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13日 星期一

【這個職業有祕密-護理師篇】韓文蕙/開刀房的實習生


想知道國內外財經重要議題及影響力人物的經營思維?快跟著【遠見電子報】一起掌握知識與延伸全球視野! 【人類智庫健康生活週報】提供中醫養生智慧,及最新、最實用的養生健康知識,和你一起呵護全家人的健康!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04/14 第4673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這個職業有祕密-護理師篇】韓文蕙/開刀房的實習生
【青春名人堂】上田莉棋/前行南極(二)
【網路徵文.示範作】李達達/愛的肉票輕咳一聲
 
 
 
心情札記
 
【這個職業有祕密-護理師篇】韓文蕙/開刀房的實習生
韓文蕙/聯合報

醫護人員都像是繃緊的弦

開刀房裡有兩種人,醫師和護理師,醫師分為主刀醫師及副手醫師;護理師又分為刷手護理師、流動護理師,另外還有麻醉護理師。麻醉護理師也稱為「麻姊」,她們是由臨床護理人員轉任而來,年齡較長,故尊稱「麻姊」;她們是醫院裡最專精靜脈注射的一群人,凡是胖小娃和乾癟的老人,這些幾乎看不到靜脈的,她們都能一針見血。她們除了在開刀房幫病人打靜脈上麻醉,偶爾也會被病房請去作緊急救命部隊,為找不到靜脈的病人做注射,但她們的人員編制屬於麻醉科而非護理科,不是由開刀房的護理長排刀上班。

開刀所使用的器械是根據各種不同的手術打包成套的,如腹腔包、闌尾包等,並由供應中心貼上有效日期,消毒好後供開刀房使用。但也有單支包裝不成套的器械,例如剪刀、鉗子等,它們的共同特色是有「金手把」,這是特別為大咖級和主任級的醫師所準備的,一般的醫師開刀,護理長是不會把「金手把」器械拿出來給他們使用的。

這天的第一台刀,是一名六十歲肥胖男士的腹腔探查術,手術依據開刀房的作業流程一步一步順利地進行著。胖病人厚實的腹部脂肪,著實耽誤了不少開刀的時間,主刀醫師劃破腹腔的一刻,也就是全體工作人員全神貫注的一刻:副手醫師忙著抽吸傷口的血液並緊急止血,實習醫師盡力拉勾將傷口拉大,讓主刀醫師有比較好的能見度。主刀醫師專注於病患的傷口,不用抬頭也不用開口,刷手護理師自會見機行事地將需要的器械依序遞到他手上;雖然他們今天是第一次合作,但默契十足。

開刀房裡冷氣很強,溫度很低,唯一讓人有一絲暖意的,是白牆上貼了一段話:「Nurses are beautiful people.」這是外科部主任到美國進修時仿效回來的--在這高度工作壓力的地方,醫護人員都像是繃緊的弦,許多醫師會用開黃腔或罵人的方式來釋放這股壓力,而護理師卻多隱忍與禮讓,不與醫師爭辯。長久下來,這成了開刀房的組織氛圍與文化,而白牆上的提醒,就讓開刀房裡的醫護關係溫暖許多。

然而,時日一久,醫師們不免故態復萌,當病人腹腔的出血點增加,止血不順利的時候,主刀醫師就謾罵起刷手護理師。

主刀醫師開始謾罵刷手護理師

這一點,開刀房的工作人員早已習以為常,不以為意;未料,刷手護理師眼睛盯著傷口,手上依序遞著器械給主刀醫師,毫無瑕疵,嘴上卻開始反擊,澄清自己沒有一絲失誤。

主刀醫師被這突如其來的反擊嚇了一跳,三緘其口。開刀房裡的空氣似乎凝住了,沒有一絲聲息,除了電燒止血機的吱吱聲及suction的抽吸聲。

手術持續著,拉勾的實習醫師必須根據進程移動,使主刀醫師能夠順利地看到病人傷口的內部,但他的拉勾似乎也凝住了,停格在一個固定的部位。主刀醫師抬起頭來,將視線由病患的傷口移向實習醫師;沒想到,實習醫師竟在打瞌睡!

通常拉勾就是學習的機會,每位實習醫師都會積極爭取,但實習醫師既是工時制又是責任制,凡是他自己病人的事情都必須介入處理,或向上級醫師請教處理的方法,因此他們常沒日沒夜地工作,也難怪身體負荷不了,在手術台上打起瞌睡。

說時遲,那時快,主刀醫師舉起右腳踢向實習醫師,實習醫師猝不及防地被踹倒在地上,瞌睡蟲全嚇跑了,急忙爬起來,由流動護理師幫助他重新刷手並更換新的手術衣帽與口罩。

手術在沉悶的氣氛中緩慢接近尾聲,主刀醫師先下手術台,副手醫師仍在做最後的善後,刷手護理師則在清點器械,並為紗布秤重,以確認病患的流血量。

下了手術台的主刀醫師,詢問開刀房護理長:「妳們新來了一個小姐?」「不是,她是實習護師。」主刀醫師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地變化著。可憐的是那位拉勾的實習醫師,他永遠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打個瞌睡就被踹了一腳,摔得那麼慘!

作者簡介

韓文蕙,喜歡學習與自我挑戰,學護理做臨床工作,後因照顧幼兒退出職場,十年後復出江湖,由家庭主婦蛻變為系主任及中國大陸某連鎖醫院的常務院長,並是國際發明展金牌獎、特別獎得主。

【青春名人堂】上田莉棋/前行南極(二)
上田莉棋/聯合報
從飛機往下看,原來南極長這樣子:一大片的冰川,和黑色的火山泥土,要不是有顆湛藍的冰山在海中,幾乎以為是黑白的世界。在智利逗留了兩個多星期後,我們終於坐上前往南極的航班;一天沒踏進南極,我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我從智利南部的蓬塔阿雷納斯(Punta Arenas)登上飛機;由於南極並不屬於單一國家擁有(只有各國家在上面設了基地),也自然不需出入境關卡。兩個小時機程後,來到南極半島最外圍的喬治王島(King George Island)。這航班有嚴格的行李限重規例,手提和托運行李一共二十公斤,我把相機、電池什麼的都帶在身上。由於我們一下飛機,就直接踏在南極了,大家也要把整副禦寒裝備穿上;南極自然沒什麼航廈設施,大伙馬上曝露在冷風、凍土中。

新聞不是說年初南極有破紀錄的高溫,達20.75度嗎?那還需要防寒?要知道南極範圍極大(達兩個澳洲大),新聞中指的基地並不代表整個南極地區(但地球暖化也是不爭的事實,下一篇再詳說)。

下了飛機還要步行二十五分鐘才到海邊,「嘩!那什麼魚飛來飛去的!」離岸仍遠,只看到圍在工作人員的衝鋒艇旁有一堆飛魚。走近了才發現是企鵝,好動又好奇地跳水、游泳,可愛極了。登上衝鋒艇,再十分鐘才上到郵輪,大家的目光都停留在企鵝上依依不捨。

上郵輪第一樣要學的,是洗靴子。由於要保護南極生態,每個人都會分配一雙長筒防水靴;每次上郵輪就要用感應式的洗鞋機,把腳連靴伸進去,左右和底部就有刷子加水噴出,高速洗掉鞋上的汙泥。一開始以為洗鞋純粹為船上衛生,後來有次洗不乾淨還被工作人員點名回去要認真重洗,才了解這裡的生態脆弱,洗鞋才能防止把別區的植物或患病的動物排泄物,帶到另一區交叉感染。

走上船頭甲板,郵輪往南極半島開去。船穿過被稱為柯達海峽的利馬海峽(Lemaire Channel),據說因柯達底片曾於此拍廣告而得名。這不是每次航程都可穿梭的狹窄海峽,像十一、十二月初時,海峽浮冰太多就必需蹺道而行。

在這裡我才充分感覺到,南極是一個多重感觀性的地點:隨著船在巨大的冰川和峻嶺間航行,耳朵會聽到浮冰的破裂聲,偶爾出現像打雷的轟轟聲--原來那頭發生了雪崩,以及雖然有時看不清楚,但在一陣陣沉厚的噴氣聲後,隨著水面一團霧氣,水底湧出一道黑影--一隻接一隻的鯨魚!此外,還有清脆的彈跳聲--有企鵝調皮地在跳水……所以,任憑風多大,臉和手多冷,我都不願走進室內;沒有任何照片、影片、圖畫、文字能夠把南極的美完整呈顯。人類的剎那,對比這地球天地萬物,我們哪有資格多紛擾。

早上打開窗簾,看著冰山和企鵝,就慶幸自己竟然在南極睡醒,是多感動的事。

【網路徵文.示範作】李達達/愛的肉票輕咳一聲
李達達/聯合報
最近對咳嗽聲特別敏感,因而想起小時候打過的暗號。

某次爸爸出差回國,又跟媽媽大吵架,媽媽拖著我和弟弟衝出門,跳上計程車。弟弟哭,司機往前開,媽媽不說話,爸爸沒有追出來。十歲的我盯著自己的手,心想要是媽媽做出什麼可怕的事的話,我要保護弟弟。

司機問了兩次,媽才鬆口報出外公外婆家門前的路名。

途中,媽媽的手機響了幾百聲她都不接,還對我跟弟弟下令:「不准告訴你爸我們去哪,聽到沒!」

結果外公外婆居然不在家。媽摸出備分鑰匙開門。我們只能靠自己了。

我趁著媽媽蹲廁所時,溜到茶几旁,拎起話筒,肉票那樣偷偷撥號到爸爸的手機。爸接起,我輕咳一聲。「達嗎?」我又咳。「你們在哪?外公外婆家嗎?」我再咳,然後悄悄掛斷,裝無辜。

傍晚爸爸趕來了,媽板著臉竊喜,問他:「怎麼知道我在這?」身為一張愛的肉票──我咳,我咳,我咳咳咳。

【繽紛超連結.網路徵文】我與父親的祕密

「父親」兩字召喚出來的影像,有時清晰,有時模糊,就像深埋腦海中的祕密。你曾與父親有過什麼小祕密嗎?請在「繽紛超連結」部落格「我與父親的祕密」徵稿文案下留言,每篇350字內為佳,駐站作家許子漢、劉梓潔將選出精采留言,選登於繽紛版、點燈文化官網及臉書。

優勝者除稿酬外,另致贈《我與父親的祕密》(張光斗著,時報出版)一本、「父與子的祕密」兒童音樂劇門票兩張。即日起開放貼文,5月20日截稿,6月公布優勝名單。詳情請見:http://blog.udn.com/benfenplay

 
 
 
訊息公告
 
 
 
 
大錯特錯的走路姿勢易傷身!
對很多人來說,走路是一種無意識的行為,根本不會去想走路姿勢是否正確。但大街上隨處可見的行人,走路姿勢幾乎都是錯的。而錯誤的走路姿勢,確實會影響健康。為避免這種結果,首先應該了解那些是錯誤的走路姿勢。

川普政府要在5G領域去華為?很難!
最近盛傳的消息是川普政府計劃在4月於白宮舉行5G峰會,並號召全球科技領袖參與,重量級貴賓包括諾基亞、愛立信、三星等高層,為的是防堵華為取得5G行動通訊技術主導權。不過,在5G領域要「去華為化」好像沒有那麼簡單。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