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15日 星期三

【這個職業有祕密-護理師篇】藍色12號/困護三事


【先探投資週刊電子報】提供潛力股報導,及分析台股、大盤趨勢、個股漲跌。讓你掌握股市,貼近台股趨勢! 【Live 互動英語報】內容生動且生活化,讓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成為最好的學習教材,並讓你輕鬆開口說英語!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04/16 第4675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這個職業有祕密-護理師篇】藍色12號/困護三事
【青春名人堂】林力敏/切開的三明治
【話題徵文:放不下的玩具】梁評貴/放不下的神
 
 
 
心情札記
 
【這個職業有祕密-護理師篇】藍色12號/困護三事
藍色12號/聯合報

關於護理師,社會大眾普遍的印象不外乎過勞、壓榨、人力短缺等。但在非職場的地方,其實也充斥著許多令我們困擾的事情,以下就個人經歷,將這些事件分成三種類型。

讓人想吶喊「我沒有電光透視眼」的類型一

撰寫文章的當下,正逢農曆春節,親朋好友聚集的高峰期;令人困擾的類型一,毫不意外地出現了。

某位長輩上門拜年,聊著聊著,突然按著腹部轉頭問我:「最近不時覺得這裡痛痛的,以前都不會,我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得什麼病?」我目測按壓處,腦海閃過人體構造圖,那裡大概是胃跟腸的位置,笑著反問:「那您去看過醫生了嗎?」他搖頭:「沒有,我想先問妳這是怎樣,再看看要不要去。」我依然笑著:「您為什麼覺得我一定會知道是什麼問題?」他給了我預料之中同時也倍感無奈的答案:「妳是學這個的,怎麼會不知道?」最後我只回答「我不知道」,並建議他:「既然您已經有症狀,還是年後去看個醫生,確認一下也比較安心。」

我能明顯感受到他對這個答案不滿意,但是很抱歉,我沒有電光透視眼,看不到人體內的狀況。再說,即便是醫師,也需要依靠儀器檢查或數據,才能下診斷。

或許有人會覺得我應該先將一些可能的原因告訴他,但這存在一定風險:要是我說輕了,對方因為這答案而延遲就醫,最後才發現是胃癌呢?要是我說重了,對方花大把時間、金錢做各種檢查,最後發現其實只是過年大吃大喝消化不良呢?相信沒有人想遇到上述任何一種狀況,所以請不要再以類似的情況為難身邊的護理朋友了好嗎?我們真的沒辦法給你明確的答案。

指責你「不進臨床,枉為護理人」的類型二

通常向別人介紹自己是護理師,有極高的機率開啟以下對話:「妳在哪高就?」「目前在醫院的健檢中心。」「那之前呢?」「一般診所、門診或是私人健檢機構。」「是喔,沒有到病房嗎?」「嗯,沒有耶。」「為什麼不去?不是說臨床缺人嗎?」「是缺人沒錯,但不代表每個護理師一定要去臨床吧,還有其他地方也需要護理人員啊。」「可是你們花這麼多精力成為護理師,卻不去最需要你們的地方,這樣成為護理師也沒意義啊,難怪會鬧護理荒。」

往往聊到這裡,我就失去繼續聊下去的興致,因為實在遇過太多太多的人,不諒解甚至瞧不起沒進臨床工作的護理師,好像不在臨床工作就有失專業、枉為護理人一樣。

諷刺的是,這些人裡面,有些還是同行。我承認,或許在臨床工作比較容易獲得成就感,但相對壓力也大,更不用說目前臨床護理的勞動環境是眾所皆知的不友善。然而,護理師不進臨床的原因不單單只因為環境,有些是因為健康問題,或家庭及生活品質等問題;難道重視自己的健康、生活品質更勝於工作上的成就,就是錯誤的嗎?我不這麼認為,在不危害他人權益的狀況下,選擇相對舒適的生活,是每個人都有的權利;你可以不認同護理師不進臨床的選擇,但請不要因此出言責備,我們只是做出不同的選擇罷了。

期待我們「如天使般百毒不侵」的類型三

會列出這麼一個分類,是出於切身之痛。每回感冒或生病時,身邊總有些聲音出現:「妳學護理的,怎麼還會讓自己生病?」「妳是白衣天使,連自己都顧不好,怎麼照顧別人?」「妳不是知道怎麼預防嗎?怎麼還被傳染呢?」

身為醫療人員,工作時當然會有一定程度的防護措施,可這不能保證一定不會被傳染。我知道,白衣天使是現代人對護理師的代稱,但這不表示我們真的如天使一般百毒不侵:我曾經得過類流感,曾經因諾羅病毒而吐得死去活來,也曾嚴重氣管過敏到喘不過氣……網路上也不乏護理師手上一邊打著點滴,一邊堅守崗位的照片。護理師也是人,所以當親友稱呼我為白衣天使時,我會答:「我不是天使,只是職業剛好是護理師的普通人類而已。」

作者簡介

藍色12號,因健康因素無法進入臨床單位輪班,從事護理行業只有五年的職場菜鳥,現職為健檢中心護理師。

【青春名人堂】林力敏/切開的三明治
林力敏/聯合報
「要往左上還是右下啊?」我盯著黯淡的岔路對照地圖苦惱。終於決定後,走沒兩步路,又在兩道發黑的階梯煞停:「該往上還是往下啊?」

這是在吉隆坡旅行的日常。在這城市已四日,一日日愈感覺片片段段,騙騙斷斷。倒也沒人騙我,是路騙我,幾次想說前面有路,走著走著路就斷了。城一片片的,一段段的。

為什麼呀?我起先不懂,被騙多了漸漸懂了。首先這城多山坡。我住的旅舍就在小山腰,出門得下一段台階才是街道,街道走沒幾步又接到上坡下坡,上街是上山,上山再下山,鎮日在上上與下下,在這馬路混合山路的城。

路的原意是連通,許多人想從這裡到那裡,就有路相連。但這城的路常常是斷絕,被山坡斷絕,被工地斷絕,被河堤斷絕,被高架橋斷絕,被大馬路斷絕。「我去前頭看能不能到對面。」在荒涼大馬路旁我對媽媽說,希望有紅綠燈、地下道或天橋。四分鐘後我臭臉回來:「前面死路。」目的地就在大馬路另一邊,卻在世界另一邊。

連捷運都斷開。這城有單軌、輕軌、快軌、捷運、火車、機場快線。「用同一張悠遊卡嗎?」我出發前問大學室友。他是馬來西亞僑生,現居吉隆坡。「不,系統不同,需要買兩張。」他回答。「好吧。」我委屈地回訊。幸好他錯了,捷運卡在去年整合,一張通用。我說:「你騙我!」他說:「拍謝,我平常都開車。」這城連當地人都騙了。

路上的女路人往往圍頭巾,媽媽參觀清真寺披頭巾成了傘蜥蜴。城西有華人街,旅舍外有印度廟,路人有殊異長相。原來西馬來西亞有三大種族,馬來人、華人、印度人。這些我先前不知道,只知道室友國語腔調怪怪。

「你會幾種語言?」我傳訊問他。「普通話、客家話、馬來語、粵語、英語,五種。」他說。天啊我好佩服,也扼腕先前好不了解室友。就像台灣不了解馬來西亞這個隔海的室友。

現在我盯著兩道發黑的階梯苦惱,該往上還是往下?這是離旅舍走路三分鐘,吉隆坡的中心,一座從亞洲金融風暴停建至今二十年的巨大廢墟外。「往上好了。」我對媽媽說,爬上階梯,踏進鬼影幢幢的鐵皮通道卻再次停步:鐵皮牆底竟然瑟縮一個灰頭巾的枯瘦女子,抱著水腦症嬰兒。

上捷運後我還在想那顆鼓脹碩大的頭顱。窗外流連市景,曾是世界最高樓的國油雙峰塔遙遙簇亮,購物中心華美,穿插於紛雜街頭。這城的片斷還在於,高樓好高,商場好美,舊頹市街也好多。貧富差距是街道之間最大的差距,用一生大概都走不過去。

那種族差距呢?車廂裡的馬來人、華人、印度人,相依也相斷。馬來人天生是穆斯林,據說跟華人絕少通婚,各過各的。昨天市集遇到的華人老闆說:「馬來人善良但懶。」他是當地人,但該信他嗎?或許再找室友問問吧。

列車嘎嘎穿過清真寺、關帝廟、印度廟。這城這國是切開的三明治,三種人,三條道,片片斷斷,未來或許會像捷運卡整合起來,或許不會。滿城道路彼此連通,或許不通。

【話題徵文:放不下的玩具】梁評貴/放不下的神
梁評貴/聯合報
有一尊神是我放不下的,祂叫「暗黑破壞神」。

時間回到二十年前,當時的自己偷偷存了好一筆錢,心一狠,買了正火紅的遊戲「暗黑破壞神」。場景裡,桌上擺的還是舊電腦,房間大燈轉熄,只留螢幕微微發光,放入光碟,待其運轉,遊戲開場畫面的篝火熊熊燃燒。

映入眼簾皆是破敗之景,世界已被惡魔包圍,而我正是突圍而出的英雄。

開啟征途後,一路殺怪、破關、練功、搜寶,好不容易來到最高等級,卻還有地獄級的最後一關沒破。但彼時因為大考將來,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武器和滑鼠,抽離遊戲,一放,就是幾個月。

怎知道考試完,重新開啟帳號,角色超過太久沒登入,已被官方刪除了。

咬著牙的心還不死,再從等級一開始練起,接續自己的懸念。在往後的時間裡,卻總是詭異地因為人生的變動,發生太久沒登入而被刪除的困境。此後遷過幾個租屋處,也總帶著那份當年買的老光碟,心底還記得,還有一關要破。

二十年後,已經三十幾歲了,連遊戲本身都出到三代,我總還惦著,估量著生活的空檔,要盡可能地去玩,盡可能地去破關,一直過到最後一關。到那刻,我才會是自己的神。

 
 
 
訊息公告
 
 
 
 
職場升遷 你還須修煉軟實力
上班族想讓職涯更成功,除了在職能上要有相對應的專業能力(硬實力),還必須擁有軟實力。何謂職場軟實力?大體而言,可包括團隊合作能力、溝通與互動能力、解決問題的能力、領導力、時間管理等能力。

次氯酸水號稱比酒精溫和 為何不能噴手消毒抗菌?
政府目前定調次氯酸水「避免用於人體」、「不要用來當做乾洗手」,但網友的討論熱度仍不減,包括「這麼溫和的東西有毒嗎?」、「酒精比較好嗎?」等。就讓我們來拆解這個謎團。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