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16日 星期一

【旅行自拍棒--我與老公同行】王蘭芬/連大姨媽都嚇壞的旅行


【聯安醫週刊】提供健康新知、飲食營養等內容,以淺顯易懂的方式和大家輕鬆聊健康,落實生活中的健康美學。 如果你是美食主義的信奉者,喜歡動手打理家中事物,並堅信生活值得用心去經營,歡迎加入【生活高手】行列!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03/17 第4655期
 
精彩內容
 
今日繽紛 【旅行自拍棒--我與老公同行】王蘭芬/連大姨媽都嚇壞的旅行
心情札記 【青春名人堂】上田莉棋/國民動物
【珊海經】布朗尼飛魚/別人有的,我也要有
 
 
 
今日繽紛
 
【旅行自拍棒--我與老公同行】王蘭芬/連大姨媽都嚇壞的旅行
王蘭芬/聯合報
三鷹之森吉卜力美術館,完整呈現了宮崎駿動畫裡的奇幻世界。照片提供/王蘭芬

排骨酥麵才吃兩塊肉,老公就嘩地站起來

每次跟朋友講:「我老公超兇、超專制的。」大家都不相信:「怎麼可能,明明每次看到他都笑瞇瞇的、人超客氣的啊,一定是妳太誇張了。」

本來孤立無援、無處訴苦的我,終於從某一事件開始,獲得我妹妹的聲援,從此當我宣稱我老公脾氣古怪時,她就會在旁邊猛點頭:「真的真的,我姊夫真的滿可怕的。」

那個事件就是我妹帶著女兒跟著我們一家去日本玩。

明明中午十二點的飛機,早上七點我老公就大吼著要全家起床:「去給我收行李,尤其是妳!」他轉向我:「不要在那邊給我化妝化到來不及,然後打給妳妹妹,看他們起床了沒。」我小聲說:「他們會自己控制時間,幹嘛要我叫?」「叫就對了,睡過頭來不及我可不管。」(眼神狠)

衝到機場進了關才十點,小孩喊餓,於是到二樓美食區找桌子坐下,他們點的套餐比較快,我叫的排骨酥麵不知為何做了半天,好不容易上桌才吃兩塊肉,老公嘩地站起來說:「走了走了!」

「蛤,我麵還沒吃完。」我喊。

「不要吃了,機場東西又不好吃。」老公邊講邊背起包包。

只好丟下還熱騰騰冒著煙的麵跟著拿包包,這時我妹跟她女兒才跑著抵達,慌張地問:「啊?要登機了嗎?我們還沒吃早餐。」一看手機,離登機明明就還有一個半小時,老公此時稍微客氣一點(畢竟有外人在):「好吧,不然你們吃快點。」說完把我的護照跟機票扔在我面前:「自己收好,不要拖到被人家廣播!」

終於抵達東京,入住感覺很高級的飯店,有超級舒服的大床和潔白巨型浴缸,但清晨六點大家就被我老公統統叫醒,我說唉唷好不容易休假讓大家睡飽一點嘛,他冷問:「妳花這麼多錢來日本睡覺喔?要睡覺不會回家睡?」我們只好摸摸鼻子起床。

我跟我妹面面相覷,這次不敢再出聲違逆

早上的自助餐多樣又美味到像作夢一樣,興奮地拿了生魚片、帝王蟹腳、各種新鮮沙拉跟水果,別忘了還有美味得不得了的甜點們。心滿意足地坐下,吃了幾口,喝下熱騰騰的拿鐵,呼出一口氣:「好幸福喔。」此時只見大爺囫圇乾掉第二杯咖啡,把膝上餐巾往桌上一放:「好了,走了!」

我跟我妹面面相覷,這次不敢再出聲違逆,默默大口塞進一塊甜點,再把咖啡硬灌下去。我妹女兒嘴裡跟手上各一塊麵包,含糊喊道:「等等我!」一面追出來。

老公像母鴨帶小鴨般押著我們大大小小,先發地鐵票,趕我們上車、下車、換車,從某個出口鑽出,穿過擁擠人潮,走到某間店,然後說:「好,排隊,這間拉麵超有名。」

「一早就吃拉麵喔?」我又不知死活地開口。

「廢話,不這個時候吃就排不到了!」果然被罵。

幸好拉麵真的超級好吃,而一被稱讚的老公,就像打了雞血般更加有精神,再度拉隊在東京街頭甩尾(誤)狂奔,直行、轉彎、過馬路,突然來到一條人超多的商店街,「你們在這裡等!」說完頭也不回沒入人群之中。

「我們現在要做什麼?」我妹小聲問,我只能聳聳肩。

過了好像幾世紀後,大人終於再度現身,手裡提著紙袋,滿面笑容:「快快,趁熱吃!這個可樂餅超有名的,害我排好久。」朝我們手裡塞進兩大個。

「才剛吃過拉麵耶,吃不下啦!」我說。我妹跟三個小孩站在旁邊也是一臉難色。

老公臉一虎:「吃!」

於是在路邊站成一排,乖乖大咬那又大又燙又刺的可樂餅。

第三天目標為宮崎駿美術館,從地鐵站出來後,找接駁車誤了一點時間,等我們匆匆趕到,車子剛好開走。老公像熱鍋上的螞蟻圍著站牌轉了好幾次,確認下一班的時間,口中念念有詞,最後對我們宣布:「坐一下班會錯過預約進場的時間,我們用跑的去!」

用跑的?我妹看著自己美麗但顯然難穿的跟鞋,眼神由無助轉為慌張,無奈跟在我們後面瘋狂地跑起來。如此一路從三鷹站經過「風的散步道」(瘋的跑步道)、「井之頭公園」(被罵到臭頭公園),如此不間斷地跑了二十分鐘,才趕在預約時間的最後一分鐘,衝進龍貓的世界。

從日本回來後,我妹拇趾外翻嚴重到必須治療,連更年期都提早報到,從此她再也不敢跟我們出國。

 
 
 
心情札記
 
【青春名人堂】上田莉棋/國民動物
上田莉棋/聯合報
如果不討論國花、國鳥一類的動物,而是代表某國的精神層面或傳說、這樣明星般存在的「國民動物」,相信大家都同意,日本的代表就是涉谷站外的銅像,秋田犬八公。

來到智利聖地牙哥,市內處處可以看到示威遊行者畫上的塗鴉和文宣,內容以痛罵政府、揭露警暴、表達訴求外,也常以一隻黑狗作為主角。這隻身型瘦長、毛髮黑亮、頸繫紅圍巾的狗,名為Negro Matapacos,其意思較有爭議性,可翻為「殺警小黑」(因智利警暴問題令人心寒)。

拉丁美洲的各式社會運動長期進行,只是去年智利發生大規模示威行動,才登上了國際新聞頭條,更廣為人知。而小黑的故事,最早在2011年的學生運動間流傳,牠原是浪浪,被照顧者收養後,不知為何常出沒當地幾所大學,巧合地現身多場示威活動,和示威的學生們站同一陣線,慢慢被他們視為夥伴。其照顧者為小黑繫上紅巾,每有示威活動,照顧者就讓小黑出門,待晚上牠自行回家。

2017年,小黑終在照顧者和獸醫看顧下回到天國;據一些智利媒體報導,牠和六位母狗共誕下三十二隻小狗狗呢。小黑並沒參與2019年國際間才注意到的社會運動,但牠的身影和形象,早已成為聖地牙哥處處可見的反政府文宣素材,遠至紐約、日本都有人紀念牠。

在美國的國民動物代表,應是能預測天氣的土撥鼠菲爾(Phil)。每年2月2日,部分美國州份會舉行土撥鼠日,據稱當天從泥土中冬眠醒來的土撥鼠,如果一站起來就能看到其影子,代表天氣放晴,預示這年冬天會再持續六星期;若土撥鼠站起來沒有影子,為陰天,也就預言春天即將來臨。

在賓夕凡尼亞州的土撥鼠菲爾在當日爬出窩後,「懂土撥鼠語」的土撥鼠日主席會和菲爾交談,再向大眾公布預測。事實上,土撥鼠的平均壽命只有六年,但主席指出菲爾自十九世紀末即作預測,可見其中早更換了無數代菲爾。更好笑是有人曾向菲爾及其他州份的土撥鼠提告,控訴預測不準;但至少菲爾已是美國春天的代表動物了。

在非洲的國家公園,不少地方都有其具代表性的動物。參加safari時,追蹤動物的導遊能像介紹朋友般,告訴你那隻獅子、獵豹叫什麼名字。還記得2015年令世界很多人憤怒的塞西爾獅子之死嗎?這頭辛巴威的知名獅子,被美國牙醫射殺。塞西爾死後,有動物保育學家忍不住嘆氣:「大家只同情塞西爾,但非洲的其他獅子也在滅絕的邊緣,國際社會卻選擇忽視。」這固然是無奈的事實,可這起事件也確實喚起國際對野生動物處境的關注。

不論是智利的小黑、美國的菲爾、辛巴威的塞西爾,當牠們擁有名字後,社會大眾普遍都會增加對相關動物整體物種的認識,延伸至注意其權益;這或許是國民動物被命運標籤的意義。

【珊海經】布朗尼飛魚/別人有的,我也要有
布朗尼飛魚/聯合報

珊瑚礁的魚族眾多,不同個體生物間會競爭食物與空間,我們經常可見魚相互追逐、驅離,甚至打鬥,以維護資源;不過,也不全然如此,有時明明是應該對立的魚,卻會在魚群之中安然共處,這其中必有些蹊蹺。

珊瑚礁的魚族擅於「看人臉色」,觀察對方行動,進而相互影響。舉例來說,當某魚發現食物時,縱然周遭有捕食者,牠仍很可能甘冒風險趨近之;而當牠打算大快朵頤之際,原本是競爭的對手魚見狀,也很可能會罔顧危機,堅持尾隨而至。

這時候,兩者間不會出現驅趕、追逐等爭鬥動作。事實上,當眾魚蜂擁集結時,牠們對於環境警覺敏感程度會降低,似乎知道只要數量足夠,就可以相互分攤風險。然而,這樣的和平到底是短暫的,一旦魚群解散,競爭依然存在。

珊瑚礁魚類彼此覺察行動而造成的群聚,推測應該會對於環境有相當的影響力,當魚群不花力氣爭鬥而是認真吃藻類、珊瑚蟲和其他附著生物,可能會清出相當多的基質,讓新生個體有機會定棲入住,這可增添生物多樣程度。

人類社會中常見「別人有的,我也要有」的比較心態,於是觀察對手動向的本領變得相當重要;珊瑚礁魚類透過感知彼此行動,並隨著競爭對手出招跟進,也算是天生會比較。這樣看來,人與魚之間,還挺有相似之處。

 
 
 
訊息公告
 
 
 
 
疫情擴散40天 全球經濟劇震全解析
2月最後一周,美股經歷史上最瘋狂的一次震盪,3月3日,聯準會無預警宣布降息2碼;另一端的歐洲,義大利的疫情快速惡化,德國將成歐陸經濟重災區;在亞洲,全球第2大經濟體中國的復工進展依舊遲緩,市場日益憂慮韓國恐成「第2個武漢」。

不只流感、武漢肺炎!諾羅病毒傳染力也很高
諾羅病毒具有高度傳染力,經常是家中一人受到感染,便引起全家感染之現象,甚至可能因受感染者的活動範圍而引起社區流行,特別是人口密集的地方,例如:校園、安親班、觀光區、飯店……等人多的地方。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