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惠風醫言堂】洪惠風/心臟科醫師短期義診能做的事情


【哈佛商業評論電子報】包含領導、創新、策略、管理等四大領域精彩內容。歡迎訂閱,與世界一流的管理接軌! 【biz互動英語報】提供商、職場中各式場合的速效應用英語,讓你在職場、社交領域掌握競爭優勢。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19/11/20 第4578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惠風醫言堂】洪惠風/心臟科醫師短期義診能做的事情
【青春名人堂】劉冠吟/剩餘的日子
 
 
 
心情札記
 
【惠風醫言堂】洪惠風/心臟科醫師短期義診能做的事情
文/洪惠風 圖/圖倪/聯合報

出發前一個多月,突然出現一個想法

心臟科醫師在短期義診時能做些什麼事情呢?如果發現病人高血壓,給了他七天藥物,然後呢?如果是心臟衰竭,然後呢?如果是狹心症,然後呢?

接到雙和醫院黃茂栓主任的電話時,我沒有多想,就答應他跟著扶輪社與慈濟的志工們去尼泊爾義診,但隨著時間一天天接近,卻忐忑不安了起來。想到牙科、婦科、眼科、中醫科能提供的協助,內科醫師--尤其是心臟科醫師,在語言不通全靠翻譯的環境下,到底能發揮多少功能呢?

病史,對於內科醫師非常重要,只要問診問得好,百分之八九十的疾病都會有個初步的答案。就拿心悸來說好了,病人的心悸若是突發,發作時心跳又快又規則,突然間就恢復了正常,那麼有很大的機會是心臟裡面多了一條電線所產生的迴路問題,稱為「陣發性心室上心搏過速」(PSVT);如果突然跳快卻完全不規則,又突然好了,那麼有機會是「陣發性心房顫動」;如果突然跳快又規則,卻慢慢改善,最可能診斷是「竇性心搏過速」,是良性的,這種像是考試突然被抓到作弊時的心跳加速,或是見到了暗戀心上人的那種心頭小鹿亂撞,是沒什麼大問題的。

問診要花很多力氣,如果是初診病人,時間會更長,要是每句話還要透過翻譯,更是曠日費時,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我估計每個人至少需要十至十五分鐘,才能理出個頭緒,加起來一天看不到幾個病人,這樣短短的兩天義診時間,實在是杯水車薪,發揮不了什麼作用。

苦惱了許多日子,出發前一個多月,突然出現一個想法,讓帶去的心臟超音波跟心電圖這些裝備,可以發揮最大的效益;計畫是早上幫所有來掛號的病人(消息說近一萬人報名)聽他們的心臟,用心音篩選出病人,下午再幫他們做超音波跟心電圖,找出最嚴重的瓣膜性心臟病跟心律不整,讓這些可以治療的人去開刀,也就不打算看診跟開藥了。

尼泊爾夾在中國與印度之間的喜瑪拉雅山區,人口比台灣多一些,土地約比台灣大四倍,至今還是世界極貧窮的國家之一。三十多年前平均壽命四十歲,現在已經到六十九歲了。尼泊爾在歷史上跟台灣的淵源,恐怕只有福康安了吧,這位在金庸筆下的乾隆私生子,在台灣平定了朱一貴事件後若干年,又在廓爾喀(今尼泊爾)入侵西藏後率軍反攻入尼泊爾,逼近廓爾喀的都城楊布(今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這兩個戰役都在乾隆十全武功中占了一席之地。

義診一開始,我照著計畫帶著新訓練的志工們,人手一隻聽診器,走進了前胸貼後背排隊的人群中,一個一個幫他們聽心音。但,沒多久,我被叫回診間,原來是來了個嚴重腹痛合併氣喘的病人,需要緊急處理,而預計下午才要啟用的超音波心電圖都還沒設定好。在一陣手忙腳亂中處理好這名病人,我又被告知掛號人員沒有收到心臟科只做篩檢的消息,掛了滿坑滿谷的病患,於是我回到診間,計畫了一個多月的想法也就此泡湯。

就在這個水深火熱的時候,天使出現了

義診在巴格隆小鎮中一個二十至三十床還沒蓋好的醫院中舉行,幫忙的人有志工、有翻譯、有護生,也有從第三大城博卡拉遠道過來的Intern實習醫師們(尼泊爾的醫學系五年畢業,第六年稱為Intern)。

尼泊爾的病歷用英文書寫,病人自己保存,但就跟台灣早期的病歷一樣,醫生在病歷上的塗鴉文字就跟天書一樣,非常難判讀;加上這些病人對我來說都是初診,還要透過翻譯,看診進度非常緩慢,更不要說得使用不熟悉的機器做超音波,又要判讀所有醫師安排的心電圖。除此之外,擠在診室門口、不耐久候想插隊的病人及家屬,對著診間謾罵與咆哮,志工與護生們大聲維持公平和秩序,最熱鬧時,還需要出動四名警衛站在診間門口維持秩序。在這樣的背景聲音中,我跟每個人一樣,看診時都得大聲吶喊,才能讓對方聽見自己的聲音。

簡單來說,我的診間就像個砲火橫飛的戰場,但就在這個水深火熱的時候,天使出現了。

一位常常去偏鄉看診,自我介紹是協調者的醫師Supriya跳下來幫忙,她在第一天中午時特地過來看看我們義診的狀況,當她發現我身陷泥沼時,二話不說就捲起袖子幫忙。

她速度奇快地把病人主訴寫在病歷上,三高、用藥也都問好,通常會寫上胸悶、心悸這些簡單的敘述,我接手後再問些關鍵問題(比如說胸悶的位置、時間、區域大小、誘發因子等),試著理出頭緒;儘管不能盡如人意,時間上仍快了許多,再做些身體診查、血氧測試、心電圖、超音波,八成的病人就有個初步的答案。

到了第二天,我們商量後又改變了流程,由Supriya醫師先看,我守第二線,實習醫師幫我翻譯我的關鍵問題,再做身體跟其他檢查,有結論時回饋給Supriya醫師。這樣等於兩個醫師同時看診,速度快了許多,還能有互動交流,當我超音波看到特殊的影像時,也會像醫院教學般地跟他們分享。

也許是為了做超音波檢查,也許是為了看心臟專科醫師,到了第二天,這位醫師的阿公阿嬤叔叔伯伯,還有醫院她相熟的同仁們,都來看診了。

兩天的義診,雖然跟我事前的想像差距極大,但因為發現心臟科醫師還是能有所貢獻,非常滿足。心得是不管在什麼樣的時間地點,醫療的主體都不是靠儀器,而是靠病史;病史,才是診斷的基礎。我很幸運,有天使幫我發揮我最大的功能,做了許多的鑑別診斷。我相信當有了診斷,有了方向,後續醫師的治療就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了。

【青春名人堂】劉冠吟/剩餘的日子
劉冠吟/聯合報
浪浪犬有春加入家裡已經數月餘,自從被醫生宣布來日無多之後,我一直在思考,在牠這個倒數計時的狗生,該過一個怎樣的生活呢?其實,哪一個人的人生不是在倒數計時呢?又哪一個人能確定自己還有多少剩下的時間呢?只是人跟貓狗不同,人對生活握有主控權,主人的生活狀態及安排,則會全權主宰貓生狗生的狀態。

如果是我,我希望仍然享有一些快樂,而不是為了延長這個剩餘而嚴守清規;如果是我,我希望保有離世的尊嚴,減少接近離別的痛苦;我想了很多很多的「如果是我」,我發現自己很注重快樂,趨避痛苦,這是人之常情,但究竟什麼是快樂,什麼又是痛苦?在生命不知大限將至的時候,選擇似乎是容易的,但在生命的前提上加個有限,苦與樂都無法輕鬆選邊站。

一度帶著有春積極地展開治療,每周都舟車勞頓地去距離稍遠的地方看名醫。然而醫生說的沒錯,有春確已病入膏肓,溫和的藥對牠來說沒有療效,只要藥稍微強勁一點,有春就嘔吐,換了藥也不見改善。這個選擇很難,是一個賭注,有春不會說話,如果牠能開口,我肯定會把這個選擇權還給牠。

幾番折騰後,我最終選擇了放棄積極治療,藥效發作的折磨,實在太揪心。周遭有些朋友虧我說實在太不適合養狗,如果改天我家人生病怎麼辦?這個問題是無意義的,悲傷不因為牠是一隻狗或是一個人而有等差,我的悲傷是因為美好相遇緣分的消逝,生命中給過我愛跟守護的那些,都值得我的天崩地裂,哪怕牠是一隻不會開口說話的狗。

確定方向後,開始調整牠的生活。醫生說有春不宜劇烈運動,所以我把時間切得零散,一天帶牠出去散步四五次,每次時間都很短。牠想要嗅聞,就讓牠盡情地聞個夠,每次都帶牠去磨蹭牠最愛的那道石牆壁,去踏踏牠喜歡的斜坡草地,讓牠磨爪子踏草地。還在治療的時候,我嚴格地約束飲食,只給低鹽的乾狗糧,現在會挑選一些口味清淡的寵物零食,給牠當成點心,正餐間歇性加入清燙的肉片。

看著有春快樂地享受當下,每個吞嚥後的滿足、草地上的抓地伸展,這些小小的、微不足道但滿足的片刻,串起了幸福的時光,這是有春教我的道理。把心安放在生命當下扎實的甜蜜,面對未知的無常,好像也不那麼惶惶然了。

 
 
 
訊息公告
 
 
 
 
融合中國與日文文化的朱紅色宮殿
2000年12月,被列為日本第11座世界遺產,融合了中國文化與日文文化的獨特建築方式,除了擁有高度的文化與歷史價值,同時也是沖繩象徵,它就是代表著琉球王國榮華的首里城。

麥當勞賣起素食漢堡?!
素食能減輕人體的負擔,也能改善環境,既節約能源又環保,更能保護動物。在吃素有這麼多好處下,麥當勞也跟進這一波素食風潮,在美國推出全素漢堡,並與美國人造肉公司Beyond Meat合作。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