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25日 星期三

【生活進行式】葉揚/總裁的人生觀:陌生人在旁邊加油,也是滿可怕的


【柿子文化心靈養生報】提供健康、飲食、旅遊等各種人生體驗,讓你不只照顧自己的身體,也疼愛自己的心! 成功不是偶然,能力才是關鍵!【能力雜誌電子報】是專業經理人暨上班族提升競爭力最佳管道!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03/26 第4662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生活進行式】葉揚/總裁的人生觀:陌生人在旁邊加油,也是滿可怕的
【話題徵文:開獎時刻】朱玲/父親的中獎夢
【青春名人堂】印度尤/人心比病毒還多變
 
 
 
心情札記
 
【生活進行式】葉揚/總裁的人生觀:陌生人在旁邊加油,也是滿可怕的
葉揚/聯合報

我把孩子羅比稱作總裁,是因為他開始會說話以後,常常露出老人講古的表情。

羅比的生日願望

之前帶羅比去故宮旁邊的池塘餵魚,花了十元買一盒飼料,裡面大概有兩百顆吧。很多小朋友都圍在一起餵魚,和樂融融。

我說:「羅比,我們也買好飼料了,一起來餵魚吧。」

每個人都一顆一顆地丟著飼料,沒想到,羅比左看看右看看,一次就把整盒倒下去了。

所有的魚都跑到我們前面狂吃飼料。

我驚訝:「啊!」

羅比則是得意表示:「媽媽妳看,別人都沒有魚了……」(還給我大聲講。)

原來,總裁餵魚的快樂不在於餵,而是在於只有我有魚。

又有一天,羅比走過來說:「媽媽,我身體不舒服,是不是應該吃普拿疼?」

我回答他:「可是普拿疼是大人吃的。」

羅比露出為難的表情:「那,我是不是應該吃曼陀珠?」

你明明就是要吃曼陀珠,幹嘛以退為進。

羅比生日那天,我端出生日蛋糕,在準備吹蠟燭時,對他說,來吧,來許一個願望。

羅比問:「願望是什麼?」

我說:「願望就是你希望這一年可以發生的事情。」

羅比搖頭:「我沒有願望。」

我好言相勸:「你有啦,難道你完全沒有想要發生的事情嗎?」

羅比想了一想,最後說:「……希望,希望我會喜歡大家。」

然後他就吹了蛋糕上的蠟燭。

原來,失敗者才會希望別人喜歡他,總裁只在乎自己有沒有喜歡大家。

羅比去剪頭髮

羅比很怕剪頭髮,所以之前都是阿嬤趁他洗澡不注意,趕快用小剪刀稍微修剪一下。但羅比最近的髮型,鬢角長到有如耳罩,我們覺得他耳朵都要聽不到了。

我問羅比:「你為什麼不敢剪頭髮呢?」

羅比說:「我、我怕會頭破血流!」(每周學成語相當熟練的孩子。)

我在想可能是以前我拖著他去剪過一次,當時羅比年紀太小了,嚇得亂七八糟,留下不好的印象。這幾天我又一直不停地和他溝通去剪頭髮的事,羅比終於在我答應剪完頭髮要帶他去玩具反斗城之後,同意去剪頭髮。

「我告訴你,我們要去HAPPY HAIR,超happy。而且媽媽認識那個設計師姊姊,她人超好的。」

羅比很緊張,我們坐Uber出發去髮廊時,他一直碎念:「真的,真的不會頭破血流嗎?」

「你不要怕啦,媽媽剪過好多次頭髮,都沒有怎樣。不然,你問司機叔叔,他有沒有剪過很多次頭髮?」

司機十分配合我,爽朗地表示:「有喔,有喔,我好像剪過幾百次的樣子。」

羅比撫胸:「好恐怖,剪頭髮好恐怖!」

司機建議:「你如果害怕什麼,就跟剪頭髮的阿姨溝通一下啊。」

我說:「對對對,不然你現在就練習講看看好了?」

羅比雙手合十:「拜偷拜偷,不要剪我的頭皮!」

(誰要剪你的頭皮啦!人家只想好好上班領薪水,沒有人想要坐牢好嗎?)

或許真的有童年陰影,羅比的話變得很少,我只好一個人在那邊興奮:「羅比,你知道嗎?媽媽每次剪頭髮,都好像重新活過來一次!」司機也跟著追加:「我剪完頭髮吼,也覺得很開心啊,大家都會稱讚你,說剪完頭髮好帥啊!」我與司機就這樣一路上大講自己愉快的剪髮經驗,兩方重重疊疊,互相褒獎,誇張到每次剪髮都像得諾貝爾獎那樣偉大。

下車前,司機很認真地轉頭看著羅比:「不然這樣,你覺得Uber叔叔要不要停車,下車幫你加油,陪你一起剪頭髮?」

羅比搖搖手:「還、還是不要好了。」

司機露出笑容:「為什麼呢?你是不是變勇敢了?」

這時羅比說出他的心聲:「因為,有陌生人,在剪頭髮的時候,在旁邊加油,也是,也是滿可怕的……」

(司機真是好心給雷親,羅比你就說點場面話會怎樣!)

結果羅比剪髮非常順利,他一開始抱著恐懼的心,接著慢慢放鬆下來。剪完頭髮,羅比摸摸自己的鬢角問我:「怎麼刺刺的?」

我怕他不喜歡,便趕快說:「你知道嗎?會刺刺的,是因為你有很多健康的新頭髮要長出來啊,如果是禿頭的人,剪完頭髮就不會是刺刺的喔,因為他們沒頭髮。」

羅比笑著回答:「我知道,我知道啊,禿頭會變得滑滑的。」

「咦,你怎麼知道禿頭的人會怎樣?」

總裁露出和藹的笑容說:「因為,我以前老的時候,也是禿頭啊。」

媽媽我惹到前世總裁了趕快跪下!

●摘自重版出版《總裁獅子頭》

【話題徵文:開獎時刻】朱玲/父親的中獎夢
朱玲/聯合報
九十七歲的父親,除了重聽,驚人的記憶力與強烈的求知慾皆不遜於兒孫們。平日用平板電腦獲取各種知識,是名副其實的活到老、學到老。兩個月一次的統一發票對獎,更是絕對不會忘記的大事。

他對「一張發票、一個希望」深信不疑,常夢想中大獎時,要如何分配獎金給兒孫們。每逢單月二十五日,父親會用平板上網找出統一發票中獎號碼,慎重其事地拿筆抄下數字,並用紅筆將最後一個數字圈起,再好整以暇地一張一張對獎。

父親幾乎不出門購物,但他每兩個月仍能擁有數百張兒孫們「進貢」的發票。他將發票一張張疊放整齊,再用蝴蝶夾夾好,以方便對獎。若幸運中小獎,會立刻將中獎發票用平板電腦拍下來,傳到群組給家人看,分享他的喜悅。當然,更多時候是長嘆一聲:「中獎真難啊!」

上個月,家人陪父親圍坐小茶几對獎。賓果!中了一張兩百元,引來大家一陣歡呼。即使尚未兌換現金,開心的父親還是立刻找出三個五十元硬幣分給三個孫子吃紅,僅留下五十元給自己添福,真是皆大歡喜。

健康高壽的父親,身邊的老友皆已紛紛離世,加上重聽,使他成了極少言語、鎮日滑平板的低頭族,但也有了更多時間專注做一件事。對父親來說,對獎既是一種娛樂,也是一種可以繼續作夢的方法,而我們也樂於陪他一起作夢。

【青春名人堂】印度尤/人心比病毒還多變
印度尤/聯合報
「現在妳可以體會被歧視的感覺了!」看到我的印度製作人Sapna一臉幸災樂禍,準備看好戲的模樣,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在印度日益嚴峻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之下,這或許成了Sapna生活中的一個樂趣:誰能想到在印度總被捧上天、地位僅次於歐美白人的東亞人,也有猶如過街老鼠的一天?

印度主流的印度教,種姓制度嚴格,當地人一出生就會因為自己的姓氏被分為婆羅門(祭司)、剎帝利(王公貴族與武士)、吠舍(商人與平民)、首陀羅(奴隸),以及不在種姓階層中、地位最為卑賤的「不可碰觸者」達利特人(也就是大家俗稱的賤民),為此,過去常有人問我:「外國人在這裡,受到的待遇通常落在哪個種姓呢?」

印度人對外國人基本上是非常友善的(除了黑人),就我自己的經驗,打扮得宜、英文說得流暢、皮膚相對較白的東亞人,在這裡是頗受禮遇的,這也讓我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升溫時,特別能感受其中「溫差」。

我向Sapna抱怨:「我原本可是高於婆羅門,現在卻低於賤民!」Sapna大笑了起來,這種從金字塔頂端跌落的經驗,她可是嘗了不少。

Sapna的朋友是著名的國際電影製作人,有次她應朋友之邀前往坎城影展,卻被沒理由地拒絕了簽證。由於Sapna資產雄厚、曾在倫敦念書,又有多次出國紀錄,她唯一能想到被拒絕的理由,就是因為自己是印度人;但,在印度的種姓裡,Sapna可是皇室貴族的公主,出了國,竟彷彿成了國際間的賤民。

風水輪流轉,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全球之際,或許正如Sapna所言,在印度的我要開始感受這溫差了。

最近走在路上,常被路人大喊「新型冠狀病毒」和「病毒」,也遇過店家在我們拿起商品查看時,突然粗暴地搶回商品,一副不賣我們的樣子;更有新聞傳出華人被趕出酒店,甚至毫無病徵卻被要求至當地醫院取得檢體化驗的陰性證明,確認沒病才可入住。

一開始遇到這些歧視,我氣得不行,罵他們是巴基斯坦人--印巴獨立七十多年以來都是宿敵,印度人恨巴基斯坦恨得牙癢癢的,被罵巴基斯坦人可不把他們氣炸。後來,我又罵了他們是傻瓜、笨蛋,卻愈罵愈心酸,一度對著罵我的人群咳嗽;雖然當時我戴著口罩,他們還是嚇到不行。一時間人群騷動鬼叫,跳波浪舞似地為我開了一條路,我的太太L嚇得趕緊把我拉走。事後回想,覺得有些危險,但也有點「一解心頭之恨」的感覺。

經過幾日的暴怒與掙扎,我學會轉念,想通這些歧視我們的人畢竟是少數,他們是因為對病毒的恐懼與無知,才產生了具有針對性的歧視與攻擊,而這才是這些日子裡最可怕的事:人們開始仇視彼此、怪罪彼此、歧視彼此、隔絕彼此,一方的惡意引起了另一方的惡意,無限循環……只希望病毒休止的那刻,從人類身體消除的不只是病毒,還有那些疙瘩。

畢竟,人心比病毒還多變,人心比病毒還要可怕。

 
 
 
訊息公告
 
 
 
 
高齡化社會 3大族群保險這樣買
社會越來越老化,不管是有老有少的「三明治族」,還是孩子還小的「孝子孝女族」,甚至是無家累一身輕的「頂客族」,都各自有適合的保險搭配方式。根據自己需求買到適當的保險,才是最真切的保障方式。

《女鬼橋》你的同學不是你的同學?!
今年度最讓人期待的恐怖國片強勢來襲,就屬《女鬼橋》了!東海大學的鬼故事,或許對於一般人來說有些陌生,但是對於大學生藉由BBS論壇的以訛傳訛,變成了一段永續輪迴的校園鬼故事。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