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14日 星期二

【這個職業有祕密-護理師篇】海小花/臨床試驗協調師


【先探投資週刊電子報】提供潛力股報導,及分析台股、大盤趨勢、個股漲跌。讓你掌握股市,貼近台股趨勢! 【Live 互動英語報】內容生動且生活化,讓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成為最好的學習教材,並讓你輕鬆開口說英語!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04/15 第4674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這個職業有祕密-護理師篇】海小花/臨床試驗協調師
【青春名人堂】夏夏/譫妄
晴子/暖心公車
【圖個簡單】王蟻宣/置物箱
 
 
 
心情札記
 
【這個職業有祕密-護理師篇】海小花/臨床試驗協調師
海小花/聯合報

幸虧平時關係好,需要幫助立刻有貴人

臨床試驗常被稱作藥物試驗,這是因為藥物占了臨床試驗的大部分,但除了藥物,醫材、食品等也可以做臨床試驗。

每個試驗會依據Protocol(計畫書)的條件進行受試者招募及相關安排,工作內容包含:解釋同意書、安排檢查、抽血、請病人返診、評估並記錄狀況……總之有著各式各樣的文件表單要填寫,不小心筆誤還得簽名加日期,有的個案紀錄表甚至厚到可以拿來當枕頭,而且還不只一本!

作為臨床試驗協調師,我們不僅是贊助者與醫院間的窗口,也是醫院內與試驗執行單位間的溝通橋梁。執行一場試驗不是靠自己就夠了,和各單位保持良好關係非常重要。

我曾遇過一位做化療的阿姨,血管很容易破、不好抽血,平常可能就要抽兩、三次才能達成任務,偏偏那次還非常不順。正苦思該怎麼辦,腦袋靈光一閃,想到請檢驗科大姊來幫忙,她常為阿姨抽血,很能掌握狀況。而幸虧平時關係良好,大姊當下二話不說就答應幫忙,抽完後還告訴我之後有需要也可以找她。

抽血完成後,進入整個試驗裡最繁雜的步驟--檢體處理。檢體經離心後必須抽取定量的血漿分裝到多個檢體瓶,再將新鮮配好的試劑定量加入,經過等待、加入試劑、萃取、過濾等程序反覆做數次,最後才會拿到我們要的檢體。印象中最久的一次,是從早上八點踏進醫院開始一路忙到半夜十二點才離開,簡直是「檢體處理馬拉松」!

與一般人認知不同的,還有「某些試驗是沒有藥物的」。比如說,PRP(Platelet-rich plasma)再生療法,就是利用血小板內豐富的生長因子,來幫助韌帶、肌腱等軟組織修復。我們會先抽取出受試者的血液,經離心濃縮萃取出生長因子,再注射在脊椎的軟組織。

成效如何呢?幾周後,受試者回診追蹤,帶著笑容對我說:「之前那種不舒服的感覺改善了非常多,生活品質也變好了,好像重生一樣!」而從電腦斷層掃描上來看,也確實地呈現治療前後的差異。能幫到需要幫助的人,我感到非常開心,有一種「對!我做的是對的」信念支持著我繼續往前。

他人可以天馬行空,我們得要務實前進

此外,還有一種試驗做的是學名藥,這種試驗的參與者大多是健康受試者;在我們那個要自己打工賺生活費的年代,參加試驗後的營養金可說是不無小補。學名藥試驗相對其他試驗來說不那麼複雜,但雞毛蒜皮的事一樣也沒少。畢竟,贊助者的想法天馬行空,臨床試驗協調師必須謹慎地協助評估究竟可不可行?如果可行,試驗該如何進行?等絞盡腦汁沙盤推演完畢,我們的腦細胞也死了不少。

舉例來說,藥物的劑型有吃的、喝的、吸入式、靜脈注射、肌肉注射、貼布、藥膏塗抹等;試驗的方式也是百百種,有規定躺著抽血,有規定在活動的狀態下抽血,還有必要時得在特殊光線下抽血;而檢體的收集除了血液外,有的會另外要求收集尿液、唾液等。

投藥後,我們會依照Protocol要求在不同的時間抽血,所以在受試者服藥前得先做一件很重要的事:on IC(打靜脈留置針)。on IC最常發生的就是針打不上,或是打上了但抽不到血,偶爾還會發生暈針--上一秒還好好的,下一秒就暈倒。

說到打針,多數人刻板印象是女性比較怕打針,但我這些年觀察發現,男性害怕的程度其實差不多,暈針的機率也不少。記得曾有名受試者在打針過程中都把頭歪向一邊不敢看,手裡卻緊抓著一張擦手紙;當時只覺得奇怪,沒事幹嘛捏張紙?等結束後他把手打開,我才發現那擦手紙已經濕了一半。

常有人問我,參加臨床試驗不就是被當成白老鼠嗎?想想也沒有錯,但換個角度思考,不就正因為有這些受試者的參與,我們才能夠更安心地使用藥品嗎?而臨床試驗雖然非常辛苦但也很有趣,每個試驗都有它的甘苦,經驗就是從這裡慢慢累積,當完成一個充滿挑戰的試驗,我內心的成就感也是滿滿滿。

作者簡介

海小花,任職牙醫助理多年,因為想賺更多錢,職業生涯大轉彎去做了完全不會的臨床試驗。天生龜毛不擅言詞,是個有潔癖的數字白癡。喜愛動物、大自然,一年四季都想去海邊。

【青春名人堂】夏夏/譫妄
夏夏/聯合報
電梯旁的窗外,遠處有一座格外低矮的樓房,自樓頂披垂燦燦盛開的炮仗花,即使陰雨天也不能消減它熱烈的橘紅。電梯多半是許久不來,來了以後也滿座,只得再等。炮仗花兀自綻放著寂靜的煙花。

前一夜隔壁床的病患送到後,業已頭髮半白、打扮優雅的女兒在床邊待到好晚才回去。大概是怕老媽媽住院會緊張,女兒一個勁兒扯著嗓門找話說,把兄姊弟妹輪番拿出來叨念。老媽媽倒像隻溫順的白貓,任憑擺布。

過晚飯時間,女兒打發看護去吃晚餐,又把話題轉移到這名沉默的外籍女子身上,細細算著每次住院她一餐給多少錢讓看護去吃飯,上回老五還替她買了醫院附設餐廳價格不菲的餐盒。

嘖嘖嘖,她可高興了,可以吃這麼貴的。女兒反覆說著這幾句。

過不久又像想到什麼,開始向老媽媽探聽看護平日照顧的情況,晚上有沒有睡在老媽媽身邊,還是偷偷爬起來呢?

那晚,父親高燒,始終睡著。我反覆點開手機,無意識滑動手指,看著臉書上的動態以及過量的資訊、聳動的標題和精心修剪的短片,一分鐘即能跳轉到另一個世界,一分鐘即能忘卻不久前所見。滑動的手指,意欲撥快時間的轉輪,讓凍結的狀態加速。

過度的資訊攝取,不久後就讓人頭疼。

每次離開病房,無語望著窗外,炮仗花節制的無聲讓人心懷感激。而我腹中的胎兒尚幼,此時還未學會拳腳,想是無分日夜恬靜地吸收養分,倒是大兒子已初識語言,熱衷牙牙學語。

無事時,移工看護們對著手機靈巧地嚼動口舌,吐出彈珠般的話語。對面床的台籍看護除了下午會吹口琴自娛,一逮到機會便向我攀談。從哪裡來,在哪工作,家人還有誰等等,這些資訊交換多半是無用的,只為了排解各項檢查之間的空白地帶。

高燒退去,漸漸恢復力氣的父親開始問起家裡的事情,也能坐起來吃幾口蔬菜粥。只是,那些話語的接縫處卻曳著雜亂的脫線,且有下墜之勢,甚而連結到錯亂的時空,隨即運轉加快,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卻都言不及義。

醫生說這是譫妄,常見的住院急性症狀。護理師在透明的點滴裡加入藥物。

譫,多言。妄,胡亂。

那個下午,父親毅然決然回到五十年前,獨行在記憶的深深河畔,試圖捧起彼時還清澈的河水。不知他是否照見自己年輕的倒影?我兀立在碼頭邊等待。

醫生逐床說明病況、護理師例行叮囑,對床老人吵著吃炸雞,另一看護大聊政治。我踱步到電梯前,炮仗花被雨打落了大半。

在井然有序的醫院裡時間被嚴格計算,也被不經意抹除,就像院內的每一條走廊、樓梯、病房都看來相差無幾。於是所有人都一同掉入這個嚴密編織的蟲洞,自說自話,自言自語。

晴子/暖心公車
晴子/聯合報
天色已暗,一行人拖著疲累的身軀,在公車站牌下等待。車子一進站,乘客們紛紛入座,有人閉目養神,有人低頭滑手機。

下了交流道,司機用廣播提醒:「外面下雨,請大家提早準備雨傘和帽子。」即將到站時,又再次叮嚀:「地上濕滑,下車請小心。」寒冷的夜裡,許多本來一臉疲憊放空的乘客,都被司機貼心的話語打動了,刷卡時面露微笑,向他道謝。

我看著這一幕,領悟到原來對一份工作的熱誠和體現出來的價值,可以表現在這樣小小的舉動上,而且這一切還並非源於公司的要求。

我感動得立刻記下司機的大名與車號,準備寫信請公司嘉獎他。雖然他可能不會得到什麼實質的獎金,卻相信這樣正向的回饋能帶給他能量,延續這一份溫暖。

【圖個簡單】王蟻宣/置物箱
王蟻宣/聯合報

美術館的置物箱,每一格裡都放了不同的行李,每個人的行李都不一樣,在意的事也都不一樣。

有一些箱子故障了不能放東西,就算放了也鎖不起來。

還沒有被修好的箱子是不能收納別人的行李的,跟人心一樣,還沒有被修復好的心,是無法好好收著一份愛的。

 
 
 
訊息公告
 
 
 
 
福壽山農場桃花舞春風、梨花來相伴
看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電影朋友,一定對女主角青丘女帝-白淺掉落漫山遍野桃花林中沉睡,那猶如世外桃源般仙境著實讓人著迷難忘。其實在現實生活中真有整片桃花林在優美的山林農場中綻放,今年就到福壽山來場桃花戀之旅。

武漢封城日記/1月23日 我是一個遇事冷靜的人
我算是一個遇事冷靜、淡定的人,直到1月20日武漢新增病例過百,別的省市出現病例,我才開始不知所措。此前公布的消息顯然存在瞞報的情況。也是從那天起,武漢街頭戴口罩的人突增,好多藥局的醫用口罩都賣光了,還有很多人在買防治感冒的藥。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