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9日 星期四

【記憶藏寶圖】露米/來去美國追朋友


【倡議+ 電子報】傳遞人物故事,鎖定泛教育、社企…等領域,透過他們為社會付出故事,期待引起更多共鳴。 全世界最厲害的頭腦、最捉摸不透的管理動向、不知何去何從的地球命運,都在【世界公民電子報】。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04/10 第4671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記憶藏寶圖】露米/來去美國追朋友
山姆/數學不好,數字要好
【青春名人堂】黃美秀/夢熊有兆
 
 
 
心情札記
 
【記憶藏寶圖】露米/來去美國追朋友
露米/聯合報

老友終於結婚去,婚禮嘉賓好國際

老朋友大哥要結婚了,他打電話通知我的時候,我高興極了:「大哥您終於嫁出去了!」

「真的耶!嘻嘻……」電話那頭傳來略帶嬌羞的笑聲,跟他那魁梧的身型不太搭。我和大哥相識於高中寒假的文藝營,最後的戲劇之夜我倆扮演大哥與小弟,從此打下跨越男女之情的「哥兒們」深厚友誼。

「不瞞妳說,我有事相求。」大哥突然話鋒一轉。

「伴娘我無法喔。」低頭看看肚皮,我可能只穿得下布袋吧。

「我老婆小學就找好伴娘了。」大哥飛快地打斷我:「但我有一位國際嘉賓要蒞臨現場。」

原來,他有一位來自美國亞利桑那州的外國女性友人,要來台灣參加婚禮。他怕對方人生地不熟又一個人,想找個不怕生的人同桌照顧她。

「可是你英文那麼爛又沒出國念書,你這朋友打哪來的啊?」我真心疑惑。

「沒禮貌!我現在英文有比較好了好嗎!」大哥笑罵著:「她是我追來的朋友。」

追來的……朋友?

時間回到數十年前。剛考上大學的大哥,收到父母的犒賞——家族美國之旅!在行經一生必去一次的黃石公園、大峽谷等著名景點後,他們入住在亞利桑那州的一間小飯店,並在附近的牛排館用餐。

而珍妮就在此時出現了。

聖女貞德突現身,一期一會變一生

金色柔順的鮑伯頭在下巴處整齊地內捲著,長長的睫毛下是綠色的大眼睛,珍妮身材纖瘦嬌小,卻充滿個性美,有種不服輸的氣場。她在牛排館打工,端著盤子忙進忙出,大哥那情竇初開的少男心瞬間被抽走。

「她很像以前我媽買給我的名人傳記裡面畫的聖女貞德。」大哥陷入回憶裡:「走路直挺挺、很努力的樣子,突然從馬背上跳下來叫大家『進攻』也不會奇怪的那種。」

飯吃完,大哥和表弟妹一起去飯店泳池玩水。玩著玩著,大哥發現腦袋裡都是剛剛遇見的珍妮。明天就要啟程去下個景點了,跟這個人可能一生就見這麼一次了吧?

少男大哥下了一個決定。

他趁父親洗澡時,偷偷溜出飯店,重返牛排館。

珍妮正準備打烊。大哥結結巴巴,用拙劣的英文問她是否能做個朋友?她一頭霧水,但仍然友善地留下E-mail給他。

之後,牽起一段數十年的友誼。

珍妮是個很努力的女孩,認真工作存學費念大學,她家境清寒,凡事都要靠自己,還得扶持弟妹。她從未出過國,台灣就是她第一次踏上的異鄉土地。

「珍妮打破我很多刻板印象。」大哥說:「例如小時候一直以為外國人都會到處跑,從沒想過外國人也會很窮。」

「拜託,外國人又不是外星人,當然有很多類型啊!」我大笑:「那你怎麼沒跟人家談戀愛?我以為你是因為愛上人家所以去接近她耶。」

「很多原因啦!以前我只是個臭小子,有什麼本錢去追人家?文化差異、想法也不一樣。」大哥笑了:「而且我之後就遇到我的真命天女啦,珍妮跟她還比較有話聊哩!朋友是一輩子的。」

原來如此。從遙遠的亞利桑那州遇到的鄉村女孩,追到變成婚禮上的嘉賓與一生的摯友,這樣的友誼,其實和真愛一樣浪漫呢。

山姆/數學不好,數字要好
山姆/聯合報
小時候考完試,不是被問考幾分,而是被問幾科滿分。相較於那些考幾科幾科就滿分的學霸,數學常是讓我「飲恨」的那一科。但即使沒有滿分,也不過就是錯一題,頂多錯兩題的程度。

上到初中之後,不知道為什麼漸漸題數愈錯愈多,分數的差距也就愈來愈大。但感謝老天,這樣的數學程度,還是讓我以吊車尾的分數考進了建中。不過,那也是「每況愈下」的開始:發高一上第一次段考考卷時,數學老師看著我的成績,問我是不是僑生?還好,我把這事當作挫折,而不是羞辱。我更認分地聽課、做練習,只因為在那個大學錄取率不到百分之三十的年代,如果有一科零分,是不能錄取的,而數學就是我最害怕的「如果」。

這「如果」後來並沒有發生,我幸運地考上當時的省立台灣教育學院,也就是現在彰化師範大學的英語系,但也從此和「數學課」絕緣。出社會後,在一家特殊鋼公司擔任國外部採購,主要向國外鋼廠訂購特殊鋼材;因此,每天在成本、賣價、匯率、銀行利息中打轉,多多少少也磨練出對數字的敏感。中年轉業,我進了高中當英文老師,這二十年來,就在批改學生的成績中打轉。遇到和我一樣數學不好的學生,鼓勵他們不要放棄之外,也會開玩笑地說:「數學不好沒關係,薪水數對了就好!」

五十歲後,我對數學又有了新的體認:數學不好,數字要好。那年,和老婆一起到醫院參加健檢,說也奇怪,血壓整天居高不下。一邊懷疑是「白袍性高血壓」作祟,一邊聽從護理師貼心的建議,加掛了心臟內科門診。本以為問診後便可輕鬆離開,沒想到,「一診成主顧」,開啟了我三個月拿藥、六個月抽血看報告的人生。

第一次抽血看報告,根本是震撼教育,十四個項目裡有五項寫著「高」字!我花了點時間才弄懂每個項目的參考值,但明白了數字,對病情的改善沒有直接的幫助,要想讓每半年一次的報告「好看」,不痛下決心是不行的。於是,作息正常,注意飲食,規律運動,成了生活準則;而多喝水少喝飲料,少鹽少糖少油炸,就成了養生守則。

一段時間下來,最明顯的改變是體重計上的數字下降了,但心繫的抽血數字直到第四次才從五高變四高,四高變三高,一直到前陣子的兩高!這說明了什麼呢?我想大概是:數學不好,不要放棄;數字要好,得靠努力。

【青春名人堂】黃美秀/夢熊有兆
黃美秀/聯合報

玉山國家公園的東境轄區是目前台灣唯一已知相對高密度的台灣黑熊棲息地區。在秋末冬初,值大分青剛櫟大量結果的豐年,這地區的黑熊會移動一、二十公里至此,大快朵頤營養豐富的青剛櫟果實。但礙於有限的研究資料,包括受限於極少數的追蹤個體,或是缺乏長期的追蹤時間,到底是誰才會這般長途跋涉,或牠們如何知道今年餐廳供食狀況,我們尚不得而知。畢竟,大自然不是研究者偶爾進入山林裡調查,或是靠著幾個簡單的研究計畫,就能志得意滿地以為掌握了的世界。至於科學研究的價值和定位認知,向來也是野生動物經營單位和科學研究者之間難解的鴻溝。

第二波的台灣黑熊捕捉繫放是我返國任教後展開的第一次捕捉季。此時,我已不再是學生,而是個大學教授,但二、三十公斤的裝備還是得自己背,只不過舊傷讓我改採極致輕量化,三天的漫長山徑倒也提供了另一種不受干擾、全然面對自我體能和性靈的享受。

我們在十月架設好陷阱後的一個月再次上山,從痕跡來看,已有熊捷足先登來享用青剛櫟大餐了。抵大分後的第八天,偶遇林淵源大哥帶隊路經研究站。這讓我十分驚喜。若十六年前沒有他的導引和協助,台灣唯一的野外黑熊博士論文研究恐無法順利地在大分完成。如今,讓他看到我們成軍的「熊窟」研究團隊,成員多了研究生和助理,不再像當初近乎是孤形單影,讓我感到幾分驕傲。

林大哥對我意義深遠,由於他自幼便與父親上山狩獵,觀察力敏銳且熟悉山林環境,具有豐富的原住民生態智慧,加上他慷慨且樂於與人分享的氣度,成為許多研究團隊爭相請益的重量級耆老人物。於我的博士論文研究結束之後,他雖已很少參與我執行的相關黑熊研究計畫,但我們自此以兄妹相稱,見面話題不是山便是熊。

大哥在山上吃飯前有祝禱的習慣,一杯酒加上一碗飯菜或乾糧,他用布農語輕聲念念有詞。我聽到我的名字、黑熊和青剛櫟這些關鍵字,知道他應該是在請老人(祖靈)和山神保佑我們和研究順利。林大哥具有一種安定人心的力量,好像只要他在,一切都會搞定。 我十分羨慕他這樣的魔力。

林大哥的來訪也為我們帶來了捕捉季的第一隻黑熊。他晚上夢見了家裡的獵狗。這是「熊兆」,因為黑熊俗稱「狗熊」。他夢見父親責備他,為何家裡的獵犬中了別人的陷阱,還不去找回來?但布農族的習慣是話不能先說開,否則就不靈驗了。一早,研究團隊一如往常兵分兩路巡查陷阱,我的對講機在寂靜的林中響起:「有BB!」這是陷阱上捕獲目標物黑熊的代號。

那是一隻體型纖細但毛髮亮麗的母熊,有著一雙所有熊都具有的溫柔眼睛。體重五十九公斤,全長一百四十九公分,前兩對乳頭特別大而明顯,顯示是隻有繁殖紀錄的母熊。左前肢的中間三趾都不見了,又是一隻曾誤中陷阱虎口餘生的熊媽媽,我們的心也都沉了。林大哥為牠取名為Galubish,也就是布農語中的「呂宋莢□」,期盼牠縱入山林後永不再遇陷阱或獵人。

 
 
 
訊息公告
 
 
 
 
AI神探升級 全方位預測犯罪
沙發、散落一地的玩具,這個看似平常的場景卻是駭人聽聞的犯罪現場,但要如何在這裡找到罪犯留下的蛛絲馬跡?恐怕連福爾摩斯也要傷透腦筋。好消息是,現代警察有了「人工智慧」這個新夥伴,不僅可以幫忙揪出罪犯,更能預測犯罪。

爸媽掌握技巧 數位內容是孩子成長的助力
數位時代的來臨,卡通、電影、YouTube加入孩子的生活,豐富了成長過程,也留下不少珍貴足跡,但孩子在觀賞這些內容的同時,父母又不免擔心是否過度沉迷,但若能有技巧地掌握,孩子將能從中有所成長。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