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11日 星期一

【記憶藏寶圖】王蓓蓉/與紅和解


電影、日劇、韓劇…選擇那麼多,要選哪一部?聽部落客怎麼說─最精選的部落客影劇評論就在【影劇大好評】! 以英文角度感受臺北的魅力,【TAIPEI英文季刊電子報】給你流行話題、美食景點不同主題的精彩報導。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05/12 第4692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記憶藏寶圖】王蓓蓉/與紅和解
【青春名人堂】上田莉棋/前行南極(四)
伍華英/露營新體驗
 
 
 
心情札記
 
【記憶藏寶圖】王蓓蓉/與紅和解
王蓓蓉/聯合報

我對紅色的不滿雖達沸點,但只敢暗自啜泣

爸爸任職的新廠房開工,剪綵活動過後,他撿了一個用過的大紅球回家,交給母親說:「妳看看能做成什麼實用的東西。」

媽媽仔細拆開這個用整匹布做的大紅球,洗淨、燙平,放在我身上比畫比畫,隨手剪裁,就開始在霸王牌縫衣機上踩踏縫製。當完成第一件兒童背心,媽媽非常有成就感,接著就一口氣做了N件上衣和短褲。

很多人喜歡吉利喜氣的紅色,演藝人員得獎時,也常開心地說自己是穿著紅內褲才幸運得獎的,可是小學三年級的我,穿上紅衣後的運氣並沒有變好。想省一張游泳票混進泳池會太惹眼,躲不過驗票關口,只好在□公圳裡玩玩水;去看露天電影有人抱怨:「前面穿紅衣服的,頭低一點!」和同伴玩捉迷藏,露出破綻的機率也很高,我常是最快被找著的倒楣鬼。

我不能不穿紅衫,因為除了制服和姊姊的舊衣服,並沒有其他涼快又方便的上衣。跟媽媽力爭的結果,起初她說:「做都做了,把它們穿破吧。」之後又說:「誰教妳長得那麼快,沒有其他衣服更適合在家穿啦!」

換掉紅上衣,還有穿在制服裡充當內褲的紅短褲,我安慰自己反正視覺上是暫時擺脫紅顏色了,但沒想到有一回在保健室例行身體檢查,紅短褲竟成為小朋友訕笑的焦點。

回到家跟媽哭訴,她一再好言相勸:「紅色好看啊,不花錢的布做成不花錢的褲,都穿那麼久了,別管人家怎麼笑吧!」但仍止不住委屈叫鬧,最後媽媽祭出「竹筍炒肉絲」,才讓我安靜下來。我對紅色的不滿雖達沸點,但只敢暗自啜泣,就這樣,紅衣、紅褲陪著我到小學畢業。

有自由選擇權的時候,絕不挑紅色用品

我雖然把對紅色的憤怒隱藏在內心,但過年拿到壓歲錢,會在人後把紅封袋撕成碎片,扔掉;有自由選擇權的時候,絕不挑紅色用品;最討厭吃紅龜糕,甚至拒吃紅椒與大小紅番茄及紅色飲料,看到紅蘋果就覺得它有毒;開始可以添購服裝後,衣櫃裡再也看不到一件紅衣裳,任性地隔絕到不想再跟紅色有任何一丁點瓜葛。

但是,隨著年歲增長,在學校製作壁報,發現不用紅色刊頭就不夠醒目;美術比賽的作品,若不巧妙加點紅色,整體不夠吸睛,也難獲評審青睞。「紅色」高居三原色之首,缺紅色,配不出紫與橙,豈能等閒視之?了解紅的重要性,我逐漸對紅色妥協。

上班後,我穿紅鞋、提紅皮包,讓自己樸素的裝扮不平庸;烹調時,加了紅枸杞的炒絲瓜常獲家人讚美,牛肉麵也因有紅椒更為增色。我理智地接受紅色在生活與工作中的不可或缺。

現在,隨身包裡一定會有口紅,方便為蒼白的臉龐添一抹生氣,見到鏡中的自己瞬間有了笑意,我知道已與紅徹底和解了;回首當年,也能深深理解母親勤儉持家的不易,雖然無法複製她將紅綵球巧變為紅衣、紅褲的創意,卻已傳襲到喜歡踩踏縫紉機、做些生活小東西的惜物家風。

【青春名人堂】上田莉棋/前行南極(四)
上田莉棋/聯合報
以為來到南極就是一片冰天雪地嗎?望向南極半島的欺騙島(Deception Island),整片土地都是黑色的火山沙土;極地科研人員發現,南極至少有一百三十八座火山,呈C字型的欺騙島就是其中一座,而且沙土也帶有微溫呢。這座島上有一座座已呈鐵鏽色的大型建設,歪斜地被遺棄在黑土中;人在其中,有種置身科幻電影內,地球末日百年後,從太空再度回到地球的蒼涼感。

現在的南極只有少數的科研人員季節性短暫居住,總數大約在一千至五千左右。但在十九世紀,人類第一次到達並開始發掘南極後,欺騙島不幸成為地球南端最血腥的地區。人們來捕獵海狗,剝皮做皮草,區內海狗數目一度大減九成。到二十世紀初,這裡又變成捕鯨重鎮,高峰期有好幾百人在此工作。他們先從最大隻的藍鯨捕殺,數目少了,就轉捕長鬚鯨、座頭鯨、小鬚鯨等等;脂肪拿到現已成廢墟的煉油廠提煉、儲存,用來做燃料,甚至做成塗麵包的人造奶油(Margarine)。

導覽人員拿著以前的照片對比,眼前的彎月海岸,曾躺著一隻又一隻腐化的鯨魚屍體,而整個海岸都因屠宰鯨魚而變成血紅色;那些人甚至要開船到島的另一邊取雪作食用水。只能慶幸在1980年代,南極一帶的捕鯨已被禁止;但日本、丹麥到今天仍在其他地區捕鯨。

二月底的南極不太冷,北海道、韓國的冬天肯定更冷。地球暖化,在南極尤其明顯。本來應該是白雪一片的地方,我們踩著的是雪半融後又結成的冰。我參加了冰洋划艇,接近冰山時,看到冰山一直在融化、滴水。同行的友人一直抱怨沒放晴,我說寧願南極保持灰天下雪,那才是南極該有的天氣;有時候,我們只顧著自己旅行玩得爽不爽,都忘記了地球本來就該有不同的天氣,一直放晴、乾爽,才是害苦了當地的動物和植物。

我很喜歡船上的科研人員,總會在每天舉行不同的南極講座。平常住在城市,大概覺得南極天氣變化,跟我們沒有一點關係,但原來南極的氣候除了影響海水水位上升外,也對整個地球的海洋流,連接到我們這邊會不會颳季候風、下暴雨,都產生影響。其中一位科研人員說,當他回到美國,坐在屋外感受到一陣風吹拂,他想起的是南極的冰山、海洋變化,怎麼跨越了三分之二個地球帶來了這道風;他笑說朋友覺得他是神經病。但我們身在地球,本來就是環環相扣、整體性的存在。這一波疫情也好,一直以來的氣候變化也好,始終都是共同承擔的命運。

我不曾一次聽過有人說,南極除了費用驚人外,就沒什麼;我替這樣想的人覺得可惜。這裡的冰、海、生態、歷史,都是這麼的獨特而微妙,靜待著我們去珍惜。隨南極的旅遊季慢慢結束,日照時間又從夏天的日不落,緩緩邁進沒有日出的黑暗冬季;恍如告訴著人類:你們該離開了,把這片白色天地留給動物們吧。

伍華英/露營新體驗
伍華英/聯合報
朋友邀約露營,心想,距離上次帶孩子露營已將近二十年,但儲藏室裡營帳、睡袋都還有,就一口答應。

正處空巢期的我們,沒有孩子牽絆,說走就走,感覺像學生時代相約出遊。外子期待到幾天前就找出棄置多時的帳篷試著搭搭看,這才發現骨架的穿繩早已碎裂,勉強拿膠帶一段段綑綁接合,終於還原帳篷模樣。想起孩子小時在房間搭起這頂帳篷,還興奮地在裡面玩了好幾天,如今,重新開「帳」,彷彿又可以聽見當時的嘻笑兒語。

山路蜿蜒,到了露營區開始紮營,這才驚覺我們的裝備竟是如此陽春到近乎破落的地步。充氣床墊、遮陽天幕沒有也就罷了,連防潮地墊、營繩都靠人施捨,眼看著別人擺出大陣仗,又是廚房又是客廳,設備齊全的「主臥」更是氣派,我們三兩下搭好的「睡榻」杵在「豪宅」群中,真是寒傖到不行!大夥兒直笑我們:「大野狼來了,你們的房子一定先被吹倒!」外子反嗆:「明天拔營時,看誰收得快!」

蓋好了「房子」,大家都很有默契地集結到小林新添購的客廳帳裡,波希米亞風的紋路加上環繞的Led燈,圍坐其中品茗,真的很有異國情調。小劉一家是露營老手,該有的配備一應俱全,雖然老舊,卻也堪用,當他們看見新款的露營帳更具功能性,夫妻兩人一個想換一個不捨,聊著聊著,差點有了火氣。原來,正如小林的老婆說的:「露營可真是個大錢坑啊!」

入夜,竟然飄雨了,小劉擔心我們這頂帳擋不住淅瀝的雨勢,趕緊將自家多帶的大塊防水布像蓋被子似地披在我們的帳篷上,我們在帳篷內不住向他道謝。由於他的貼心,這夜我們在滴答的雨聲中安然入睡、一夜好眠。

第二天,大家熱心地幫小林「驗收」新帳篷的防水效能,還不忘調侃都是他的新帳篷帶衰。看雨勢一時停不下來,七、八個人困在客廳兼廚房的帳篷裡動彈不得,經驗豐富的小劉老婆阿美,戴上帽子,穿起雨衣,快手快腳地冒雨穿梭著洗菜、切菜,我拱外子露一手炒飯功夫,小劉和小林也不甘示弱,三個男人輪流把一鍋炒飯搞定。雖然隨時得躲著雨,大家七手八腳也料理出滿滿一桌美食,在營帳中邊聽雨聲邊享用,別有一番趣味呢。

我原本對露營有些成見,除了盥洗不便、睡不安穩之外,總覺得都是女人在忙,男人搭完帳就負責吃喝哈拉,出來露營好像是把家裡的廚房搬到戶外似的,永遠有收拾不完的鍋碗瓢盆、殘羹剩菜。經過這次的學習見識,才知道露營也可以住得像五星級飯店那般氣派、悠閒;重要的是,置身山林中,人們似乎都變得謙遜、無爭、坦然、互助,這是在都市叢林裡難尋的呀!

看來,得和外子商量,開始挖錢坑了!

 
 
 
訊息公告
 
 
 
 
五個簡單法則 為地球盡一份心力
要保護地球資源,你不見得只能吃奇怪的東西,或者少吃,或者必須傾家蕩產。不管是外食還是自烹,有五個簡單的法則可以讓你為地球盡一份心力。

楊安澤 台裔移民之子競逐美國總統
歷史上第一位競逐美國總統民主黨初選的台裔候選人楊安澤,父母親來自台灣,擁有法律、科技背景的楊安澤,為美國政壇帶來什麼社會變革的理念?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