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3日 星期一

【校園超連結】陳昱文/大洋之濱的男孩動物學


【北美智權報】探討專利與智慧財產權,涵蓋各國重要的侵權訴訟分析、法規解析,提供您需要的IP實務與知識! 【or旅讀中國電子報】提供獨特多元中國旅遊提案、文化觀察參照,讓你藉旅遊、深入生活,掌握其脈動。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20/11/24 第4827期
 
精彩內容
 
心情札記 【校園超連結】陳昱文/大洋之濱的男孩動物學
梁純□/燕子做窩,家有喜事
【青春名人堂】上田莉棋/木的新生
 
 
 
心情札記
 
【校園超連結】陳昱文/大洋之濱的男孩動物學
陳昱文/聯合報
教室內曾飛進蜜蜂或者鳥,引起一陣驚呼。透過幾次特別的「動物經驗」,我知道男孩們也有細膩的心。

邂逅非實體動物們

「老師,這朵花和卡片給你。」一位別著紅色胸花的捲髮男孩對我說。這份意外的禮物讓我三八地得到廣如太平洋的滿足。卡片內容書寫著從前看見我和同事在加班,想跟我們說話卻又不好意思打擾的溫柔心情,還提起懷念我們是「戰友」的日子。

是啊,那些年的暑假、放學,我們在校園的祕密角落,面向大海收服一隻又一隻的寶可夢。他投擲寶貝球的指法如此精準,攫獲「神獸」的機率極高;對比之下,我常鎩羽而歸佐以極失落的心情。好在男孩會安慰地說:「下次我幫你抓怪。」

另有一位導師班的男孩,也令我印象深刻。他拿著一隻自摺紙鹿走進辦公室,淡淡地說:「給你。」男孩是來自鳳林的住宿生。鹿是白色的,有一雙健壯的角。我彷彿看見詩人伊莉莎白□碧許筆下那頭突然現身於巴士乘客眼中的駝鹿,或者是那頭步行於嘉明湖畔的水鹿。這頭白鹿現蹤於我雜亂的辦公桌,帶給我某種神祕與美。

後來,他又遞上自摺的紙海豚。我曾在校園內讀到男孩寫下的詩:「飛旋海豚/駕馭著黑潮的洶湧/密不通風的水泥叢林/亦擋不住奔騰而來的浪濤」鯨豚是於大洋之濱就學的騎鯨少年們最自由的譬喻了。

校園裡常有黑冠麻鷺散步。有次,圖書館的職員姊姊和我分享森氏紅淡比樹開黃白色的花了。枝幹上有一窩黑冠麻鷺雛鳥,鳥媽媽會帶食物餵小孩。校園裡的動植物讓人意識到生命的豐饒,而透過「非實體」的動物們,竟也帶給我一份真實的師生情誼。

邂逅昆蟲男孩們

「明天帶我養的昆蟲給你看。」一位身型修長的導生班男孩興奮地說。打從新生訓練開始,他就神祕兮兮地問有沒有看見填在資料卡的興趣專長。原來是位昆蟲迷。

隔天他帶來彩虹鍬形蟲。午間在日光斜射的洗手台前,昆蟲背殼金屬的亮澤與多層次的色彩,的確就像雨後山谷間的彩虹;再隔一天,他又帶來了我沒見過的昆蟲──長戟大兜蟲。壯碩的頭角與胸角,幾乎是「真人版」的超級赫拉克羅斯(寶可夢術語),像是可以搬運任何悲傷的夢境。

男孩因在書店購得《甲蟲日記簿》,而踏入昆蟲界。據說,一開始買了十三個品種的昆蟲,三個月後就產了五百顆的卵。「這是我見過最龜毛的!」男孩描述目睹某種天牛以圓形的路徑啃嚙木頭後才願意產卵。我知道這些昆蟲在他心中不只是可以販售的商品,還有些情感上的什麼占據著。他是我的昆蟲老師。

「老師,數理班有養烏龜,我們班可不可以養班蟲?」男孩舉手發問。我說,當然可以,但是要有適當的飼育箱及照顧,不行玩弄牠們。班親會結束後的下午,四位男孩相約去美崙山找班級昆蟲。聽說一開始在步道路口就輕鬆撿到了一隻亞齊巨扁鍬形蟲母蟲;之後,幾個小時的刻意尋找,都一無所獲。就像那位處處留記號卻不得返回桃花源的武陵人。

隔幾天,我到別班代課,發現一位皮膚黝黑的男孩正讀著厚厚一本《臺灣昆蟲學史話》。他和導生班的男孩們並不相識。這個巧合,讓我更不敢輕忽昆蟲的魅力。

此刻擺在我眼前的透明班級昆蟲箱內,有兩隻鍬形蟲蟄伏土中。我可以想像下課時間,幾雙閃動的眼睛緊盯著土面,期待昆蟲探出頭來。

梁純□/燕子做窩,家有喜事
梁純□/聯合報
夫家地點偏僻,又是陳舊的老式建築,加上和婆婆生活型態與價值觀大相逕庭,我常感委屈無奈。

一日,朋友來訪,我還沒看到人,即聽到她嚷嚷:「好所在!妳住在福地!」我感到莫名其妙,她則繼續大嗓門地說:「瞧,妳家屋簷下的燕窩蓋得堅固又漂亮,你們家一定是風水好、人和善。」

朋友言之鑿鑿,我才訝然發現寒舍果真窩藏「豪宅」,其「立體壯觀」教人驚豔不已。從此,我常立於其下欣賞,甚至搬張椅子坐下來,在牠們親子合唱的配樂下展開閱讀,愜意極了!

一回,聽到婆婆對鄰居說:「『燕子做窩,家有喜事。』果然沒錯,幾年前燕子飛來做窩,之後我們家就娶了好媳婦。」咦?婆婆不是一向看我不順眼嗎?她居然稱讚我是好媳婦!震驚、竊喜盈滿心頭,漸漸地也覺得婆婆可愛、可親了。

託燕窩之福,終於覺察我是有福且快樂的人。

【青春名人堂】上田莉棋/木的新生
上田莉棋/聯合報
我來到香港新界地區的「香港木庫」工廠,空地堆著滿滿球場大、一層樓高的樹幹;很難想像原來每天送去堆填區的樹木就達這量的一半。畢竟城市裡的樹木就像社區的隱形分子,平日未必很多人會想起它們。但香港木庫的創辦人黃卓健告訴我,每次颱風都是心驚膽跳的事,「我很緊張,怕不知道怎麼安排人手和運輸回收木頭。」

原來根據香港環保署的資料,香港2013年棄置到堆填區的園林廢物高達五萬六千多噸,也就是說每天丟棄達一百五十四噸。光是在2018年,強烈颱風山竹吹襲後,就破壞了近三萬噸樹木,當時我家附近有好幾棵老樹倒下,街上也一片散亂。卓健惋惜地說,堆填區就像個樹的墳墓,看了很傷心,所以他開始樹木回收之路,除了因天氣倒塌的樹,也回收因城市發展而被砍下的樹。

我看著眼前達幾公尺長的木板,不是平價家具常用的夾板,或刻意從馬來西亞、加拿大砍伐運來的木板。上面以雷射刻著:「山竹.相思.大埔」,代表它原是生長於大埔的相思樹,因颱風山竹吹倒而回收,也是這塊木重生後的身分證。粉嶺的非洲桃花心、大圍的鳳凰木、屯門的龍眼樹、山頂的浙江潤楠□□真慚愧,我對香港樹木的認識很欠缺,原來它們都是城市中常見的樹種。

台灣有人會回收和利用漂流木,但在香港要回收風災木是起步。面前的樹幹,少說也要三、四個人張臂才能環抱,又好幾公尺長,怎做回收?政府人員為免交通受阻,會把樹木切割成小塊方便移走。卓健要和時間競賽,聽說哪裡有塌樹,就馬上趕去和人員商討儘量回收原樹;一棵樹幾噸重,叫拖車要花時間和金錢;樹幹也不能隨便堆疊,要用吊車像砌積木般層層疊好。有人以為塌樹就免費,沒想到做回收的成本極高。

我喜歡木庫的家具,一桌一椅都是本地木材做的,有平日少見的木紋。有塊像拿鐵拉花的淺啡白,屬於香港常見的細葉榕,木質軟,很少用來做家具,卻有著我城的故事和歷史。原來香港有大約三百種樹,很少用來做木工,木庫現在收集了約八十種,知道了屬性、紋色,才能更全面運用。

台灣曾是林木業重鎮,而在另一端的香港,不可能發展木業吧?卓健說工廠的木再多,也只有約三百噸樹,但每天送去堆填區的樹達一百七十噸。拿來發展成木地板,既是本地環保木材,又能訓練本土人材,同時減少進口木的碳排放。

失去了一棵樹,又回收了一棵樹,再發展屬於香港的木業,這計畫真令人期待!

 
 
 
訊息公告
 
 
 
 
創造能激發熱情的職場
熱情為學習提供強大的動機,然而,我們在2017年針對美國員工的問卷調查發現,所有員工當中,只有13%在工作環境裡,表現出能真正幫助他們提升專業的熱情。我們如何創造能激發熱情的學習環境?

美國大選不論誰勝選 歐洲不敢再信賴
許多歐洲領袖受到美國總統川普鄙視,被他視為敵手和懶鬼而非盟友,因而期盼川普的對手拜登能夠當選,不過他們也痛苦地意識到,川普執政四年已經改變了世界和美國,反轉不易。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