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8日 星期三

【旅行自拍棒--我與包包同行】蘇冠昇/當背包遇上行李箱


【倡議+ 電子報】傳遞人物故事,鎖定泛教育、社企…等領域,透過他們為社會付出故事,期待引起更多共鳴。 全世界最厲害的頭腦、最捉摸不透的管理動向、不知何去何從的地球命運,都在【世界公民電子報】。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04/09 第4670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旅行自拍棒--我與包包同行】蘇冠昇/當背包遇上行李箱
【網路徵文.示範作】施彥如/我發現爸爸失業了
【青春名人堂】印度尤/封城前的鼓掌敲鑼
 
 
 
心情札記
 
【旅行自拍棒--我與包包同行】蘇冠昇/當背包遇上行李箱
文□照片提供/蘇冠昇/聯合報

世代傳承,最原始的背包

多年前,在對岸當台勞也寫旅遊見聞。投了幾次稿,報社主編來電提議:往後文稿附上照片,以「上海傳真」專欄見報。自此,拎著盥洗包逍遙大江南北的日子不再,出遊時得多帶個相機包。

返台後,另一位主編邀稿,專欄取名「背包客生活」。原本多個包不如少個包的背包客為求名實相符,買包都買成了專家。荷包失血之餘不免感嘆:「行船走馬三分險」的年代,人們出遠門,除了包袱,阿嬤內褲還得縫個暗袋藏銀兩,如今飛機都已經取代了馬匹,可人心不古,「阿嬤暗袋」隨著交通工具演進:防盜、防割、防水等各式貼身安全袋應有盡有,真要統統「包」起來,肯定裹成半具木乃伊!

早年遊走雲貴地區少數民族村寨,最喜歡跟著翻山越嶺去趕集,不過,自始至終兩眼就盯著當地婦女背後,小到針線包,大至一隻羔羊都可以往裡擺的竹簍。此款最原始的背包,既不防水也不防宵小,卻傳承世世代代,可見少數民族有多鍾愛!

今日大理街頭,仍可看到當地年輕人穿著時下流行服飾,身後卻背個傳統竹簍,如此新舊搭配說多潮就有多潮,倘若哪天這竹簍出現巴黎時裝周的伸展台,也不令人覺得太搞怪。

全然「露白」的大竹簍終究沒列入收藏。因為,幾度被搶、被偷的慘痛經驗,背包客除了鑽研各式包款,也細心觀摩他人如何打理行李。在上海曾遇見一位女超人,身上大包小包圍滿腰間,並行閒聊時發現,她在包與包之間都加了登山釦,如此牽一「包」足以動全身的「警報器」,誰人敢欺近?在愛琴海上進行跳島遊的女超人,頭銜要多加個「神力」,這些把床扛在身上的旅者,就算身處郵輪三等艙也怡然自得:倦了,閉目養神,背包墊腳舒適且安全;睏了,鋪好睡袋,背包當枕頭也有一夜好眠。

參加緬甸山區健行,乍聽是不可能的任務,實際上,無論男女老少都可以輕鬆上路。「格勞高原健行」最大賣點是「菜單」多樣:除了不同路線、不同天數,還可以選擇徒步或騎馬,團員繳完費,大件行李由旅行社負責送至終點茵萊湖,如此貼心服務應該和緬甸人「懶得帶包」有關。緬甸婦女個個「有練過」,頂上功夫真是了得!在曼德勒擁擠的早市裡,頭上堆疊著竹籃、肥料袋或僅是一把青菜,兩手空空邁步逛街者大有人在。

爽快答應,其實心裡發毛

相較於緬甸健行無包一身輕,接下來被「託包」的經驗可就……

那年耶誕節前夕,突然接到來自美國的SOS:「舅舅,這陣子我很忙,爸媽來美國跨年會很無聊,您能不能帶他們一起去旅行?」剛從「New York school of interior design」畢業,首次接到設計案,外甥女想大展身手的壓力可以理解,但是,一想到大牌夫妻檔設計師出國都有業主接送、住宿星級酒店,背包客舅舅雖然爽快答應,其實心裡發毛:當「背包」遇上「行李箱」這節奏哪能成調?最終,這一局,還是被初出茅廬的設計師給設計了,當時手上也有設計案的小妹夫妻居然和工程隊喬出空檔,原本獨遊斯里蘭卡成了三人行!

接下來的情況,有如電視節目《移居世界祕境日本人好吃驚》裡的男女明星,拖著行李箱跋山涉水,尋訪各國偏遠地區的台灣版。低度開發又逢雨季的斯里蘭卡,頗有「祕境」況味:碎石道、黃泥路,大小水漥處處可見。隨著背包客在雨中追巴士、趕火車一路南下來到艾勒,一身名牌的設計師此時已經完全「掉漆」,夜裡,夫妻倆終於投下震撼彈:「因為工程出了些問題,我們已經更改機票,要提早回台灣。」背包客無語。

回眸度假小城艾勒:在街頭發廣告傳單的男子,服飾鮮亮奪目、舞姿亦剛亦柔,神似讚賞有加的吹笛人塑像,兩幅定格的畫面,成為最具斯里蘭卡民族風情的剪影……

再度上路追巴士、趕火車,回到可倫坡。坐在開往機場的計程車裡,設計師滿臉燦笑,彷如慶幸搭上最後一班逃難船;佇立雨中揮了揮手,背包客轉身長吁……咦,幾天來惱人的肩痠突然消失,莫非是及時卸下了兩個大包包?

【網路徵文.示範作】施彥如/我發現爸爸失業了
施彥如/聯合報
我是家中小孩第一個發現爸爸失業祕密的人。

2004年國二的某日,我因通知單未簽,而打電話給爸爸:「請轉接施協理。」總機小姐告訴我,施協理幾個月前離職了。我愣住並再次撥號,得到相同答覆,我哭了出來——如果施協理——爸爸,幾個月前就沒了工作,那麼,每天仍一如往常穿著西裝出門的爸爸,究竟去哪裡了?(是不是呆呆地坐在公園?)爸爸失業了,媽媽是家管,那家裡經濟怎麼辦……國中生的腦內劇場大爆炸。

當晚回家,在我主動問起,爸爸才向小孩仨坦承失業,但他也保證接下來仍會擔負家中一切開銷,無須擔心。那通意外揭開祕密的電話,讓許多事因而不如以往。對我來說,那是家中的轉捩,也是爸爸生命的一次緩慢轉彎。爸爸自此再也沒有回去上班,自我鍛鍊出一套得以負擔家計的方式,並且磨練心志,十多年之後,寫成爸爸第三人生的主調。

【繽紛超連結.網路徵文】我與父親的祕密

「父親」兩字召喚出來的影像,有時清晰,有時模糊,就像深埋腦海中的祕密。你曾與父親有過什麼小祕密嗎?請在「繽紛超連結」部落格「我與父親的祕密」徵稿文案下留言,每篇350字內為佳,駐站作家許子漢、劉梓潔將選出精采留言,選登於繽紛版、點燈文化官網及臉書。

優勝者除稿酬外,另致贈《我與父親的祕密》(張光斗著,時報出版)一本、「父與子的祕密」兒童音樂劇門票兩張。即日起開放貼文,5月20日截稿,6月公布優勝名單。詳情請見:http://blog.udn.com/benfenplay

【青春名人堂】印度尤/封城前的鼓掌敲鑼
印度尤/聯合報
「咦?印度人不只沒有遲到,居然還提早了!」3月22日下午四點多,社區突然傳來一陣敲擊金屬的聲音,我趕忙抓起之前到市集買的牛鈴,衝出陽台搖鈴並拍手鼓掌。

3月22日是印度的全民宵禁日(Janta Curfew),為了對抗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爆發,印度總理莫迪宣布所有人民從上午七點到晚上九點,都必須待在家裡,但在下午五點要大家到家門外或陽台外搖鈴鼓掌,為一線對抗疫情的人員表示鼓勵與感謝。

說實話,我當初覺得莫迪在講幹話,疫情爆發以來的第一場電視講話,沒有宣布封城也不擬定明確的經濟紓困方案,卻只是來場一日宵禁,還要大家一起敲鑼打鼓,有事嗎?這種危機時刻,到底誰會這麼無聊去拍手搖鈴?

有,真的有,就連原本秉持著看笑話心態的我,也變成了他們的一分子。

氣氛低靡的抗疫時刻,宵禁一整天的印度人顯然悶壞了,社區裡幾百戶人家把鍋碗瓢盆全都搬了出來,當然更不能少了印度人家祭神必備的金屬搖鈴,響亮而急促地打破了難得的一日寂靜。這樣華麗的陣容,我怎麼可以輸!原本只是搖著牛鈴的我,又衝回家裡拿出麥克風助陣,這還不夠,我再加碼出動鍋蓋和開瓶器,敲下去的聲音真的是震天響!原本覺得好笑又愚蠢的我,一瞬間居然有種團結的一體感,愛國主義這種東西果然很純,一試就上癮。

但這樣的感動只持續了二十多分鐘,隨著社區派對的搖鈴鼓掌聲,印度人民迎來的是政府的暗算:說好的「一日宵禁」結束之前,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開始連環封城。心中滿溢著愛國心的印度人民,不知道當下心情為何?

從2016年閃電廢鈔,瞬間廢除印度所有五百盧比、一千盧比紙鈔,讓百分之八十六的流動現金瞬間真空,這種突襲人民的政治遊戲至今仍是王道。而等著宵禁結束要去買麵粉、買蔬果的普羅百姓,以及沒有能力做任何多餘準備的貧民農工,還有正著手安排遠距工作的公司與工廠,全猝不及防;一日宵禁只是政府的封城暖身,暖身的是政府,從來不是人民,只能肌肉僵硬地把那口氣吞下去,試著活。

不僅如此,防疫意識薄弱、資訊接收不完整的印度,多地傳出「出門開趴慶祝」的荒謬場面:全民宵禁日的下午五點,他們不是在自家敲鑼打鼓,而是上街一起百人歡慶,其中還不乏當地政治人物與官員,使得群聚感染的風險大幅驟升,不知道他們是給自己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還是給印度鬧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封城前的鼓掌敲鑼,成為印度人民在新型冠狀病毒肆虐之際,最興高采烈的諷刺時刻。在印度這樣一個不可思議的國家,果然是禍福相倚,連全民宵禁日都可以如此高潮迭起,如此令人失望又不令人失望。

 
 
 
訊息公告
 
 
 
 
給家人的一棟「情書」 一冊大木家屋
座落在島嶼南端,離屏東枋寮車站不到五分鐘的車程,有一棟兩層半樓高的白牆日式建築。這是一棟依著日式工法施作、採全榫接的大木家屋,是楊三二50歲那年的願望。

手術時來點音樂 醫、病雙方皆得益
相關研究案例的參與者,包括醫護人員及患者,表示聽音樂可減輕壓力、讓人比較放鬆,而且他們偏好古典音樂,又以莫札特鋼琴奏鳴曲略占上風,其次為嬉哈,音量則以中低為宜。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