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10日 星期一

【這個職業有祕密□漫畫家篇】61Chi/非典型專職漫畫家是怎麼活下來的?


這一刻,科技發展又有什麼新發現?和【FIND科技報】一起在無遠弗界的資訊汪洋中遊走,盡情挖掘新知識! 【臺北畫刊】網羅生活休閒、觀光旅遊等豐富資訊,深刻描繪臺北生活圈的點點滴滴,教你情不自禁愛上臺北!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02/11 第4630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這個職業有祕密□漫畫家篇】61Chi/非典型專職漫畫家是怎麼活下來的?
【青春名人堂】許子漢/明冷的春雪
【話題徵文:開獎時刻】宋奇勳/傲嬌的替代役
 
 
 
心情札記
 
【這個職業有祕密□漫畫家篇】61Chi/非典型專職漫畫家是怎麼活下來的?
61Chi/聯合報

來說說那些非典型的收入項目吧

我的自我介紹通常開頭是這樣的:「漫畫、插畫、平面設計三棲,興趣是攝影及旅行。至今已自費出版十餘本書,2014年以第一本商業漫畫《房間》正式出道。」這似乎解釋了標題的問句:非典型專職漫畫家是怎麼活下來的?但我相信大家肯定還是有疑問(尤其是住處的管理員高先生,每每看見我在上班時間不斷進出大樓,並且經常收到文化部的來函),到底一個天天睡滿十小時,過午才醒的專職漫畫家,是怎麼活到而立之年的呢?連我本人都覺得神祕。

為此,我下載了一個App,曾經有三年的時間都非常認真記帳。支出部分除了旅行、房租、交通、帳單、美術用品等所有生活工作開銷,小至買五元郵票也不放過。說到收入部分可有趣了,內建項目是不夠用的,我必須不斷地新增,除了自由接案者肯定有的基本項目,如插畫、漫畫、設計稿費,以及出書後的自費出版收入(擺攤)、版稅之外,陸續出現的有參展費、講師費、獎金、駐村生活費結餘款、漫畫輔導金補助等零碎項目,然後是我每年最期待的「退稅」。喔,沒錯,至今我還是退稅人口。

來說說那些非典型的收入項目吧!高中畢業後我出版了第一本同人誌(當然是自費出版),累積出一批同人誌販售會場的讀者,印刷量從一百逐年增加至一千本,有時候還會再加印幾百本。跟商業出版拿版稅的方式不同,自費出版作者只需要支出印刷費以及攤位租金,剩下的全是收入。所以,大學就讀美術系的四年(自費出版玩最瘋的人生階段),我從來沒有擔心過生活費。進入設計研究所後,情況變了,因為我報名了「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台灣館漫畫家代表徵選」。當時只是懞懞懂懂地整理那些自費出版品(漫畫、插畫集、繪本)就報名了,完全沒聽過安古蘭這個地方,也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日本漫畫以外的歐洲漫畫存在,甚至沒有看過商業出版的台灣漫畫,而報名的主因只是我愛旅行,選上的話可以去法國。沒想到,我還真的選上了!二十三歲的我成了最年輕且無知的台灣漫畫家代表。

「補助款」是我重要的收入之一

2012年晃了一趟法國安古蘭漫畫節,我的記帳項目從此多了「參展費」,回台後漫畫創作方向、內容、風格從此大變。我也開始學習法文,渴望再去安古蘭漫畫節接受薰陶,並奮力畫出新作品《房間》,成功選上2014年的參展代表;那一次,我依然是其中最年輕的漫畫家,但已閱讀不少台灣、歐洲漫畫作品,並想將作品打進歐漫市場。

後來,我經歷一段創作空窗期,發現文化部與多國藝術村簽約,每年都會送藝術家出國駐村創作、交流,而我幸運獲選兩個駐村資格,去了捷克與法國安古蘭。那時,我一年有半年不在台灣,「駐村生活費結餘款」就在該時期出現於App的項目中。而當業界開始好奇什麼是安古蘭漫畫節、駐村是什麼樣子,我受邀演講、分享創作經驗的次數也愈來愈多,「講師費」便出現在欄位中。再隨著時間推移,作品愈來愈多,《房間》得獎了,第二本、第三本漫畫又得獎了,記帳項目多了「獎金」。

這兩年,文化部著手推動漫畫產業,核准一筆可觀的經費,意圖增加台灣漫畫的產量。創作者申請後可以拿到漫畫輔導金,也就是稿費(我已當作失業救濟金),「補助款」成了我重要的收入之一。

回頭說那個我認真記帳的App。由於每次查看收支總額,不知為什麼永遠都是赤字,某回一怒之下便把App刪了!管他是怎麼活下來的,反正只要還活著,我就能繼續畫下去嘛。

作者簡介:

61Chi,漫畫、插畫、平面設計三棲自由接案者,曾於捷克、法國藝術駐村,並代表台灣參展法國安古蘭漫畫節。著有《房間》、《南方小鎮時光》、《城市裡,有時候》等書。

讀完今天的「這個職業有祕密□漫畫家篇」,你對漫畫家有了什麼新認識嗎?或是你曾與漫畫家有過怎樣的互動?歡迎來稿和我們分享,稿寄:benfen@udngroup.com,前三名刊出作者可獲得時報出版《恐怖編輯部:某新人漫畫家的真實悲慘故事》一本

【青春名人堂】許子漢/明冷的春雪
許子漢/聯合報
求學過程中,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不看漫畫書,因為要好好準備聯考,看漫畫的是偷懶的壞學生。但小學時期,我不但看漫畫書,我還會畫漫畫。機器人和他的主人阿金少爺,聽過嗎?劉興欽的作品。

這個機器人有顆大大的頭(很像一顆大饅頭),頭上有支天線,兩個像小碟子的耳朵。臂膀彎彎,手掌是把鋒利的剪子。四方形的身子,一雙短短的腿,腳下有小小的輪子。阿金是個古裝打扮的少年,戴著頂瓜皮帽,臉上有幾顆麻子。這機器人會飛,會噴火,載著他的阿金少爺,四處打抱不平,救苦救難。

小學班上同學很多人愛看,我們也個個都會畫這機器人。別誤會,我們班不是美術班,會畫畫的人不多,我的美術天分尤其有限,是班上有位同學教會了大家畫這個機器人。

他也有個大大的頭,一雙大眼睛,火火亮亮的。個子也高大,手長腳長,坐在教室最後面。穿的衣服總嫌小,又常缺釦子,一頭亂髮橫豎無狀。不太運動,不說話,下課總不出教室玩,老拿著筆在紙上畫個沒完。他教會了很多同學畫那機器人和阿金少爺。

我這老是考第一名的資優生,全班只敬佩,甚至崇拜他一個。我那時整天畫機器人,課本上、書桌上、墊板上到處都畫,他也總是肯教,哪裡畫得不好,他就再畫一遍給你看。我當時應該一心想成為他最好的學生吧!

但他不快樂,老師給他的成績不好,嫌他不講話,嫌他笨,所以一般的課對他是種痛苦,考試對他也極為痛苦。有時,我看著他坐在教室最後面的角落,雙手插進頭髮裡,一雙大眼不只發亮,更發燙,直瞪瞪的,有點嚇人。我知道他不快樂,除了畫畫的時候。所以我更常畫機器人,拿去請教他,他就會靜靜地、細細地修改我的畫,再畫給我看。那眼神不再燙人,像山裡剛融的春雪,明冷又清澈。

那年我當了班長,不知為何,班導去做家庭訪問時,要我陪著他。因此,我來到了這位同學的家裡。老師和他父親談了什麼,我沒印象了。我很侷促不安,因為我那同學用一雙火亮的大眼,很不安地看著我。我只記得,他家裡沒什麼東西,很簡淨,後來讀到了「家徒四壁」這四字,頓時想起,就這景象。

家庭訪問後,我好像做了虧心事,看見了什麼不該看見的祕密,更不敢對上他那火亮的眼神。好像自己該去幫他什麼,又說不上來他欠了什麼,弄不清自己能給什麼。遠遠看著他在教室後頭的模樣,心裡就揪疼。

他還是不斷地畫。

有天我經過教室後頭,他不在位子上。我看見一張圖畫紙在抽屜裡,露出了一角。我很久沒看他畫了,走過去就抽出畫紙來。我驚呆了!一直看他畫機器人,也只知道他會畫機器人,沒想過、看過他整天畫,究竟畫了什麼?那紙上是一幅戰爭景象,火砲、戰車、軍艦、直升機、各式武器,步兵、傘兵、水兵、各種部隊,硝煙、雲霧、山林、雲影,滿滿畫紙,卻構圖井然,線條明淨老練,細節勾繪,栩栩如生。我突然懂了,他為什麼不說話,因為那瞬間你讓我說,我也說不出話來。你只能看,只能心裡發顫,有很多東西,是說不出來的。

隔年,我轉學了,從此沒再見到那雙火亮的眼神。在新學校,我也畫那機器人,新同學會看得稱奇,然後我也訥訥不知所云。

準備聯考,只知道念書的那幾年,我不再看漫畫,也不再畫機器人,這個手藝就斷了。我說過,我沒有美術天分,那機器人是我這一生畫過的東西,唯一讓我自豪的。是一雙明冷清澈的大眼,教會我這僅有的繪畫技藝。這段往事如山上初融的春雪,至今仍時時流過記憶的心河,帶著令人微微心疼的冷冽。

【話題徵文:開獎時刻】宋奇勳/傲嬌的替代役
宋奇勳/聯合報
主持人唱名開獎的聲音才傳來,我便不屑地說:「哼!到底有誰會喜歡這種節目。」

以替代役身分至菲律賓華僑學校服務的我,在一年的任期內,除了見識到當地舉辦任何活動,都離不開抽獎的有趣文化,更徹底明白了一件事──我沒有偏財運,無論家電還是文具,大小獎項統統與我無緣。

我雙眼翻了翻,一臉不在乎地扒著飯,心底不停地批判抽獎環節有多浪費時間、有多愚蠢,直到主持人喊:「029!0、2、9,請上台。」

「嘖!我飯才吃一半耶。」我一邊埋怨著,一邊擱下碗筷,緩緩推開座椅,走向舞台領獎。

後來,校園間從此流傳著一張照片與一句驚嘆:那位總是板著臉的替代役老師居然也會笑!

 
 
 
訊息公告
 
 
 
 
進入其他職場的敲門磚 考證照
在農會待了18年的吳建毅,並不滿足於安定的工作,對職涯常懷抱危機意識。他相信任何人都該儲備多元職能、或考取其他證照,有備才能無患!

天冷泡湯要小心!這3件事不能做
又到了泡湯的季節,在寒風刺骨的冬天將身體泡進熱騰騰的溫泉裡無非是一大享受,但醫師提醒要小心,別犯了這幾個常見的泡湯錯誤觀念喔!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