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11日 星期二

【這個職業有祕密□漫畫家篇】謝東霖/漫畫家不是把漫畫畫好就好了嗎?


這一刻,科技發展又有什麼新發現?和【FIND科技報】一起在無遠弗界的資訊汪洋中遊走,盡情挖掘新知識! 【臺北畫刊】網羅生活休閒、觀光旅遊等豐富資訊,深刻描繪臺北生活圈的點點滴滴,教你情不自禁愛上臺北!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02/12 第4631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這個職業有祕密□漫畫家篇】謝東霖/漫畫家不是把漫畫畫好就好了嗎?
【珊海經】布朗尼飛魚/珊瑚礁的絕地武士
【青春名人堂】劉冠吟/真實的陪伴
 
 
 
心情札記
 
【這個職業有祕密□漫畫家篇】謝東霖/漫畫家不是把漫畫畫好就好了嗎?
謝東霖/聯合報

創作者必須自己成為橋梁

去年十月,知名網路漫畫平台LINE WEBTOON舉辦了作家培訓營,針對簽約作家們進行知識傳授,共有三位講師,兩位是LINE WEBTOON從韓國邀請來的資深漫畫家,另一位則是我。

在韓國,漫畫家已經是一個被人敬重的職業,作品誕生之後也會有相關的產業鏈去擴大效益。在那為期兩天的培訓營中,我雖是講師,但也求知若渴地坐在台下聽韓國漫畫家分享經驗,其中有一段令我印象深刻。

當韓國漫畫家分享完她的簡報後,進入了Q&A時間,我舉手請教:「請問妳是怎麼經營個人品牌的呢?」韓國漫畫家有一點困惑,告訴我們,她其實沒有特別經營,就是閒暇寫寫blog而已。

然後同樣是去年十月的事。我出席了一場創作者聚會,恰巧與許多台灣知名創作者同桌,我以為我們會多聊聊創作的事,結果話一說出口,彼此想要交流的,全是品牌經營、客群分析、獲利模式、商業思考、周邊延伸。

然後是最近的事。我與夥伴討論作品要不要找人代理授權、要不要自己發展周邊、要不要配合連載考慮出版。一陣長談之後,夥伴說好累喔,為什麼漫畫家要自己處理這些事呢?

漫畫家不是把漫畫畫好就好了嗎?

在台灣,在我認識的同輩漫畫家中,幾乎都要自己處理漫畫創作以外的許多事,大部分都會經營社群,而且社群的業配通常是重要的收入,要接業配就要學會懂得廣告策略思考、開發可配合業配的內容,以及進階的報價怎麼協調、合約如何議定。

有的漫畫家則是要自己發動集資計畫、產製周邊商品,找哪間廠商、在哪裡賣、如何定價、物流怎麼解決、過程以及售後的各種客服問題,無一不是親力親為。

還有一些漫畫家,除了連載外接專欄、接設計案、接演講、接評審、接參展、接教學。如果是在LINE WEBTOON上連載相對單純一點,因為會有一份穩定月薪,不過我認識的LINE WEBTOON台灣作家,也有不少在做上述那些事,或者,根本另外有一份正職。

漫畫家是一門職業,但全職漫畫家對我來說更接近創業。因為這個產業鏈有很多需要連結的空間,所以創作者必須自己成為橋梁。

現階段的我依然自力更生

其實,近年也有許多優秀的經紀公司在台灣立足,他們協助創作者解決上述百分之九十的事,不過這些創作者還是以圖文插畫作家居多,因為漫畫家是說故事的人,要說好一段故事需要一段時間醞釀,不比圖文插畫作家的更新頻率來得高。然而,商業需求通常都期待能快速產出內容,所以在這一點上,解釋了多數經紀公司服務的對象,為什麼以圖文插畫作家居多。

台灣也不是沒有專門服務漫畫家的經紀公司,可惜真的很少,現階段能做出成績的更是屈指可數。為此,每當有演講機會,我都會公開呼籲,如果察覺自己可能不是這塊料,但又很想參與其中,那麼成為這個產業鏈的橋梁也是很棒的選擇,不是只有畫漫畫才能成為漫畫產業的一份子。

不過,現階段的我依然自力更生,幾乎每天更新粉絲專頁,並且已經連續兩年同時連載二至四部作品,有的擔任編劇,有的自己通包。我當然也接業配,我甚至成立公司來處理發票,然後我現在還有一個空間,除了自己教課,也會不定期邀請漫畫家來開設各種漫畫相關課程。

這些挑戰確實都是學習,讓我的能力更加多元。不過,不得不說,這樣的生活跟我童年以為的漫畫家生活有很大的差別,老實說,大概也跟現在歐美日韓的全職漫畫家很不一樣。只能祈求新書《我在詐騙公司上班》大賣,且順利賣出影視改編版權,讓我這個職業漫畫家可以好好畫漫畫。

作者簡介:

謝東霖,台灣漫畫家、插畫家、小說家,曾任職於4A廣告代理商,擔任文案一職。作品融合幽默、諷刺的風格,現為全職的創意工作者,並經營以ACGN為主題的創意空間T_PLACE。

讀完今天的「這個職業有祕密□漫畫家篇」,你對漫畫家有了什麼新認識嗎?或是你曾與漫畫家有過怎樣的互動?歡迎來稿和我們分享,稿寄:benfen@udngroup.com,前三名刊出作者可獲得時報出版《恐怖編輯部:某新人漫畫家的真實悲慘故事》一本。

【珊海經】布朗尼飛魚/珊瑚礁的絕地武士
布朗尼飛魚/聯合報

全球海水升溫,珊瑚白化死亡之後,許多魚類也受到影響,像是吃珊瑚蟲的蝴蝶魚食物變少了,生活在珊瑚枝條中的葉□虎也失去了家園。不過,科學家調查珊瑚礁白化後的魚類變化,發現當眾魚數量大減之際,唯獨鸚哥魚數量激增二至八倍,而且體型比沒有白化的地點個體大百分之二十。這個調查在相隔八千公里的澳洲與印度洋測站分別進行,兩者呈現相似趨勢,所以應該不是個別地區獨有的現象。

為什麼會這樣呢?這就要先說到珊瑚死後,骨骼會變成藻類和藍綠藻可以生長的基質,這時候吃藻類又啃珊瑚的鸚哥魚,沒有其他魚類搶食物,於是數量變多、體型變大。同時間,儘管現階段乍看珊瑚減少、藻類增生,但由於鸚哥魚的存在,藻類其實無法橫生,一旦環境恢復,珊瑚就能在沒藻類盤據的基質上生長,而且在茁壯之後,吸引其他魚類進駐。研究者推測,到了那個時期,鸚哥魚大概會面臨不少競爭者或捕食者,數量會降回常態。

以巨觀來看,這是珊瑚礁生態系統受損時自我修復的運作,而鸚哥魚可說是驅動珊瑚礁恢復健康的動力之一。

《星際大戰》系列電影中,絕地武士維護和平、保護弱小、調解紛爭,以維持宇宙光明勢力為己任;而鸚哥魚平衡藻類和珊瑚的此消彼長,讓生態系統從劇烈擾動中復原,可說是促成珊瑚礁健康的絕地武士!

【青春名人堂】劉冠吟/真實的陪伴
劉冠吟/聯合報
家附近有很多炸雞排的小店,我是個消夜愛好者,每間店都嘗過一遍。台灣的雞排行之有年,已經成為街頭食物的代表者之一,各種派別滋味不同,以前還在台大就讀時,課間娛樂是買一塊校園內遠近馳名的「姊妹花雞排」。姊妹花雞排以肉排的面積大而出名,裹粉偏甜,亦是好吃,但如果有得選,好吃者如我喜歡肉質厚、粉偏薄、起鍋後灑一點胡椒的類型。

小食店的風景,除了食物本身,老闆通常都有點趣味。我家位處住宅區,附近一帶的小食店多半由夫妻共同經營,有喜歡一邊做生意一邊鬥嘴的,有默契無間像四手聯彈的,也有一看就是太太手腳俐落先生專門來闖禍的。其中有一間雞排店由年輕夫妻共同經營,帶著一個不滿兩歲的幼兒一起做生意,食物品質好水準穩定,雖然雞排店競爭激烈,但他們是生意最好的一間。

我是個家有幼兒的媽媽,在外看到幼兒都會多看幾眼。雞排店老闆的幼兒跟一般小孩不太一樣,大部分三歲前的小孩都會怕生,大多是階段性怕生,相處一段時間以後能自然互動,時間長短則看孩子的人格特質不一定,絕大部分小孩至少都有五分鐘的預熱期,看到被允許互動的陌生人(像父母的朋友),來往五分鐘可自然相處,有些孩子則是到了上小學都還無法跟不熟的人互動,狀況因人而異。

雞排店的小幼兒來者不拒,只要是上門的客人他都拉著一起玩。初次見面時,我在攤位前剛站定,他就推著他的小車子過來跟我說明他的玩具。老闆看我有點驚訝,搔搔頭難為情地說:「我們做生意時間很長,幾乎沒有空陪他,所以他很習慣找客人玩,所有的foodpanda都跟他很熟,panda也知道到我們店等的時候沒空滑手機,因為會被小孩纏上。」果不其然,來了一個panda外送員,馬上被小幼兒手牽著手拉進去看其他玩具了。

我的小孩常繞著我說:「媽媽我現在要幹嘛?」沒有耐性的我總是回說妳不會自己去想喔。在當了媽媽多年後,才慢慢體會到她不是無聊,多數時候是希望我好好陪她。我偶爾會帶孩子一起去公司,同事們覺得她可愛,常會陪她畫畫,聊一些兒童專屬的話題。我有一次問她,妳喜歡媽媽公司裡的人嗎?她不假思索說:「喜歡啊,他們陪我的時候不會滑手機。」

智慧型手機跟社群媒體發達以後,沒有被分割的注意力變得昂貴,孩子的話提醒我真實且緊密的陪伴有多麼重要,對孩子是如此,對生命中每一個珍惜的人亦如是。

 
 
 
訊息公告
 
 
 
 
胰臟癌的早期信號有哪些?
胰臟的位置在後腹腔,因此容易被忽略。且大部分的胰臟癌在初期發生病變時,並沒有明顯的症狀,通常等到癌細胞持續擴大、腫瘤造成壓迫,才會出現以下典型症狀。

打造未來的夢:東京奧運發展史
東京,亞洲第一個舉辦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兩次的城市,如果今年是在尋找超越國族的語言,那麼上一次一九六四年的東京奧運,就是民族光榮的展現,一個從廢墟中站起來的城市,重新展現日本的光芒。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