成為新的「正常」。肥胖已被世界衛生組織定義為一種慢性疾病,造成了非常多相關的健康危害,以及額外的醫療負擔。不管是為了健康還是美觀,防止過胖以及減肥,似乎已漸漸成為現代人的一大要務。各種減肥的偏方、撇步、「課程」,像雨後春筍一樣地迅速興旺,成為很大的商機。

那麼問題來了:肥胖的人,當初是怎麼把自己搞成那樣胖的呢?還有,既然都已經嫌自己胖了,為什麼不能自己減下來就好呢?

天主教的戒律中,有所謂的「七大罪」,其中的一個大罪就是「暴食」,也就是對食物沉迷,貪得無厭的意思。可想而知,古代天主教在描繪暴食這個大罪時,一定都用個大胖子當模特兒。在他們的宗教觀念裡,人會吃太多都是自己的錯,意志不堅之故,吃得愈多罪過就愈大。妙的是,在天主教會的歷史當中,暴食的胖教士還真不少,會不會他們每暴食一頓,都可以向自己懺悔一次,所以就不用怕犯下這個罪?

說正經的,暴食與肥胖,到底是不是肇因於個人的貪慾與意志不堅,錯都要算在當事人自己頭上呢?這事從道德或哲學的角度來爭論,均屬無益,因為吃的慾望與胖的現象都是人的生理,凡屬人的生理,只有科學能告訴我們答案。

我常開玩笑說,體重控制與減肥根本就不是醫學問題,而是數學問題。你吃下去的熱量超過你消耗的熱量,你就變胖,你吃下去的熱量少於你消耗的熱量,你就變瘦。所以,只要是會算算術的人,都沒有理由會過胖。不過玩笑歸玩笑,其實肥胖問題是個大學問,牽涉到極新穎的腦科學,路上走著的每一個胖子,腦子裡面都有著厲害的生理變化。

首先來了解一個問題:為什麼肥胖人口的比例是逐年增加的?難道愈近代的人胃口就愈好嗎?並非如此。

第一個原因,是由於農畜牧業技術的進步與商業的發達,食物愈來愈容易獲得,也愈來愈便宜。古代的食物來源普遍不足,除了少數王公大臣與教士想吃就吃,有資格變胖之外,一般人就算再貪吃也吃不飽,只好乖乖的瘦,這個原因很簡單,一聽就明白。第二個原因一般人比較不清楚,就是隨著時代變遷,食物的「質」產生了變化。

從上個世紀的後半到現在,我們所吃的食物,在本質上與更早以前的食物有很大的不同。食物中所含的糖分與脂肪比例,遠遠高於以往。例如含糖飲料、糖果、蛋糕、餅乾這些所謂的「高熱量而低營養」的食物,在一般人食物中所占的比例愈來愈高。這些食物與大自然產生的「天然食物」不同,我們可以把它們稱作「設計食物」。

食物與癮

科學家在老鼠的身上做了許多食物的實驗。他們模仿人類的「設計食物」,替老鼠設計了一種高糖含量、高脂肪含量的實驗食物,跟牠們平常吃的飼料(天然食物)不同。實驗是這樣的:這些小老鼠的主要食物還是「天然食物」,但間歇性的,每天有幾個小時會餵給牠們高糖、高脂肪的「設計食物」。連續幾個禮拜之後,老鼠發生一種奇妙的變化:牠們對「設計食物」產生成癮的臨床表現,包括渴求、暴食、戒斷症狀,以及情緒過嗨等等,而對天然食物喪失了興趣。

所謂「成癮」,就是大腦中的「獎賞迴路」反覆被不自然的「甜頭」刺激之後,因扭曲而產生變異,不斷渴求那個甜頭,而不計後果。不管是酒癮、毒癮,還是賭癮,只是刺激的類型不同,而最終造成的腦生理變化都差不多。上述的老鼠實驗當中,對「設計食物」上了癮的老鼠們的腦部變化,與毒品上癮的腦部變化幾乎一模一樣。換句話說,科學家可以藉著操縱食物的成分,在老鼠的腦中製造出「食物癮」。

那麼,人又是如何呢?

人腦的獎賞迴路,跟老鼠一樣,先天就會被糖與脂肪觸發。這個很容易理解,因為糖與脂肪代表著能量,人體需要能量,也需要儲存能量,所以糖與脂肪的攝取是對生存有利的。人類的老祖宗得到能量不容易,古代大自然中的糖與脂肪並非唾手可得,甚至可以說相當稀罕,所以人類的大腦就演化出熱愛糖與脂肪的獎賞迴路,一逮到機會就吃甜的跟油的,把能量存起來以備不時之需。

因應自然環境演化出來的大腦,只習慣應付大自然的食物。在自然環境中,並沒有哪一種食物是同時富含大量糖與脂肪的,所以人類就算享用了很大量的自然食物,也不會有獎賞迴路被扭曲的上癮現象。然而,自從工業革命以後,糖以及脂肪的獲取變得非常容易,並且成本低廉,人們發明了許多不是用以「生存」,而是用以「取悅自己」的食物。這些取悅性的食物慢慢地取代了自然的食物,才是我們問題的所在。

像糕餅之類同時富含糖分與脂肪的食物,因為自然界並不存在,我們的大腦先天上就不知如何應付。就好像未經人事的無知少年,乍遇身經百戰的美豔妖姬,瞬間就天雷勾動地火,愛得死去活來,愛得不顧一切。反覆嘗試之後,更會沉溺而不可自拔,只有吃到了它才能得到滿足,對任何其他的天然食物都覺得淡而無味。近年來的科學研究也確實證明,人類對「設計食物」上癮的大腦變化,跟前述實驗中的老鼠是一樣的。

高糖與高脂肪的食物會讓人上癮,對食品工業來說,沒有比這更好的消息了。舉個例子:飲料。就生存的角度來說,飲料是完全多餘的。人需要補充水分,但有什麼理由,我們要在我們的飲水當中,加入大量的糖分呢?這裡面的玄機就在於,飲料工業只要在水當中加入夠多的糖分,就能讓人的大腦上癮。對飲料上癮的人,無法再接受淡而無味的天然水,就會不斷地用離譜的高價,去購買原本應該很便宜的飲水。

糕餅類或其他的「垃圾食品」也是一樣,這些產品的共同特徵,就是高糖或高脂肪,最好是兩者兼具。它們的外型與口味可能各不相同,但全都是誘使消費者反覆吃下過多的糖分與脂肪,然後對之上癮罷了。說得極端一些,這些食品的業者與消費者之間的關係,更像是毒販與癮君子之間的關係。

這並不是單一事件。人類的飲食習慣正在消費者不知不覺中,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大量製造的高糖高脂肪(加上化學香料以及防腐劑)而低營養的「設計食物」,正在利用它們的成癮性,逐漸地取代熱量適中、高營養的天然食物,成為我們飲食的主流。從中得到好處的,是食品工業,而付出代價的,則是滿街觸目皆是的「人類胖老鼠」。

回到前面那個「七大罪」議題:「暴食」真的都是胖子自己的錯嗎?從科學的角度來看,未必。古代只有天然食物,一個人吃得太多,也許可以歸咎於他自己。但在今天,飲食是龐大的商機,一個人從孩童時期開始,就不斷被暴露到充斥成癮性「設計食物」的環境中,很難自免於大腦迴路被修改,成為另一個一輩子的「食物癮君子」。想要根本防治過度肥胖的時代問題,需要的恐怕是人類的集體智慧。

【青春名人堂】編輯小姐Yuli/善用時間(才怪)
編輯小姐Yuli/聯合報

 
 
 
訊息公告
 
 
 
 
5G基建與生技族群吸睛
台灣三月外銷訂單金額年增4.3%,遠優於原先預期的2位數負成長。其中電子產品訂單創歷年同期新高,防疫相關電子與生技醫療族群後市看好。

保持「社交距離」賞舞 看見你的「自由步」
在新冠肺炎的陰影之下,幾乎所有展演節目改成線上演出,民眾只能透過手機或電腦螢幕欣賞藝術。最近推出的幾個展覽,鼓勵人們勇敢走出家門、走進展館,在安全的「社交距離」下欣賞藝術。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